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是人是鬼
    ,!

    祁碧芍紧咬牙关,那鹰鼻男子所说的话,敲也正是她所担忧的。

    若她只是孤身一人,即便蒙古人再多来一倍,自己也绝不可能皱半下眉头。可是手下还有这么多手足,她又怎么可能忍心看着他们被蒙古人残忍地杀死?

    鹰鼻男子看着她,得意地道:“只要祁姑娘跟我们走,我可以答应你,放你手下这些人离去,绝不为难!”

    闻言,义军中一名汉子当即怒声大喝:“祁护法,休要相信这蒙古鞑子的花言巧语,我等拼死一战便是,大不了就是一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嗯?”听到他的话,那持弓的精壮蒙人,神射手颜列射瞳孔猛地一缩,口中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你找死!”

    话音一落,他飞快地张弓一拉,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支疾如闪电的长箭丝毫不带半点风声地穿过他的前胸,由后背带出一蓬血雨,劲力的拿捏简直无懈可击。

    “周兄弟!”看到这一幕,祁碧芍一双凤目登时变得血红,怒斥一声:“该死的鞑子,还我兄弟命来!”

    随即只见她如一只红鹞般冲天飞起,一长一短两把利剑在她手上化出千百道剑光,直往颜列射扑去!

    “杀啊!杀死这些狗鞑子,为周兄弟报仇!”

    见祁碧芍已经出手,义军中虽有不少贪生怕死之人,但大部分都是心存死志,打算与蒙古人决一死战,顿时便催动战马,在这群如狼似虎的蒙军铁骑阵前冲杀起来。

    鹰鼻男子见此不由狞笑起来:“祁碧芍就由我来亲自拿下,其他人……杀无赦!”

    说完,他挺拔的身躯亦凌空窜起,手中长枪螺旋刺扫,劲气飞旋,迎上了祁碧芍的剑光。

    甫一接触到这鹰鼻男子枪身上势大力沉的劲力,祁碧芍便知此人乃是一名可怕的高手,若是不能击退此人,只怕今日难以生离此地,当即长剑回转,剑光一闪,两支长短剑幻化出两道白芒,一上一下,短剑荡开那人枪尖,长剑则直向对方刺去。

    “好剑法!”

    鹰鼻男子身在半空,却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手上一抖,便在空中幻出漫天枪影,运枪上下封架,一连串兵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枪与剑迅速交击了数十下。

    “嘿嘿,祁姑娘的双剑合璧确是世间奇招,不过要与本人争锋,却还差了一筹!”

    鹰鼻男子乃是蒙人中的高手,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只是交手数招,便已知祁碧芍虽然招式精妙,但功力却与自己相差不少。得意一笑之后,他手上长枪瞬息间挥舞得更加凌厉,运功一扫,祁碧芍吃不住他枪身劲力,右手长剑顿时被弹飞开去。

    长剑被击飞,祁碧芍神情一变,只觉在对方的枪影下便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随时有覆舟的危机。但她除了面色更冷之外,却是没有任何惊慌,左手短剑虚空一刺,以精妙绝伦的剑招横剑划过,竟将男子枪上的真气击散。

    “咦?”鹰鼻男子不曾想祁碧芍竟有如此一招,破去他的枪势,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噫。

    而正当他要再此出手追击之时,祁碧芍却借着剑身的反弹之力,落回地面,向那群正与义军厮杀在一起的蒙古人杀了过去。

    原来她在见到手下兄弟难以抵挡那些蒙古强兵,死伤惨重之下,已经顾不得与鹰鼻男子交手,选择返回支援。

    她含怒出手,一剑刺出,一名正在狞笑着向义军猛攻的蒙古兵便觉背心一凉,眼前一阵黑暗袭来,惨叫一声,当场死去,双目不瞑。

    祁碧芍飞快从地上勾起一把长剑,再次以双剑奋力向蒙古人杀去,而只是这么片刻的工夫,场中的义军已剩下了不足二十人,其他人不是战死当场,就是被蒙古铁骑冲散。

    “杀杀杀!”虽然己方死伤惨重,但剩下的义军却是奋勇无比,已经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拼死向蒙古兵杀去。

    祁碧芍浑身浴血,一长一短双剑疾挥,不断向包围圈外杀去的同时,内心之中亦是一片悲怆。听到身旁不断传来的惨叫声,看着自己最得力的部下,多年出生入死的战友,一个一个在眼前倒下,她可谓是心如刀绞!

    在蒙古铁骑绝对压倒性的战力之下,他们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但祁碧芍身为统帅,心中也十分清醒,即便手下的兄弟们全部战死,她也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蒙古人手上。她现在心里只想一件事,就是要寻找机会突围而去,只要能离开此地,她必会以十倍蒙古兵的性命,来祭这些战死在沙场上的手足亡魂。

    鹰鼻男子自然瞧得出祁碧芍的打算,但也没有上去与手下合攻的想法,他接到的命令,是要将祁碧芍完好无损地带到皇爷思汉飞面前,而他只要挡住这山谷唯一的出入口,祁碧芍便绝无逃脱的可能。

    义军这方,虽然谓之为军,但实则是由一群江湖草莽组成,论真正战力,又如何能与骁勇百战的蒙古精兵相比。不知不觉间,场中便已只剩祁碧芍一人还站着,其余人已经尽数倒下,而蒙古人一方,伤亡尚未超过两位数。

    精锐的蒙古铁骑把义军一方尽数杀绝之后,便将祁碧芍重重包围在了中央,鹰鼻男子驱马缓缓上前,看着已经孤身一人的祁碧芍朗声道:“祁姑娘还是不肯投降么?”

    祁碧芍高举双剑,冷冷地盯着马背上男子,厉声道:“今日你杀我这么多手足,若我祁碧芍不死,来日必当斩你狗头,以慰我义军兄弟的在天之灵!”

    鹰鼻男子并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眯着眼睛笑道:“听祁姑娘之意,是打算跟我回去见皇爷了?”

    祁碧芍死咬牙关,她知己方一败涂地,大势已去,除非自己背生双翅,否则今日绝难离开此地。

    不过她既决心反抗,就从来没想过要生离此地,更不可能苟且偷生。只是想到自己壮志未酬,还没将这些蒙古人赶出中原,她又如何心甘?心如死灰之下,她当即倒提长剑,往自己脖子抹去!

    但那鹰鼻男子反应极快,长枪运力一点,往前一探,便将祁碧芍的双剑点落,并以枪尖释出一股柔劲,封住了祁碧芍体内穴道,大笑道:“我早知道姑娘定会宁死不屈,又岂会没有防备?本人可是奉了皇爷之命,要将你活生生地带回去,若是姑娘死了,教我如何向皇爷交代?”

    祁碧芍身体一僵,动弹不得,心中忍不住浮上一股悲意,难道自己就连自尽都做不到吗?

    一名蒙兵笑道:“卓统领今次生擒祁碧芍,又为皇爷立下大功,等回去之后,皇爷必当重重有赏!”

    “这里面也有大家的功劳,赏赐自然人人有份!”鹰鼻男子哈哈一笑,对手下吩咐道:“来啊,扶祁姑娘上马,咱们回去领赏!”

    “是,卓统领!”

    “哈哈哈……”

    一群蒙兵放声大笑。

    “唉!”

    不过就在那群蒙古人得意至极,准备带上祁碧芍离去之际,一道幽幽的长叹之音,却是蓦然在这雪谷之中响起。

    这道叹息声极为清晰,场中蒙人纷纷脸色一变,尽皆举起兵器暴喝起来:“什么人?”

    发出叹息的人,自然是夏阳。他全程以神魂目睹着这场屠杀,也将这群蒙古精兵的残暴尽数收归眼底。

    若是换成以前,以他的性格,这群蒙古鞑子势必难逃一死!

    只是以他现在的状态,却是力有未逮。他虽不吝出手,但若是不顾后果强行出手,只会令自己稍稍稳定下来的伤势重新加剧。

    原本他权衡了一阵,已打算袖手旁观,准备等伤势痊愈之后,再去找这些蒙古兵算帐,以泄心头滔天之怒!但是当他在看到祁碧芍眼中那一抹绝望之色后,却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蒙古鞑子,当诛!

    他那一声叹息,只是在感叹自己,终究还是没办法违逆自己的本心。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眼下破碎虚空这个位面的背景,正是发生在宋末元初之期。此时朝廷**,祸患丛生,而北边的蒙古帝国则日益壮大,并已举兵南下,意图灭亡大宋。

    剧情中,一干正道高手为救天下苍生于水火,准备取得上通天道,超脱生死的《战神图录》与岳飞留下兵家必争的《岳册》,不惜硬闯惊雁宫。这其中,便有后来凭着战神图录得窥天道,悟出图录最后一着,破碎虚空而去的青年高手传鹰,也为后世留下了无尽的传说。

    眼前的祁碧芍,正是日后传鹰的红颜知己之一!

    祁碧芍虽是女子之身,兼之艳绝天下,却绝非如她“红粉艳后”之绰号,乃是一妖艳放荡之人。并且恰恰相反,她高强的武功和娴熟的兵法,可谓在龙尊义的麾下展现的淋漓尽致,而天下间也从来没有流传过她和龙尊义的任何绯言绯语。

    龙尊义身为义军头领,又是男人,对祁碧芍自然是有兴趣的,也曾经公开追求过祁碧芍,但是却被祁碧芍的一句“天下不定,何以为家?”给严词拒绝了。

    祁碧芍所言并非推托之词,她确是这样一位志在家国,无心儿女私情的女子。

    不过在原剧情中,她最后终究还是没能避过传鹰这位天命之子,堕入了情网之中。

    只是她与传鹰之间,注定乃是一场悲剧。只因她和传鹰,天生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破碎虚空的世界,如果说传鹰是最辉煌的传说,那祁碧芍,便是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祁碧芍虽是女子,却心系家国,一心抗元,而传鹰的心中却只有天道,对凡尘中的斗争并不感兴趣。

    传鹰太上无情,潜修天道,国破家亡,于传鹰而言,只是修道路上微不足道的风景,不能阻拦他半分脚步。

    而祁碧芍,在这个最残酷的乱世里,以女子之身,拼杀出了她自己的传说。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当时的世界,不只一个人在为汉人而奋斗。

    蒙古铁骑虽然骁勇无敌,却依然有很多汉人悍不畏死,前赴后继!

    一寸山河一寸血,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值得用生命守护的土地。

    祁碧芍便是后者。

    夏阳当初读着这个故事的时候,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力量,赋予了她这般比男儿更为强烈的责任感。

    但是她真的做到了为中原大地坚守到了最后一刻!

    祁碧芍是有机会归隐的,她做的已经足够多,没有人有资格指责她抗击蒙古不尽心尽力。

    传鹰对很多女人动过心,却也只对祁碧芍一人承诺过,天下名山大川,各具灵秀,你我一起去观赏可好?

    这是他唯一一次对女人的承诺。

    而祁碧芍却断然拒绝!

    因为她感觉自己对脚下的大地还有一份责任,手下更有无数一同反抗蒙元暴政的兄弟姐妹,她可以一走了之,这些人又该何去何从?

    祁碧芍拒绝了传鹰,也拒绝了给自己留后路,留生路。

    所以在龙尊义猜忌万分,蒙古内奸史其道故意派她去送死的时候,祁碧芍终究还是没能幸免。

    祁碧芍的一生,是时代的悲歌。

    这个刚强的女子,在战场上成名,在战场上死去。

    她为中原大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然后更是成全了传鹰。

    祁碧芍死在传鹰怀中的时候,是传鹰最后一次感觉到作为“人”的悲痛。

    所以,才有了传鹰之后,在千军万马当中斩杀思汉飞。

    传鹰杀思汉飞,不是为了国仇,也不是为了反元。

    他只是为了报仇,为祁碧芍报仇。

    祁碧芍,在不知不觉中,在传鹰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子。

    而随着祁碧芍的逝去,传鹰亲手斩杀掉思汉飞为其报仇之后,他在人间再也没有丝毫牵挂。

    余者碌碌,山河破碎,中原沦陷,皆不放在传鹰的心上。

    所以他破碎虚空,迈入天道。

    祁碧芍的悲剧是注定的,她改变不了天地大势,蒙古大势已成。

    更重要的是,传鹰想要心无旁骛的进军无上天道,她若在生,就不可能。

    某种意义上来说,祁碧芍的死,有一半的原因要归咎于传鹰。

    杀妻证道,古已有之。当然,传鹰绝不可能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下手,但也不能否认,太上无情的至高境界,确实只有在祁碧芍死后,传鹰才能达到。

    在夏阳看来,这也不能完全说传鹰有错,只是祁碧芍所托非人罢了。

    而这样一位巾帼不让须眉世间奇女子,夏阳又岂能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眼前被蒙古人带走?

    在这近百名蒙古精骑惊诧的目光中,不远处的一块雪地突然涌动起来。

    下一刻,一个只有半截身躯,剩下一只手臂,疑似人形,却又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缓缓从积雪下面爬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