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祁碧芍
    ,!

    夏阳没想到会有人来到这座偏僻的雪谷,并且从他们的话中听得出来,他们似乎是准备在这雪谷中过上一夜。

    通过神魂的探查,这是一个不足五十人的小型军队,领头者乃是一名红衣女子,长发垂眉,双手各持精芒闪射的一长一短两把利剑。

    夏阳是何等人物?只是望了一眼,就看出这支松散的队伍只是游兵散勇,绝算不上是什么正规军。而这样一支小队的首领,居然是个女子,他不由多看了几眼。

    只见此女年纪不大,约摸二十出头,容颜极为美丽,肌肤胜雪,绰约动人,有如仙女下凡。而她似乎刚刚经过一阵奔逃,尽管此时神情看上去带有几分狼狈和疲倦,但脸上依旧有一股不容冒犯的骄傲气质,颇为动人。

    不过夏阳无论意志还是眼界,都绝不会轻易为女色动摇,此女亦不例外,看了几眼之后,他便转移了目光。

    从这群人刚刚所提到蒙古兵中,他大致判断此时乃是宋末,又或是蒙元时期,而且从他们都身具武功来看,夏阳得出结论,这里极大概率,仍然是一个武侠世界!

    这一行人,很快就进入了雪谷内,但让夏阳忍不住皱眉的是,他们竟在离自己躯体被掩埋的雪地十余丈处安营扎寨起来,这绝不是一个可以令他安心的距离。

    他的身躯虽然埋藏在雪地之下,但也就是一米多点的高度,说浅不浅,说深也不深,依然有被这些人发现的可能。

    尽管经过大半个月的疗伤,他现在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内脏也已经重新长出一部分,而原本只剩下的半个手掌,手指也已经重新生长完全,甚至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活动,但他的身躯,至今仍然无法动弹。

    另外元神方面,他现在已经基本恢复过来,至少神魂出窍的时间要比之前高出不少,不会再有头疼欲裂的感觉。不过以他现在的状态,想要神魂显形,以武道元神作战却是不可能的。

    当然,据他感应,这群人中武功最高的便是那名红衣女子,大约只是先天级别的修为,哪怕他此时重伤在身,也依然有着击杀对方的能力。但若是强行出手,必然会影响伤势,大大延缓恢复的时间,却是得不偿失。

    是以他也没准备将这群人赶离这里,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并不打算轻易出手!

    好在这群人的修为,如果不是刻意将附近挖地三尺,倒也绝不可能发现在他们不远处,还有一个活人的存在,也让夏阳放心不少。

    观看了一阵这些人的动静,发现他们已经开始埋锅造饭,并没有出现任何对他产生威胁的行为,夏阳索性也就不作理会,神魂归体,继续静心疗伤起来,打算等过了这一夜,这群人自行离去。

    不过尚不足一刻钟的时间,这群人还未来得及开饭之际,夏阳蓦地察觉到一阵健马急驰的声音轰然响起,迅如疾雷般由远而近。

    神魂迅速出窍,飘至雪谷入口处,只见一队百人铁骑,远远扬起漫天雪花,以极快的速度朝这座山谷方向而来。

    一眼望去,这群强悍的兵马,其中不少人竟在这冰天雪地中精赤着上半身,另外也有不少穿着皮革或搭着兽皮的,头上都戴着各式各样狰狞可怖的战士护盔,背上长弓箭筒,插满长箭,看样子似乎正是纵横天下的蒙古悍兵。

    虽然时值傍晚,但天色这时还未完全暗下去,谷外放哨之人也很快就发现了这支铁骑的到来,当即吓得魂飞魄散,声嘶力竭地高喊起来:“不好啦,蒙古鞑子追上来了!”

    听到外面哨兵的惊呼,山谷内立时一阵鸡飞狗跳,就在他们匆忙间翻身上马,打算逃出这片雪谷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外面已有十余乘蒙古骑士飞速地冲至了山谷跟前。

    奔至山谷后,蒙人骑速不减反增,带头那精壮的蒙人猛地一抽马头,人马顿时向前跃进,天神般跨越一名惊慌逃窜的哨兵,人马还在半空时,骑士弯弓搭箭,利箭电闪,刹那间将奔出山谷的那名哨兵活生生钉在地下。这时马的前蹄才刚着地,后来的骑士同声喝采,继续加速疾驰,转眼间已进入了山谷入口,只留下了一根露出箭尾,尚且微微晃动的箭矢,在雪地上渗出了一滩血红。

    这队百人铁骑行动如风,山谷中的人还未来得及逃出去,便不得不在铁骑的逼迫下退回山谷,一个个面色大变。

    一个赤膊持弓的精壮蒙古汉子驱马上前,以不甚熟练的汉话道:“祁姑娘还想往哪里走?”

    红衣女子面若寒霜,心里忍不住一沉,她已认出那带头的骑士乃是蒙古大汗亲兵兵团东卫兵的赫赫人物,箭筒士统领颜列射。

    要知蒙古帝国以战起家,最重军权,大汗的亲兵,不啻是大汗藉以维持帝座的实力和本钱,能入选者,皆万中挑一的精锐。亲兵共分东、南、西、北、中五卫,每卫兵力经常维持在一万五千人间,一卫内又分宿卫、箭筒士和散班。所以若能高踞箭筒士之首,必定有其惊人绝艺。

    不过身受重围,红衣女子仍是气度不减,冷笑一声:“你们蒙古人为了抓我也是不遗余力,跑了这么远都能追上来,不过想要我祁碧芍束手就擒却是休想,有本事放马过来就是!”

    那名精壮蒙人还未说话,后方便有另外一骑驱马上前,此人鹰鼻深目,不是中原人模样,倒提着一柄长枪,朗声大笑道:“祁姑娘,我看你还是放弃负隅顽抗的好,我们若是有心伤你,就算你有九条命也已尽数贴上。不过我们大蒙古帝国的思汉飞皇爷对你心仪已久,若得姑娘大驾光临,必当以礼相待。”

    那名叫祁碧芍的红衣女子神情悲壮,一双美目射出坚定之色,并不答话,两把长剑高举胸前,不用说也知道绝无放弃抵抗之意。

    那名鹰鼻男子见状,瞳孔不禁一凝,面容也随之冷了下来:“祁姑娘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知你功力颇高,亦决心拼死突围,但你自己不畏生死,难道也不顾你手下这些兄弟的死活吗?”

    飘在空中的夏阳元神,在听到祁碧芍这个十分独特的名字之后,不由为之一愕。莫非,这里乃是“破碎虚空”的位面?

    很快,他就从种种细节中肯定了这一推测,脑海中也立马回想起了这一世界的不少相关情节来。

    下方的红衣女子,乃是其中一支反蒙义军头领龙遵义手下左右护法之一,和另一位红枪谭秋雨并称为龙遵义麾下两大支柱。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祁碧芍的绰号叫做“红粉艳后”,武功高强,在江湖上的名声犹在龙尊义之上。

    而且与她的武功同样出名的,是她的美貌。

    夏阳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来到了破碎虚空这个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