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终战
    ,!

    邪王第八劫“四情归一”!

    此式是邪王八劫中唯一一式守招,但却拥有一种盅惑人心,盅惑苍生的邪异力量,既是守招也是一种意在积蓄酝酿力量的招式。

    当年云顶天惨败于“穹天之怒”之下,双手尽断,为求邪王传人东山再起,将邪王第八劫的刀意化入雷电之中,透过雷电将“怨、恨、仇、怒”四念殛于离战场不远的四人身上,这四人于是分别名为:仇无边、怨无道、怒无敌、恨无量,共称,他们分别依照邪王赋予兵魂铸造代表“仇、怨、怒、恨”四情的邪兵,世代相传,以待大邪王召唤。

    之前大邪王重新出世时,这魑魅魍魉就曾出现过,当时为夏阳一个眼神所灭,不过只要这个世间的“仇怨怒恨”不绝,大邪王就能再次将它们召唤出来!

    武无敌亦明白,天地怨气不绝,便不能真正消灭大邪王这个道理,但他武家背负了三百年的仇恨,这些仇恨早已化为他信仰与力量的一部分,又怎会有丝毫退缩?凭着满腔血勇,他手上雷霆巨刀力道更增,强攻猛打,打算以力破之。

    同时他的强极十道及五大兵魂,招式变幻如同百龙狂舞,从不同的角度向大邪王罩去,曲折灵动,妙绝毫颠,刚柔兼备,尽显造化之奇!

    但是在无尽的仇恨与怒火中,武无敌还未来得及破去此招,大邪王反而在缠斗当中完成了力量积蓄,邪王第九劫,开启……

    此招一出,大邪王便已不再是纯粹的守势,控制着夏阳的身形开始高速移动,留下一连串在虚空中凝同不散的残影。

    凭真元令自己的残影实化,对于天人级别的高手不难做到,武无敌的强极十道更可更进一步令凝气分身具有战斗力,不过夏阳的情形却似乎有些诡异。

    在大邪王的驱动下,夏阳幻化出来的每一个分身,虽然面貌朦胧不清,但身高体魄都各不相同,散发出来的气质,更是完全迥异。

    在一瞬间,无数分身已经向武无敌展开大反攻,个个仇怨满腔,杀气冲天。

    邪王第九劫“万劫浮生”!

    只要是天地间被仇恨所主宰的苍生,只要是由怨怒推动的力量,大邪王就能透过九空无界,将其怨恨与力量挪转借来,用于杀灭敌人!

    “大邪王,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战胜我武无敌?”

    武无敌冷哼一声,他之前与夏阳论武时,曾谈及过邪王十劫的破解之道,也听夏阳说过破“万劫浮生”的方法,以他武道意志之强,这些幻象分身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影响。

    即使是吞噬了魔魁,又操控了夏阳的肉身,力量大增,但大邪王制造的幻象之力,相比武无敌也还有着极大的差距。以他天人化神的境界,大邪王所化之身份力量极其有限,这种差距已经大到几乎没法为人数所弥补的地步,所以武无敌几乎不必动用手中的天命刀,单凭十强武道的凝气分身,已足以将一众武者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横扫。

    不过大邪王如今实力大增,“万劫浮生”的威力绝不止如此,一个个如幻似真的幻象分身,不断从夏阳身上分化出来,无穷无尽,成千上万,铺天盖地!

    “苍生皆邪,有苍生处便有邪,灭邪既是灭苍生!”

    “武无敌,你要灭我,可有灭尽苍生的决心?”

    一时大邪王寄身的夏阳,仿佛已化身千万、亿万,甚至化为营营苍生,以无局宏之声向武无敌发出质问。

    天地不仁,神佛无道,苍生不义,万古无德!仁义道德,全属虚伪!除魔辟邪,只是笑话!

    “无论如何,我武无敌灭邪除魔之心,永世不变!”

    武无敌神情凝重,全力以赴,将无穷无尽蜂拥而至的人影悉数斩灭。但他的手却不由微微颤抖,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即使是他,也没能有屠灭千万人而无动于衷的心境。

    每一个扑上的苍生背后,都隐藏了一道邪王刀劲,气势、姿态各不相同,或迅捷如流星闪电,或飘逸如天边浮云,或刚猛如石破天惊,穷尽变化,瞬间千相。无数力道互相影响交乘下,立刻产生了不可恩议的巨大力量,武无敌像是惊涛骇浪中颤沛求存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撕成粉碎的可能。

    更可怕的是其中直指心灵,拷问灵魂,撼动本心的邪恶意念。

    “人之初,性本恶!”

    试问母亲身亡,婴儿伏尸痛哭,是哭母亲身亡未能尽孝,还是哭自己没有奶吃?

    人皆言虎毒不食子,但试问饥荒之年,易子而食,把子女送别人吃,就是不食子吗?

    人本来就与禽兽无甚差别,只是多了一份虚伪仁义的衣冠禽兽!

    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正邪本是一体,正为表,邪为里,苍生本质,其实为邪!

    就算你能斩灭他们的邪心,他们失去了自己的本质,也就只能从此做个行尸走肉,命不久娄!”不知不觉中,武无敌已是心神大乱,原本坚定的理念,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更何况,武无敌,你自己也不过是个凡人,你也争名夺利,你也以霸屈人,你也满腔仇怨,你也具有……邪心!”

    被诅咒,被愚弄,愤怒,仇恨,要强,不甘,挣扎,要摆脱一切,要胜利,要再也感觉不到那痛苦,要在弱者的痛苦中去得到弥补,要在别人的屈服去膜拜中得到满足,要光宗耀祖,要天下无敌然后再把这所有的一切又转交给别人,让别人重复这一切!

    武无敌仿佛可以看见整个世界的黑暗,血腥,兽性,全都是由无数类似的东西累积堆积而成的,他可以听到每一个灵魂被环境,被其他人,被这人世间所扭曲所制造时的嘶吼,挣扎,孤独,恐怖和痛苦。

    天地如炉,阴阳为炭,万物为铜。从人的一出生,哀号着哭喊出第一声开始,就注定了必定在尘世这巨大的熔炉中互相熔炼互相煎熬……

    “武无敌,你决心屠苍生以除邪,可有决心斩灭你自己?”

    迷茫错愕间,足可撕天裂海的猛恶劲气已经全面笼罩武无敌周身,武无敌豁然看到一个恨满胸,仇满强,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的自己,正高举天命刀施展强极十道,携五大兵魂,以苍穹霹雳的轰然威势,直取万邪漩涡中心的自己。

    “轰!”一声,海天震动。

    有开始便有结束,武无敌与大邪王这一场宿命之战,终于也到了尘埃落定的一刻。

    武无敌全身肌裂爆血,满脸肉跳,跟着上半身蓦地裂开两道交叉成十字的巨大伤口鲜血如泉喷涌,恐怖至极整个人如同风暴中的一叶孤舟,颓然飘落海上,随波起伏。

    与凝结了武道之心,意志坚若磐石的夏阳不同,在同样面对邪王第九劫这一式时,武无敌虽然同样意志坚定,但心灵却还未臻至圆澄无暇的地步,终究没能闯过这一关,当即为大邪王所伤。尽管不算重伤,并无大碍,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足以致命!

    不过就算身体受创,天命刀却依旧仅仅握在武无敌手中,没有脱手。

    而“万劫浮生”一式,依旧还在持续发挥,千万众生邪态不断向大邪王滚滚汇聚,天地间充斥着一片杀伐哀怨凄惨之声。到处都是一片苍茫浑沌,遮天蔽日,整个天地日月无光,彷若末世即将来临。

    天空突然爆起一道耀眼的电光,撕开了混沌一片。

    一声响彻天空的清啸一道身影从海上冉冉升起,如初升的太阳一样的耀眼,只是这耀眼的不是光芒,而是燃烧灵魂发出的光辉。

    “大邪王,我武无敌还未败!”

    “或许苍生本邪,就连我武无敌也不免有邪心,但这个天地,却绝不容邪道肆虐。”

    “与先祖当年舍生取义,以救世之心和云顶天死战,与夏兄心怀苍生,为这个天下所做的种种之事,为助我武家破除血咒,甘愿受你操纵相比,我武无敌就算舍去性命又如何?区区仇怨之心,私人之仇,又有什么不可抛弃的?”

    “武某虽不具先祖与武神之德,但我却坚信善恶有报,遏制不住自己邪心的丧心病狂者,终要灭亡!”

    “就让我以先祖的最后一刀,来证明这一切!”

    虽然躯体已经受创,更在大邪王的压制下难以动弹,但武无敌的神情却坚定无比,以超越生死的信念和意志,元神超脱了躯体束缚,出现在了这个世间。

    正是武道元神!

    武无敌元神散发着无穷光芒,巨大的刀气汇聚雷电,顶天立地,仿佛化身成为了撑天之柱,架海之粱,神迹惊世!那浑厚的刀身散发出了无穷无尽的霹雳刀气,席卷乾坤。

    刀气落下,斩!

    这一刀冲天而起,直入千米高空,一斩而下,空气碎裂的巨响犹如一个把天都拉破的霹雳,被破碎斩裂的云层被带动,巨刀周围形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水龙卷,仿佛天真的被这一刀劈碎。无数大大小小的水龙卷胁裹在刀气之侧,犹如九天银河飞落而下,带着破碎的天空,凝聚着武无敌所有的力量精神信念狂劈下来。

    这一刀之意,不再存任何私仇私怨,而是以一种公平正直态度制裁邪恶,无私无情,断恶绝罪。

    这是以直报怨,而非以怨抱怨。

    这一式“穹天之怒”如今在武无敌手上施展出来,威力早已远远超越了当年的武家先祖武无二,既是天道对大邪王降下的最严厉制裁,也是武无敌以自身心念,燃烧生命及灵魂创造出的奇迹!

    眼前的惊变,令大邪王发出了又惊又怒的狂吼,铺天盖地的万邪浮世绘,顿时收缩成一个个极小的黑球,原本无穷无尽的怨愤仇恨,瞬间转为悲哀、无奈,又继续化为无力、绝望,最后彻底崩溃在虚空之中。

    邪王第十劫——邪绝天下,万物归空!

    大邪王力量的根源,来自于九空无界,而那个空间的一切,本来就是空虚。其中空间深处更是隐藏了无穷无尽的秽恶与腐朽,透着一种深入骨髓的绝望、森冷、空虚。

    此招一出,这片海域霎时间尽皆化作虚无,天地间再无其他,只有一片无法言喻,甚至无法捕捉,无法看穿的虚空邪恶。

    “穹天之怒”,“邪绝天下”!

    时隔三百年,这两记旷世绝招,终于再一次的交锋。

    武无敌和大邪王!

    这场纠缠了三百年的恩怨情仇,依旧是天命刀和大邪王,终于要在这一刻,彻底划上一个句号。

    两大盖世强招交接,天命刀和大邪王不断呼啸,发出了一声声或正气凛然或邪魅摄魂的刀鸣。只见海天咆哮色变,无底空虚不断收缩、塌陷,大邪王所划的“九空无界”直接就在他们的周围若隐若现起来,仿佛要彻底打破这片虚空一般!

    吞噬魔魁之后,这邪绝天下的威力之盛,已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远超之前在九空无界中与夏阳那一战。

    而武无敌这些时日在九空无界中遍阅无数神功与强者之战,也不止一次看过三百年前先祖与云顶天的那场恶战,早已对邪绝天下的刀意、刀招、刀势了然于胸。

    他非常清楚,想要破解当年云顶天为武家和佛门施加的诅咒,唯一办法便是将大邪王的刀主击败,破尽邪王十劫,最后毁去大邪王。

    夏兄为化解他武家之厄,不惜以武神之尊成为大邪王的刀主,那么这一战,他绝不容有失!

    武无敌的元神绽放无穷金光,穹天之怒这一招在他的一声怒吼之下,居然展露出了更强的变化。

    顷刻间,在他的元神身后,居然浮现出了一个神秘的金色盒子,透着无穷玄妙。

    正是“天道战匣”!

    原本在现实空间,天道战匣没有实体,武无敌也无法施展这一新创的无上强招。不过大邪王将这片空间化作九空无界,他反而利用这里的特性,以意念将天道战匣凝聚而出。

    “无天……剑虎诀!大邪王,受死吧!”

    在无尽变化之中,金色匣子仿佛化作了一头出闸猛虎,释出一股强大绝伦的力量,犹如开天辟地,排山倒海一般朝大邪王涌去!

    “轰隆隆……”

    在这片早已天翻地覆,海天倾塌,阴阳不分的海域的上空,苍穹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怒吼起来,就好似上苍也在为二人震怒,一道道飞窜闪烁的白色电弧当即自两人头顶降落下来。

    天雷狂劈而下,这片虚空终于在内外交侵下彻底崩溃,其中隐隐听到无数声尖锐恐怖,绝望怨恨的惨叫,随即又化为千万道黑气消散开来,武无敌和夏阳的身影彻底的被无尽雷霆所淹没。

    紧接着整个天地更是一道纯粹白光包围,化为了白昼!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一切雷光消散,风雨也渐消之后,天地间,海面上已经再无夏阳和武无敌的踪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