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恨尽苍生
    ,!

    邪王十劫刀招被破,大邪王在震怒之下也不躲避,索性操纵夏阳的躯体去抵挡。

    即使调动不了任何真元之力,但它也能感觉到自己操纵的这具躯体之强,绝不逊色于它的本体,竟以夏阳左掌直接去抓武无敌的刀光!

    “可恶!”武无敌怒目睚疵,狂喝一声。他虽与夏阳处于对立状态,却也不愿伤害挚友的躯体,不得不有所顾忌,攻势顿时受阻。

    借着这一点空隙,大邪王已再次挥出刀招,荡漾出无边刀光,刀势空气宏大,却又不知所踪,不知所指,转眼间就消失在虚空中。

    转眼间,武无敌眼前就失去了大邪王的存在,只剩下夏阳一人的身影,不禁心中一惊。大邪王这一招的起手式在一瞬间明明仿佛充塞天地,但又转眼消逝无踪。无论刀体、刀光、刀劲、刀风、刀声,还是灵觉的感应,都完全让人捕捉不到!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只有唯一一个解释:这一刀已经完全融入了天地的变化轨迹里面,进而全面左右、影响了这百丈方圆之内的一切自然变化。

    那么,由于这一刀,天地规则又会出现什么骇人的变化?

    在完全捕捉不到对方的动向的情况下,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武无敌索性不管那充盈天地却又大相无形的刀式,十强武道连同兵魂全力直取依旧立于原地的夏阳。他坚信,大邪王绝不可能轻易抛弃自己的宿主,应该就隐藏在那块范围之内。

    只是身形方动,武无敌顿觉心头气血逆涌,整个人并非向前,却反而是向后飞退。与此海面的浪涛、海风也全都在逆向而动,心头顿时猛地一沉,明悟了大邪王这一刀所造成的真正效果。

    大邪王这一刀,已完全拨反了防御百丈内一切事物的运行方向,向前变成向后,向左变成向右,向上变成向下,向外变成向内,天地万物运转,全部反其道而行之!

    邪王第六劫——狂邪翻天!

    当年仅仅凭着邪王前五劫,云顶天便已经杀遍了整个天下。三百年来,邪王第六劫自创出后,方才施展过三次,第一次是与武家先祖武无二那旷世一战,第二次则是用于对付夏阳,而第三次,就是如今的武无敌!

    若是实力稍弱的武者,在全力出击的瞬间遭遇全身气血逆冲,只怕当场就会经脉寸断,甚至自爆而亡。不过武无敌的实力何等之深?即便比起当年的武无二,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他现在天人境界第二层次的“化神境”,古往今来能达到这一层次的人可谓少之又少,出招之时自然留有很大余地,看似全力进攻,其实是以三成功力先,七成功力蓄而不发,以待随时作出应变,所以只是一时气血沸腾,无损根本。

    然而“狂邪翻天”的威力绝不仅仅如此而已,尤其是吞噬了魔魁之后,大邪王以夏阳的身躯施展出这一招,亦不下于当年云顶天施展这一式之威,武无敌只觉得自己头脑一昏,然后愕然发现,整个天与海似乎已经彻底翻转了过来!

    在他头顶,天空已经不再是天空,而是波澜壮阔的大海,而脚下,却是阴沉一片的乌云。

    “狂邪翻天”,逆转的不仅仅只有物体运动方向,还有引力、磁场等一切力场,这才是“翻天”的本意所在,也是其真正可怕之处!

    一时武无敌已经完全失去身形,整个人向着无底的天空急“下坠”,在他的头顶,数以万吨计的海水正轰然狂泻而“下”。

    再强的武者,在这种情形下都完全无从借力,失去对身形的控制,只能任凭鱼肉。于此同时,大邪王潜藏于天地之间的无尽刀气骤然被调动起来,以一种逆中有正,正中有逆,相互排斥,颠倒错乱的状态向武无敌碾压撕扯,要武无敌当即粉身碎骨,化为齑粉!

    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风起云涌,乌云呈螺旋状不断转动,其中隐隐有金蛇乱舞,电闪雷鸣。

    无形的天地元气在沸腾翻涌,作出某种玄妙的共鸣与呼应,与此同时本该置身于毫无还手之力境地的武无敌,突然以一种无比自在的方式,飘然遁飞,在千钧一的最后关头逃脱了这个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死亡陷阱。四周颠倒逆反的力场,似乎在这瞬间已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此乃气通天地,天人境界!

    天人境界,代表自身小天地与外界大天地达到一种无比和谐自在共存状况,既能够吞天吐地,广纳天地元气为己用,也能够让自身小天地与外界彻底隔绝,防止外界侵害,取舍由心,比如屏蔽重力场以达到自在飞天的目的,武无敌正是凭此逃脱一劫。

    凭借夏阳天人境界的练气理论,武无敌又早已踏入这一境界,现在无疑对这一境界理解得更加之深。另外他这段时日在九空无界中也不知参悟了多少门绝世武学,作为百年罕见的天纵之才,武无敌今时今日的进步,几乎是呈飞跃式跨进,种种奇功绝学尽皆融入了自身的“玄武真功”之中,已将其蜕变提升成为了一套天人级内功。

    不过为了这不容有失的一战,他先前有意压制自己的功力进展,现在才在大战的最关键阶段,一举爆发出来!

    但是,大邪王的杀招,还远远不仅如此。

    随着方圆百丈之内一切力场都被逆转,尤其是磁场反转,阴阳两极与外界完全颠倒,必然造成一种巨大的反差,而这种反差导致的结果,就是……

    毁灭性的雷电!

    邪王第七劫——“九天雷动”!

    狂暴无涛的大雷暴,从虚空中转瞬生成,上抵云霄,下贯海渊。

    一时间整个天地,万物都已黯然失色,仅仅余下无穷霹雳电芒闪耀交错,仿佛已化为雷电肆虐的宇宙。

    刚刚被“狂邪翻天”引动而向天狂泄的巨大水柱,在雷电之中转眼间就已消失不见,这些海水不仅仅是被气化,而是被雷电瞬间电解成大量的氧气与氢气。

    这些氢气与氧气,又在转眼间因为雷电的炽烈高温而点燃,以一种煮海焚天之势,在整个天地间肆意咆哮,蔓延扩散。

    如今在方圆十里内已经看不到任何风雨,甚至看不到海面,这一代完全化为一片熊熊火海,炽热炎劲由海向天源源而,百里云霄尽变色,又化为整片火雨漫天洒下。

    大爆炸甚至引一股声势颇大的海啸,悍然直扑岸边,汹涌澎湃着吞噬一切。

    如此巨大的毁灭性灾难,原本是大自然对严重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的制裁与惩罚,正如“剑二十三”引发的气运排斥。然而大邪王却将这一切也算在其中,反过来利用天道之威来杀灭敌人,引灾难,邪心之险恶狡诈,可见一斑。

    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战,引发天变,即便是三百年前云顶天和武无二的那场决战,也不过如此了!

    大范围的毁灭性雷电,以及铺天盖地的火海火雨,不能长久,因为这毕竟是在海上,而且在两人的交战之中,这片海域已经变成了风暴雷雨。海终究还是那个海,天依旧还是那个天,终究不可更改,但是那无驹煌的一瞬间,却仿佛连天与海都可以燃烧毁灭。

    只是一道比天空中的闪电还要耀眼的光华,此时依然还在,并且熊熊如炬,仿佛一道让人只能仰视的巍然圣光,照亮了凄风冷雨中的一大片海域。

    唯有天命所托之人,才能得天降圣光以降魔辟邪,守护正道。

    天命刀锵的一声出鞘,通体绽放矫胜烈日的光华,正持在武无敌手中。

    狂邪翻天虽然对“化神境”这个层次的高手作用不大,但是雷暴与烈焰的威力,却完全足够给普通天人高手造成致命的重创。武无敌能逃脱此劫,靠的绝不仅是天人境界,关键在于他还有天命刀,以及新创出的——强极十道!

    尽管没有“天道战匣”的配合,但他有天命刀在手,要施展强极十道中的刀道却是不在话下!

    但无论如何“狂邪翻天”与“九天雷动”两劫,给武无敌造成的影响相当有限,丝毫无损他的战斗力,而如今他又将天命刀出鞘,刀上还凝聚了大量雷电之力,每一刀发出,都犹如一道天雷轰落,加上十强武道形成的凝气分身会同五大兵魂出击,气势可谓一时无两。

    面对如此空前强势的武无敌,大邪王仿佛已经没有逆转颓势的手段,只能一直陷于攻少守多的处境,刀劲软弱无力,刀身黯淡无光,化为一片漠漠愁云,不断后退,勉强护住周身!

    武无敌攻势不绝,越打越猛,“强极十道”中已经超越了无二刀法的无上刀道,以无坚不摧摧枯拉朽,打得大邪王刀光散了复聚,聚了又散。他蓦地全力一斩,天命刀上积蓄的雷霆之威一次性全数释放出来,宛如天地宇宙中最强烈的闪电直劈向古霄。

    “哧啦!”

    无数声似如裂锦似的大响爆发在闪电与大邪王刀光交汇的地方,顿时以势如破竹,摧枯拉朽之势将大邪王刀光强行剖开。高度凝聚的雷电刀气,在海上再次造成一场不小规模电解,引发烈焰炸爆,水汽蒸腾。

    只是大邪王的刀光依旧与水汽融为一体,形成浓郁绵密的一片,武无敌这一击虽然犹如雷电破空,照亮天际云层,但雷电过后,云层依旧如旧。

    这种感觉略微让武无敌有些郁闷难言,他这一刀一开始势如破竹,十分顺利,给他带来一种畅快淋漓之感,但最后偏偏就差那么一丝,导致他没能破去大邪王的守势,有种功亏一篑之感。

    开始对方好像不堪一击,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他没能斩开封锁。这样先畅快后沮丧的落差,令武无敌原本坚定的心境起了一丝细微的波动,更生无名之怒。

    “看你还能防守到几时?给武某死来!”

    武无敌将天命刀朝天而竖,借着此时空中雷电不绝,再次吸引一道天雷下劈,附于刀上,挥刀劈出,雷电刀气向前延伸出一把长逾丈许的白炽大刀,破空之际,仿佛流星划空,陨芒经天!

    但是大邪王的刀势却已完全化为一片漠漠黄云,其中怨气氤氲,恨意绵绵,长恨不息,无穷无尽。

    这已经不像是刀法,而更像是借以表达自己内心最真挚最原始情感的刀舞。大邪王的刀,如歌如泣,如痴如狂。就像一个人受到天地间最不公平的,最没天理,最无人性的对待,正借刀舞来抒自己最强烈的怨毒与滔天恨意。

    怨天不公,怨地不平,怨苍生碌碌,怨到天荒地老。

    恨天、恨地、恨尽天下苍生,恨到海枯石烂,苍穹毁灭!

    “你有怨恨,难道那些遭你无辜屠戮的生灵就无怨恨?还有遭你血咒荼毒了三百年,我武家就无怨恨?”

    感受到大邪王那浓浓的怨恨之意,再想到武家之仇,武无敌霎时勃然大怒,开口怒斥,出手更是强绝威猛,快如闪电,裂空之声一开始如同九天雷鸣。接着声响却又越来越小,渐趋无声,却是刀气越来越显浑厚凝重,返璞归真,但其中蕴含的威力却只有越来越可怕。

    背负三百年家仇血恨,心怀滔天怒火,但武无敌并未让这仇恨之心左右自己的神志,神志反而越来越冷静,将仇恨与怒火全部灌注于自己招式中,越战越勇,越战越强。

    不过任凭武无敌攻势再强再猛,大邪王的形势看似危如累卵,节节后退,但它的刀招刀意,却始终不破。

    只要天地间还有不公,还有怨恨,这股刀意就绝不会被彻底消灭。越是受到暴力对待,越是受到不公正的打压,这股怨恨就反而会越是壮大,永不消亡。

    这样的刀招刀意,或许可以为仁恕之念所化解消融,或许也可以为公义之刀所制裁克制。但若是存了仇恨与愤怒去对待的,以怨报怨,以仇报仇,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却只会陷于永无止境的循环反复,几乎永无破解的可能。

    此怨幽幽无止境,此恨绵绵无绝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