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决战开启
    ,!

    九空无界拥有“时也空”之属性,在这片空间中根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也许是过了百年,也许只是一刹那之后,正在参悟“移天神诀”和“灭世魔身”两大搜神宫绝学的夏阳,突然听到武无敌发出了一连串的狂笑之声:“哈哈哈哈……”

    下一刻,夏阳睁开眼睛,轻笑开口:“听武兄的声音,似乎此次闭关收获不小?”

    武无敌本和夏阳距离甚远,但是一步跨出,便已来到他的面前,大笑道:“与夏兄多次论武,又听完夏兄所总结的三大‘天人之境’,武某这段时日遍阅了上千种武学,其中包括夏兄提及的种种无上绝学,终于由通玄境晋入了化神境。另外武某不但悟出了夏兄所说的‘天道战匣’,更根据战匣的特点,创出了‘强极十道’和‘无天剑虎诀’两大强招,实力至少比以前强出十倍不止!”

    “这样看来,我与武兄的决战时机已至!”夏阳淡淡笑道。

    听到这句话,武无敌不禁由兴奋中慢慢平复下来,面容复杂地点了点头:“不错,也是该夏兄一战了。”

    这段时日,他在九空无界内与夏阳论武修武,实有惺惺相惜,引为知己之念。只是他身负武家血咒,与大邪王注定势不两立,无法共存,这一战已经是在所难免!

    武无敌缓缓道:“夏兄不管修为、胸襟、德行,均是武某生平所见之最,武神之号实至名归!能与夏兄结识,是我武无敌之幸,夏兄亦是我此生唯一认定的朋友,还有对手。只可惜这一战之后,我和夏兄很可能只有一个人能存活下去,更可惜的是此处无酒,不能与夏兄痛饮践行,实乃毕生之憾!”

    “武兄想要饮酒,又有何难?”夏阳大笑一声,抬手一翻,一个酒坛已经出现在他掌中。

    在风云这个位面中,绝世强者有着不少,但都有着各自的缺陷。论武功修为,天赋,品性,以及对武道的诚挚追求,唯有武无敌与剑圣值得一提。这二人,也是夏阳最为欣赏的两个对手,这就是夏阳无论如何都要与武无敌公平一战的原因。

    “好好好!”武无敌丝毫没有在意这坛酒是如何出现,他伸手一捞,便将夏阳抛来的酒坛接过,长笑之中运劲一吐,里面的酒便如喷泉般冲天而起,送至了他的口中。

    武无敌饱饮一口,将酒坛甩回,仰天大笑:“哈哈!痛快!痛快!夏兄请!”

    “夏某原本从不饮酒,今日为武兄破例一次又有何妨?”

    受武无敌感染,夏阳胸中豪气顿生,也用同样手法将手中酒坛一饮而尽。

    “好!夏兄果真世间豪杰!”武无敌眼中精光一闪,接着紧紧注视着夏阳,沉声道:“夏兄的凌云大志,武某已经尽知,此战无论是胜是败,是生是死,若武某侥幸留得一条命在,必将加入无双武会,以完成夏兄之志!”

    “好!”夏阳也同样叫了声好,平静道:“有武兄这一句话,不枉我们相交一场!这就开始吧,你武家三百年的血咒,也是时候该解除了。”

    “那就战吧,请恕武无敌得罪了!”武无敌伸手一招,天命刀便已握在手中,隔着刀鞘一刀劈来!

    面对武无敌的璀璨刀罡破空而来,夏阳轻轻闭上了双目,再重新睁开之时,眼神已变得漠然一片,再不存有半点情感,身上亦是毫无半点生气存在。

    与此同时,一股撼天震地的绝世凶威,猛地从他手中的大邪王升腾而起,迅速蔓延扩散至他全身。

    夏阳动用神魂之力,将自己的真灵本性隐藏于体内,直接将身体的主导权交给了大邪王。而在失去压制之后,大邪王瞬间凶威毕露,反过来控制起他的躯体,主宰一切!

    一刀迎出,霎时漫天刀光,如龙如蛇,如曲如直,肆意游走,与武无敌的刀罡相接上去。

    邪王第一劫——“天哭绝灭”!

    夏阳早已在九空无界洞察了邪王十劫之秘,加上如今又被受它操控,要施展邪王十劫不过只是等闲之事。

    天哭地灭这一招,在夏阳手中施展出来,威力比起大邪王自行施放之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刀挥出,有曲有直,既有迂回游走,又有大开大合。有阴毒暗算,也有狠厉强取,每道刀光都仿佛各有不同的刀路与风格,发出各不相同的声音,如同众生百态。

    就如玄阴十二剑一样,如今这每一道刀光都各有生命,即使只是短暂的生命,也已经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武道境界,如果换了其他人来接招,只怕第一招就要惨死在当场!

    劫”,第一招就要惨死当场!

    但武无敌绝非寻常人所能相提并论,他连天命刀都尚未出鞘,只是身形疾旋,顷刻间便幻化出多个身影,转眼间就已一分为十,在漫天刀光中时隐时没,游刃有余,各依一种玄奇的方位屹立站稳,紧接着漫天刀光就似被一种似有非有,似虚非虚,似无觅踪迹,又似充塞天地的无形力量所困锁,越来越慢,甚至要凝滞下来。

    这一招,竟是武无敌以十强武道模拟“剑二十三”施展而出!虽然其中少了“剑二十三”那股灭天绝地之威,但却依旧有着近乎让时光停顿选来的功能。武无敌只是通过九空无界观摩过一次“毁天灭地剑二十三”,就能将招意融会贯通,化为自己武学的一部分,武学天赋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不过这招毕竟不是真正的“剑二十三”,并不能真正停住时光,而是让时光流逝暂时在刹那间变慢,由外而内困锁敌人,让人产生不了反击破解的余地。

    无数道漫天游走的刀光被困锁起来之后,竟然不再攻击武无敌,而是自相攻伐,犹如盅虫一般,互相吞噬,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将分散的力量高效率地凝聚在一起。

    在转眼间,千万道刀劲就已纷纷凝聚归一,第二劫“断佛忘道”自发形成,杀意之凌厉如烈阳殒落,星辰崩灭,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势横斩劈出,气势吞天噬地,灭绝一切,神惧鬼惊,一击,十强武道的困锁力场就已土崩瓦解,甚至连空间也被完完全全劈开斩断,虚空凭空出现一道深邃无底的裂痕,随着小范围的空间崩裂,混沌破碎,其中地水风火四道肆虐能量星火燎原似的散发开来,宛如水银泻地般向四周宣泄,一时间方圆数里内的海面都在沸腾,在爆炸,在蒸发!相比这种狂暴无涛的场面,之前的海上风暴就如最轻柔的春风在吹皱一汪春水一般。

    大邪王一击不仅斩破虚空,还借着虚空结构崩溃而爆的能力启第三劫“四败皆空”,看来自吞噬魔魁之后,邪王十劫的威力不但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而且招式转变演化之间已是天衣无缝,无懈可击,一气呵成。

    事实上,这些招式都仅仅凭大邪王一己之力出,根本不包含夏阳那恐怖的天人级真元。只因如今他不但收起了本性真灵,就连自己元气和气血也尽皆收缩在了体内的窍穴之中,宛如一个个若有若无,不可寻觅的点,状若虚空。

    大邪王用尽千方百计都没能左右夏阳的神志,也无法借取夏阳的力量,催动不了他的功力和气血武道,只能驱动他的躯体,施展出种种招式。

    不过仅仅是魔魁的实力,就已经不逊色一般的天人境高手,被大邪王吞噬之后,力量更是已经不弱于夏阳和武无敌这样的“化神境”武者。

    只是直到如今,邪王十劫还一直在施展,这就证明武无敌还没有败亡!

    渐渐的“四败皆空”地水风火之力肆虐,混沌一片又开始分化出各种不同的场景,有天人修罗、有芸芸众生、有畜生恶鬼,光怪陆离,演绎万千,涵盖古今,却是第四劫“轮转六道”。如今这一式已不仅仅是造成幻象,而是引动九空无界中的无尽恶念,混淆噩梦与现实,让虚幻直接侵蚀现实,扭曲人间。

    大邪王的万劫凶躯已直接在夏阳背后清晰呈现,化虚为实,脸上挂着无比暴戾猖狂的讥笑,双爪转动搬运六道转盘,仿佛是九空之内,一切众生轮回的真正主宰!

    武无敌心志坚定,不为任何幻象所动,可惜这些幻象已经不仅仅是幻象,而是具备了实质的力量,一时间他的本体以及众多分身已纷纷陷入六道轮回衍化的各种世界,就如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随着彼此之间的气机接连被切断,他的分身已纷纷溃散,十强武道也随之土崩瓦解。

    九空无界中,乃是任凭思维纵横驰骋,超脱一切现实规则束缚的世界,生死成败,全由一念决定。就在十强武道崩溃的瞬间,大邪王念头运转,无数穷凶极恶的魑魅魍魉一拥而上,武无敌已感觉全身上下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一时竟然毫无抗拒之力,如遭众生万鬼凌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