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穷凶极恶
    ,!

    而就在这时,大邪王的虚影上空,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狰狞魔爪,猛地探出,五根指甲每一根都锐长如剑,划破长空,瞬间震荡了成千上万次,轰然分化成无数诡秘剑光,杀气弥漫,隐隐交织成千万妖魔鬼怪幻象,仿佛春蚕结茧,团团裹住了夏阳,配合着邪绝天下的力量,然后凭空一绞!

    剑光之中,可以感觉到无穷无尽的暴戾阴狠与杀戮的毁灭**,仿佛那是从阿鼻地狱中脱逃出来的某种魔物,即将灭绝苍生。

    “魔魁,你找死!”

    夏阳瞳孔微缩,暴喝一声,没想到被他从剑界流放到九空无界的魔魁,竟会突然出现,并与大邪王联手。

    面对着魔魁和“邪绝天下”这一旷世绝招的同时攻击,他面容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冷哼了一声:“摩诃无量!”

    魔魁的出现,导致他已经没兴趣再和大邪王纠缠下去,打算直接结束这场战斗。

    夏阳身体没有任何动作,而是朝着魔魁和大邪王虚影的方向一眼看了过去,双目中再次射出了两道神光!

    霎时间,整个九空无界风起云涌,一股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顿时笼罩了魔魁和大邪王。一时方圆数里地空气仿佛沸腾了开水此起彼伏地爆炸着,每一次的劲气交拼,都爆出轰隆巨响,似能撕裂江河,震碎山岳!

    “啊……可恶!”

    魔魁发出了无比狂怒暴戾的嘶吼,在这之前它本是剑界万恶之首,却被夏阳夺走了玄阴十二剑,还被放逐到了九空无界之中。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它无时无刻不想找夏阳报此大恨,相比在剑界之中,它的威势不但没有削弱,而且似乎因汲取了九空无界中各种负面情绪变得更为凶恶强大。

    这也是它一见到夏阳,就没有丝毫顾忌出手的原因。若是它能从夏阳身上夺回玄阴十二剑,不但可以恢复巅峰实力,说不定还能打破这个空间的封锁,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剑界。

    不过它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如今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了夏阳,却依然在对方面前讨不到任何好处。

    摩诃无量的力量又岂是那么好抵挡的?还没等它真正与大邪王联起手来,便在这股“元极摩诃”的力量之下被分割开来。大邪王的虚影更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几乎一动也不能动。它只感到自己与九空无界的联系已经被生生切断,一时不由亡魂大冒,在虚空中苦苦挣扎起来。

    夏阳一念之间力量狂涌,在空中旋转不休,光华流转,摩诃无量磅礴无匹的力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结界,直接将大邪王和魔魁都笼罩在了其中,封印了它俩与九空无界的联系。

    与此同时,他握着大邪王本体的手上猛地散发出一股强绝的吸力,乃是万道森罗的力量!

    在这股吸力之下,那“邪绝天下”的怨恨之力径自透过它的本体,从虚空中疯狂涌入他的掌中,而大邪王的挣扎之力大减,已经彻底失去了与夏阳对抗的资本。

    夏阳心中无惊无喜,作为在风云位面从始至终都没有掉过价的无上武学,摩诃无量的威力根本不是邪王十劫这种在后期已经沦为不入流的武功所能抗衡。

    在元极摩诃和万道森罗的双重威胁之下,大邪王只是挣扎了片刻,便发出一声哀鸣,并且刀身不断颤抖起来,表示出了臣服之意。

    “好,既然你肯臣服,本座也不赶尽杀绝。再敢造次,本座直接教你形神俱灭!”

    夏阳冷哼一声,警告了一句,然后将目光移到了结界内的魔魁身上。

    虽然隔得老远,但夏阳还是看清了魔魁的本相,只见它脸上只有一双极其邪恶的眼睛和一张血盆大口,没有鼻子,其余尽是光秃秃的一片。而在它的双瞳之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恐怖、狰狞、凶暴、毁灭、恶毒、狡诈、扭曲、阴险等等负面情绪,仿佛集了天地间一切最为丑恶的特质为一身。

    “啊啊啊……老子跟你拼了,魔统真道!”

    魔魁疯狂大叫,催动着九空无界内的无尽怨念,体型猛地膨胀到上百丈之高,一对魔爪带着令人窒息的毁灭气势,铺天盖地抓摄而下,誓要破开“元极摩诃”的封印。

    它的魔掌仿佛无边乌云覆盖了天空,五指一划,气劲如虹,带着快绝、强霸、暴烈、阴狠、邪诡都不足以形容的毁灭气势,怒海狂澜般滚滚而至。

    没有慈悲,没有宽恕,没有正气,没有任何稍为光明美好的东西,唯一蕴含的,就是绝天绝地,绝人绝己,绝情绝义的大屠杀,大毁灭,简直不似人间所有之武功!

    原本夏阳可以将元极摩诃催动到极致,魔魁的魔统真道根本就不足以敌过这门旷古绝今的无上武学,不过如今他已经降服了大邪王,倒是有心想试试这两个天下至邪之物,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是以他挥刀一斩,直接就将魔魁那刚刚凝聚出来的庞大魔躯,直接拦腰一分为二。

    大邪王的凶威之盛,丝毫不逊色于魔魁,并且更多了几分狡诈阴险之气。而它万劫凶身,在九空无界之中已完全具备实体,再加上与本体合二为一,失去了玄阴十二剑的魔魁,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只是一斩,魔魁上百丈的巨大魔躯,便被从中斩成了两截,而大邪王根本不给魔魁任何反击或逃生的机会,在它惊恐万分的惨叫声中化作了一张巨大的怪口,大嘴一张,埋头大嚼,狼吞虎咽,几口就将魔魁整个吞噬一空。

    夏阳也没想到大邪王竟会有此异变!在吞噬了魔魁之后,大邪王的气息顿时十倍膨胀,汇聚了九空无界和剑界两个空间的一切邪念罪孽于一体,它已是世间独一无二,唯我独尊的邪恶原罪化身,是天地间最为穷凶极恶的存在。凶威气焰之盛,称得上旷古绝今,无出右者!

    “莫非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看着已经从他手中脱离,竖插在地的大邪王,一贯淡定的夏阳也忍不住有着脸色微变。

    “唉,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良久之后,夏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叹。

    如今的大邪王虽然看上去已是凶气全消,也没有反抗于他,反而散出一股纯正浩然,似有似无,灵动莫测的气息,凶吉难明。但夏阳十分清楚,这其实乃是一种凶邪到了极点,反而蒙蔽扭曲了天道,混淆颠倒了正邪的迹象。

    他刚刚在出刀之前,也万万没有想到已经臣服于他的大邪王,会突然将魔魁吞噬,反倒造成这样的结果。

    大邪王本就难以对付,只要世上怨念不断,就极难将其磨灭,即使是夏阳将它灵智抹除,依旧会形成新的器灵。而如今它凶威之强,一旦脱困而出,恐怕就算没有宿主作为傀儡,也可以直接在人间形成实体之躯,杀戮天下,邪绝人间!

    无论是大邪王还是魔魁,力量都在普通的天人境强者之上,两者合二为一之后,更是一加一大于二,实力疯狂暴涨。

    不过以夏阳的实力,大邪王却还奈何他不得。就如之前一样,夏阳虽然不能将它完全消灭,但要压制它的本体却还不在话下。只是这样一来,武无敌想要打败大邪王,破除武家血咒,只怕更是难上加难,不由令他生出了几分抱歉的念头。

    沉思了一阵后,夏阳冷哼一声,随即猛地抽起地上的大邪王,径自往九空无界深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