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邪王十劫
    ,!

    九空无界,夏阳任由大邪王将他带入此间,然后才眯着眼睛发力一扯,轻哼一声:“你还想去哪?”

    大邪王刀身疯狂颤动,却始终挣脱不得,只得再度释出一股黑气,幻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凶狠、愤怒,甚至还带有一些憋屈地对着夏阳疯狂咆哮。

    在它厉声咆哮之下,无数邪戾之气汇聚,乌云一般的黑色骷髅头再度起了变化,凝聚成一头从不曾在世间出现过的凶悍狡诈的怪物,浑身上下尖刺倒立,寒光四溢,邪异非常。

    “嗯?”

    夏阳瞳孔微微一凝,只见九空无界内无边无际的精神念力汇聚而来,形成了一柄邪异凶悍的兵器虚影,正是大邪王的模样,黑气直冒,乌云阵阵。

    感觉到了大邪王的变化,他终于明白,大邪王的器灵其实是由九空无界的众生负面情绪凝聚而成,不由恍然自语:“怪不得它要逃到九空无界,原来是要凝聚这里的所有罪孽!”

    桀桀!!

    只听到一阵邪气凛然的怒吼,整个九空无界都被搅动,天际黑压压的一片,刹那之间,明媚春光已经被黑气笼罩,天旋地转,地也不再是地,而是翻滚的黑气。

    大邪王仿佛能感受到夏阳实力之强大,以及收服自己的决心,也不再逃亡,索性打算与他硬拼,要知道这里可是它的主场,岂能容得下一个人类在此放肆!

    下一刻,无尽虚空尽被千千万万扭曲的人脸、夜叉、修罗、恶魔、鬼怪所充斥填满,向着夏阳扑杀而去。

    “山海拳经——拳倾天下!”

    夏阳有心以十强武道与之交战,滔涌拳劲迎面而上,直接就将虚空中的一干魑魅魍魉全部击溃。

    其实以他的气血之力,无论是人脸,亦或是夜叉、鬼怪、修罗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靠近他不得。那些东西说白了就是一群斑驳混乱的精神体,夏阳身上强大的气血,天生就是它们的克星!

    见奈何他不得,大邪王的虚影猛烈一颤,瞬息间劈出了数千刀,邪王十劫尽情展开,威力比方才在外面时至少强了三分不止。每一刀都带着迥然不同的刀意,刀法迂回游走,其中亦蕴含了大开大合,既有阴险难测,也有狠厉决然,铺天盖地般如同漫天蝗灾无孔不入,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又有气势汹汹,千军万马般无坚不摧,兵锋所指片甲不留!

    与此同时,九空无界中魔音万千,凭空而生。或嚎啕大哭,或咬牙切齿,或沧桑感慨,或冷笑连连,万千情绪将九空无界渲染得诡异而又残酷,如同末世一般。

    无数情绪,人间百态,就在这眨眼之间,悉数降临于此。

    面对这威力更胜一筹的邪王十劫,夏阳面色漠然,似乎外界发生的一切丝毫无法引起他的心绪波动,仿佛化身为了高高在上的天道一般,无情,无欲,无私。

    昔日,夏阳曾于九空观武,邪王十劫的奥秘及其变化,已经尽入他的眼底!

    邪王十劫,可谓一劫比一劫凶险,用意也是高深莫测,充分体现了昔日云顶天扭曲偏激的魔心与强绝的武道智慧。

    第一劫“天哭绝灭”是反映了天下苍生的苦海沉浮,混乱颠倒,自相攻伐,一片混乱杀戮之象。

    第二劫“断佛忘道”则是基于苍生对受神佛玩弄命运的仇恨反击,抛弃一切,破天灭神,一怒断佛。

    第三劫“四败皆空”是指诸行无常,万事万物,都有坏空之时,甚至连整个世界都会最终破败崩坏,归于空寂。

    第四劫“轮转六道”用意苍生即使死亡,也要继续轮回,受神佛愚弄,苦苦挣扎,永远不得解脱。

    而第五劫“魔梵般若”开始,则是一道巨大分水岭,远比前四劫更加凶险,其威力足以杀人于无形。

    般若之意,在梵文中指的是“大智慧”,六道轮回中的苍生,只有得“般若”者才有彻底解脱成佛的可能。而“魔梵般若”,则是以一种类似梵音佛韵的魔音催眠敌人,误导出一种武道突破精进,智珠在握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挥手即可破敌的假象。

    即便是有能捱过前四劫的高手,若是稍不留情,也往往会栽在这第五劫之下。当他们自以为对大邪王招式变化已尽数了然于胸,顺着大邪王扭曲的刀路破招时,最终结果就是莫名其妙自裁而亡,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夏阳以前所看到的影像中,很多死于云顶天手下的牺牲者,皆是手持自己已然扭曲变形的兵器,将自己割喉破腹自裁,而且临死前还挂着成竹在胸,智珠在握的微笑,诡异得令他都止不住心惊胆颤,仿佛是一种另类的“解脱”。

    至于后五劫,如果说邪王十劫的前五劫还算是武功刀法,那么第六劫起就已具备类似“剑二十三”一般的直指大道,篡改法则的能耐,远远超越等闲武功概念范畴!

    正如大邪王先前在外面施展的第九劫“万邪浮生”一样,只要是天地间被仇恨所主宰的苍生,只要是由怨怒推动的力量,大邪王就能透过九空无界,将其怨恨与力量挪转借来,用于杀灭敌人。

    大邪王之所以施展这一招,正是因为它感受到了当时厅中有着无数高手,想要一次性将面前的人尽数灭杀。而每一个扑上的苍生背后,都隐藏了一道邪王刀劲,气势、姿态各不相同,或迅捷如流星闪电,或飘逸如天边浮云,或刚猛如石破天惊,穷尽变化,瞬间千相。无数力道互相影响交乘下,立刻产生了不可恩议的巨大力量,对手像是惊涛骇浪中颤沛求存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撕成粉碎的可能。

    若非夏阳强行以超越了大邪王的力量镇压过去,只怕议事厅中当时就要死伤惨重!

    邪王十劫一经展开,虚空中杀意之凌厉,几乎凝成了实质,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势。气势吞天噬地,灭绝一切,神惧鬼惊!

    夏阳神情漠然,抓着大邪王本体的手陡然一紧,直接就以大邪王的本体,对抗起它以怨念化身的虚影来。

    “无二刀法——云断青天!”

    一刀出,真元犹如一道青泓,肆意汪洋,浩浩荡荡弥漫开来,首当其冲的千军万马,尽皆斩灭,消融于空气之中。

    “无二刀法——横风急雨!”

    二刀出,狂风暴雨席卷而起,千万道凌厉刀光扑闪而出,疾风暴雨,余下的幻化苍生,相继被灭。

    “无二刀法——独一无二!”

    瞬息之间,夏阳连斩三刀,竟是手持大邪王,施展起了武家的无二刀法。

    第一刀灭掉了大邪王的数千道刀意,第二刀破去万千苍生幻象,至于第三刀,则是直斩大邪王所化之虚影。

    嗤!

    第三刀砍出,直接将大邪王虚影斩灭。

    虽然斩灭了虚影,但夏阳知道大邪王并未屈服,他刚刚破去的只是由大邪王调取而来的一股怨气,而只要天地众生的怨恨不绝,大邪王的力量便源源不绝!

    果不其然,大邪王虚影消失之后,很快就再次汇聚起来,并且怪叫连连,浑身黑气直冒,明显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它本是这九空无界的主宰,谁曾想在它苏醒过来之后,竟遇到了这么一个强敌,用尽手段也不能杀死对方,如何能令它不怒?

    在它的催动下,铺天盖地的万邪浮生绘再次涌出,更是悉数收缩成一个极小的黑球,无穷无尽的怨愤仇恨,渐渐转为悲哀、无奈,又继续化为无力、绝望,乃至最后的崩溃、空虚……

    天空、地空、人空、神空、佛空、日空、月空、星空、时空这世间的一切,本来就是空虚。

    在那片怨气之中,看似空虚,但又仿佛不是空虚。而空虚深处又仿佛隐藏了无穷无尽的秽恶与腐朽。腐烂的不是皮肉、不是血骨,而是一个乾坤,一个世界。可怕的也不是熏天臭气,而是臭气中蕴藏的一种深入骨髓的绝望、森冷、空虚。

    邪王第十劫——“邪绝天下,万物归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