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大邪王出世
    ,!

    四个月之后,无双武会,议事大厅。

    奇僧不虚率领五名僧人,手捧着一个铁盒,快步进入了正厅之中。

    自绝无神一役,他返回弥隐寺之后,从此再也没见到过夏阳。不过半月前在收到武神的书信之后,他便立刻动身奔走,终于从佛音寺万劫谷的苦心佛中,取来了夏阳所要之物,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无双武会。

    “贫僧不虚见过武神!”

    向夏阳见礼之后,他才介绍起与他同来的其他五位和尚,分别是北少林罗汉堂座灵禅、南少林戒律院座方慧、五台山渡尘禅师、九华山莲华寺主持梵觉、摩陀寺普航,来头都是不小。单是南北少林寺都有人前来,就可以看出佛门对此次事件之重视,要知道这个位面的少林寺一向低调,一直处于半封山的状态,极少有武僧行走江湖。

    “诸位大师有礼。”

    大厅正上方,夏阳微微一笑,丝毫不见倨傲。从这六僧发白的面色,看得住他们这一路上为了镇压盒中之物耗费了不少心力,而且以他们的年纪,足以令人心生敬意。

    不虚放下铁盒,忧心开口:“武神当真决意开启此盒了么?需知其中之物极为凶邪不祥,一旦出世,只怕会引来弥天大祸!”

    “桀桀桀!”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厅中之人都实实在在地听到了铁盒中发出的一阵暴戾到极致,令人心悸欲死的怪叫,摄人心魄。

    “大师毋须担忧,大邪王虽然凶邪惊天,但本座却有足够把握可以将它慑服!”夏阳摇了摇头:“这柄至邪之兵虽然一直由佛门镇压,但它始终对你们佛门怀有滔天敌意,强行镇压亦只能镇压一时,终有一日将会脱困而出。该来的总会来,何不早日解决?与其如此危如累卵,祸害后人,倒不如由本座彻底除去这个祸患!”

    那铁盒中的镇压之物,正是天下第一邪刀——大邪王!

    不虚看了厅中如今已经加入了无双武会的老友无名一眼,见他颌了颌首后,才轻叹了一声:“既是如此,那便拜托武神了!”

    他自然清楚夏阳究竟具有何等实力,也相信大邪王决计奈何不了对方,否则他也不可能遵照对方的意思去说服佛门中人,将铁盒取来。

    夏阳点点头,然后转头道:“好,二位铁堂主,那就开始吧!”

    “是,宗主!”

    如今同为无双武会铸器堂正副堂主的铁神和铁狂屠一齐应声,然后伸手一拍,各自抓起了面前的两个剑匣。

    咻!

    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猛地席卷而起,四个剑匣同时化为粉碎,四柄各异长剑横空蹿出,正是惊寂刀、绝世好剑、败亡之剑、天罪四大凶兵展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同时一阵凶厉、暴戾、狂躁、嗜血等诸般气息,也充斥了整个大厅。

    除了白素贞和剑岳两大天人境高手之外,剩下包括无名在内的所有人,皆是面色剧变,嗔目结舌!

    能身处议事大厅之人,全都算得上是无双武会的高层,也无一不是江湖中第一流的顶尖强者,最差的都有宗师级修为。但亲眼见到四柄旷世凶兵齐集一堂,由不得他们不心生震惊。

    其中造型最怪异的,莫过于刚刚铸造而成的天罪,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硬要说这是一种兵器,恐怕没有多少人会认同。

    只见它的表面只是一些锋利的尖刺,根本就没有兵器该有的刃部,整体的造型就像是一条卷曲的恶龙,握手处吐出一把由无数金属组成的护手,尾部则是这天罪最凶、最强、最锋利之所在。厅中之人虽然皆有盖世修为,但依然能感受到似乎有一条钢铁恶龙向着他们迎面扑来。

    即便如白素贞、无名这般见识多广之辈,在此之前,也不曾见过如此怪异的凶器。

    四大凶兵出世,彼此感应到了对方的存在,顿时便如同感受到了宿敌一样,四柄凶兵都同时沸腾起来,发出比平常更加炽烈十倍的凶芒,锐气互冲争锋斗狠,就连铁神和铁狂屠这两个铸器宗师都控制不住,隔绝不开。

    这四柄凶兵相尽不甘人下,发出挑衅般的嗡嗡剑鸣,饱含无边杀气,仿佛四头凶兽急欲出笼,去肆意杀戮,去尽情饮血,去将其他挑衅者全部粉碎磨灭!

    “哼!”

    见此状况,夏阳沉哼一声,当即长身而起,瞬息掠过大厅,信手便将惊寂刀和败亡之间抓在了手中。

    感受到了夏阳想要慑服自己的意图,两把凶兵自然拼死反抗,不过夏阳运劲一吐,便让惊寂和败亡老实了下来,接着直接钉在了铁盒两角。

    绝世好剑有所感应,咻的一下,笔直朝夏阳胸膛刺来,而天罪则是一往无前,直冲他面门,竟不约而同地联手向他发起夹击。

    夏阳风轻云淡,一指弹飞绝世好剑,另一只手则是在电光火石间,反手握住了天罪的器柄。

    “嗡!”

    天罪剧烈挣扎,夏阳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条吞吐天地的人间凶兽,浑身仿佛是钢铁铸成,全身舒展开来,每一寸皆可分山断河,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接着一道白痕在他手腕出现,竟是在接触的瞬间,想要切断他的手腕。

    “还不肯老实?”

    以夏阳如今的身躯,即便是天罪,也无法轻易划破他的皮肤。他冷哼一声,手上猛地一握,便到听“咔”的一声,天罪身上的尖刺当即猛地一缩,所有锋刃全都收回,尾部也变得轻柔,讨好地微微弯曲。

    “你倒是能屈能伸,一点儿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夏阳发出一声轻笑,并没有与天罪多做计较,左手微微一慑,被他屈指弹飞的绝世好剑便被倒吸而回,然后连同天罪一起,插满了铁盒的四个角,自此四柄凶兵,皆已被夏阳慑服。

    刚刚的一幕,看得厅中众人眼皮都是重重一跳!

    以他们的实力,慑服其中一把凶兵或许不难,但肯定也会废不少力气,而要同时解决四柄凶兵,简直不可想象。宗主的武功,当真已经接近于神通!

    “神兵锁四方,挑战邪中邪!”夏阳眉间一凝,轻轻吐出一句话来。

    一时之间,惊寂、败亡、绝世、天罪四柄旷世凶兵齐鸣不绝,成四角夹攻之势挑衅大邪王沉寂数百年的万恶斗心,四股气质各异的煞气凶威交相争锋激荡,四处弥漫。而大邪王若是不甘就范,自会斗心蠢动,时候一到,便会破盒而出。

    随着震鸣之声,黑色的阴影纷纷在剑池内流淌而出,划破虚空,仿佛一翅流动的恶梦,顷刻之间已是铺天盖地。

    大邪王,苏醒!

    无数黑芒自铁盒内直冲天宇,遮天蔽日,带动着四凶剑的剑芒化为一头狰狞凶兽,在那裂山排云的怒啸声中,彻底苏醒过来。

    粉碎吞噬!

    伴随著黑暗而来的,还有一股混沌无序,无穷无尽的恐怖幻觉。一时整个天山上空为之变色,虚空好像活了过来一样,天空布满了无数面目狰狞扭曲的恶魔轮廓,地上则是一个个蠕动的魔脸组成的起伏山丘,气氛一片凶邪奇诡。一时所有目睹如此骇人变故的无双武会门人,都有一种末日将要来临的战栗恐怖之感。

    “众弟子不必惊慌!”

    就在这时,一道波澜不惊,沉稳至极的声音在天山上空如惊雷般响起。

    “宗主?”

    “这是宗主的声音!”

    所有人心头一震,先前那种幻觉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即定下心神,纷纷往大殿方向望去。

    “桀……”

    “桀桀……”

    “桀桀桀!”

    议事厅中,在四柄凶兵的引导和刺激下,大邪王尖锐暴戾的怪叫,伴随着一阵铿锵刺耳的狂烈震鸣,自铁盒之内突然响起,并且声音越来越大。

    这阵震鸣仿佛冥冥中亘古恶兽的愤怒咆哮,有着撕心裂肺,鬼哭神嚎的力量,魔音穿脑,直透人心。厅中许多修为不够,如秦霜和风云,不虚等人,都不由痛苦的捂上了双耳。

    不虚掩着双耳,神情剧变的同时颤声开口:“大……大邪王……真的要出世了。”

    他虽号称奇僧,不论武道修为或是佛学修为都是世间少有,即便面临生死关头,亦不至于这般惊慌失措,但现下却是不同。

    正是了解,所以恐惧。

    盖因即将出世的,是一柄足以倾覆天下苍生的人间第一邪兵。

    大邪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