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论社会制度
    ,!

    出言安抚了一下三人,夏阳也不顾皇影尚未离开,坦诚的将自己建立无双武会,一统神州的目的讲述出来,更重点讲述了有关公平民主的思想,最后才再次请求无名和风云出山相助。

    听完夏阳的种种言论及理想,不管是无名三人,还是一旁默不作声的皇影,俱是大惊失色。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夏阳的想法竟会是如此的异想天开,与众不同,欲开别于过去数千年历史之先河,甚至都称得上是离经叛道!

    其中风云二人和皇影都是传统武者,受过的教育有限,也受限于眼界与固有思维,除了震惊之外,本能地就觉得夏阳的想法行不通,乃至于是天方夜谭!唯独只有学识和眼界都过人一等的无名,在慎重地考虑和推演夏阳所说的可能性。

    沉吟了好一阵,他才无比凝重地开口道:“你所说的……社会制度,我等闻所未闻,和现今究竟有何差别?”

    “要弄清这个问题,就要先理解社会制度的起源、发展和更迭。”夏阳不厌其烦,耐心地以他们可以听懂的语言解释着。

    人族自有史以来,迄今为止一共出现了三种社会制度,分别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

    首先是处于原始社会的时代,那个时候没有专职的领袖,人们主要以狩猎和采集为主,劳作所获得的资源都要拿出来共同分配,当然,是优先分配给年轻男子,以保证战斗力和族群能够繁衍生存下去。

    原始社会之后,便是奴隶社会。随着原始社会的发展,工具和金属的出现,生产进一步发展,劳动生产率有了较大的提高。社会产品除维持人们的生活必需以外,开始有了剩余。剩余产品的出现,一方面为一部分人摆脱繁重的体力劳动,专门从事社会管理和文化科学活动提供了可能,从而促进了生产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为私有制的产生准备了条件。

    随着私有制的产生,社会上出现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原始社会开始解体,奴隶社会产生。奴隶视为奴隶主的财产,可以自由买卖,奴隶主可强迫奴隶工作,劳力活动须以奴隶为主,无报酬和人身自由。

    再然后,便到了皇朝建立,中央高度集权,一直延续至今的封建君主专用制度,即封建社会。

    夏阳将生产力的进步,及人心在各个时代的不同变化,以通俗易懂的方式把三种社会制度详细讲解出来,最后才着重讲解起了他要建立的新社会制度之优势。

    “我所说的社会制度,与过去的根本不同之处,在于它的本质乃是以人为本,宗旨是各方面都建设成公平民主,人人平等的和谐社会。它也是一个人人有尊严,有着最基础平等和正义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制度之下,若是有人为恶,自是与天下人心相悖,亦有律法可以制裁。”

    聂风最为单纯,听到这里已是止不住的心潮澎湃,大喜道:“好好好!这样的社会制度如果可以实现,那是再好不过了。”

    步惊云也是满心震撼地望着夏阳,他虽然性格极度冷漠自负,更因种种悲惨的经历封闭了自己的心灵,但实则敢爱敢恨,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般冷酷无情,也是一个有血有泪的人,自然感受得到夏阳话语中的一片赤诚。

    皇影更是忍不纂身一颤!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比他还要年轻许多,名震天下的“无双武神”,竟然有着如此远大的胸襟和抱负。如果可以实现,必是整个人族史上开天辟地一般的壮举。相比之下,他的那些东瀛族人野心勃勃,入侵中原妄图称王称霸,简直是卑劣到了极致。他不禁深深地犹豫起来,那些其实乃是死于自己野心之下的族人,真的值得自己为他们报仇吗?

    无名听完,尽管心中疑虑大势,但是仍有迟疑,缓缓道:“武神心怀天下,自是苍生之幸,不过你如何保证你所说的社会制度,能够真正推行下去?”

    夏阳眼中略有几丝诧异,深深地看了无名一眼后,淡淡一笑道:“不错,无名前辈是聪明人,自是懂得万事万物的发展都有它的规律,社会制度也是如此。原本要想到达公平民主这一步,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方能诞生,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能加快这一进程。”

    他顿了顿,神情坚定地道:“只要能提高这个世间所有人的素养,文武并重,再大力发展工业技术,便基本满足了加快社会进程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所以本座必须要先一统整个神州,集中权势解决天下间的温饱,再以所有力量去推动这件事,等到两三代人之后,相信便可完成这一目标。届时再将权力归还于民,到时这个天下,大局已定!”

    夏阳早已定下了自己的步子,就是实行君主立宪制度,以绝对武力来强行推动社会进程,再慢慢将政权平稳过渡。

    他身处的现实世界,共和国自建国之初到完成改革,也只是花了短短数十年时间,他自信在这个位面一样可以。

    “好,我答应你!”思索良久之后,无名终于同意。

    无名表态之后,聂风也跟着迫不及待的答应,为这个天下的未来共同奋斗。

    至于步惊云,虽然没有开口明说,但态度也表示了加入。

    只有皇影默默地在一旁,没有说话。他虽然一心尚武,除了刀道之外再也装不下其它,但听完夏阳所说,也不禁生出了想要加入到这一改变整个人类历史的进程之心。不过他身为东瀛人,与中原的立场天然对立,是敌非友,身份尴尬,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自处,心绪纷乱之下,只好告辞离开。

    夏阳却也没有挽留他,不管自己再怎么欣赏皇影,对方始终非我族类,而且他日后对待东瀛的策略,乃是打算采取殖民措施,一如后世一般。绝不可能因为他一人,就改变自己的计划。

    他不是没考虑过将东瀛并入国土,在华夏的传统思维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开疆拓土的人必是雄主。若非因为管理能力和自然环境的掣肘,恨不得将整个地球和宇宙都管起来。

    但在夏阳看来这些都无必要,不是没有开疆拓土的必要,而是夺取了东瀛国土,不仅仅要面对当地土著的反抗,还要建立行政,派遣军队,建设当地和向那边移民,更要发展当地经济,建立教育系统,事情多多,实在烦不胜烦。而就东瀛那点弹丸之地,资源极其有限,付出的精力和得到的回报根本不成正比,没什么效益可言。

    况且他对东瀛那个地方向来没有任何好感,也没有任何兴趣将那个地方的人变成自己的国民,还是采取殖民措施,进行剥削、掠夺更好。

    成功招揽了无名三人,一切交代妥当之后,夏阳正要让他们先走一步,自行前往无双武会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聂风道:“聂兄,你父聂人王和断浪之父断帅尚且在世,一直隐藏在这凌云窟内,先前被那群东瀛人所擒,就在旁边另外一间洞窟当中,你自行过去解救吧。”

    他数日前来到凌云窟,在发现了聂人王和断帅时也是惊异不已,不过他也并没将这两人的存在放在心上,甚至都没有让这两人发现过自己,只是私下与火麒麟相处了几日。

    经他猜想,他之所以前次没有发现这两人,想必是出于当时轩辕黄帝的安排。

    没有理会惊喜万分的聂风,将他们打发出了墓室,夏阳神魂悄然离体,深入地底,拜祭了一番轩辕黄帝之后,才带着火麒麟一起离开了凌云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