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凶兵集齐
    ,!

    带着强烈的战意与不甘,皇影暴喝之下再挥惊寂,又是一记狠刀直劈。但去莫复闻,悲伤竟无尽,世道沧桑,邪魔作乱,众生皆苦,唯我怒问天!

    惊寂刀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势横斩狂劈,气焰之凶似可吞天灭地,斩杀一切,满天神惧鬼惊。这一刀方出,凛列无比的刀劲散播开来,刀刃所过之处,虚空赫然为之扭曲,虽未曾达到真正破开虚空的程度,但也足以令夏阳动容。

    “好一招‘怒问天’,好一个东瀛第一刀客!”

    夏阳面露惊喜,敢向苍天怒而出刀的一招,果然不同凡响。这一招的恐怖威力,尽管皇影还只是大宗师境界,却也已经足以对普通的天人境武者产生巨大威胁。

    皇影一身刀意之凌冽,绝对是夏阳踏上武道以来所见到的用刀第一人,而七式刀意也绝不是他的极限,剧情中七式刀意之上,尚有更高境界的惊情七变。

    不过此时的皇影并未领悟出惊情七变,“怒问天”已是他生平的最强一击,甚至已有几分三百多年前,云顶天入魔之后所创的“邪王十劫”之威!

    夏阳在九空观武时,曾见识过邪王十劫的威力,两者的刀意颇有几分共通和相似之处,一个斩神佛,一个怒问天。不过皇影的刀份属正道,每一式都寄托了他最真挚深刻的感情,是他人生真谛的最真实演绎,而后者则蕴含了太多的怨念与仇恨,偏激狂妄,恨天愤世,逆天强行,可谓背道而驰,泾渭分明。

    怒问天这一刀,乃是凭着一股刚烈浩然的热血怒气,质问天道不公,以人心量天心,当怒则怒,当逆则逆,却又不一味抱怨仇视,不刻意敌对,与皇影本人的性格一样,恪守本心,方使人刀合一。

    面对这皇影的最强一刀,夏阳心潮澎湃的同时,面容却是波澜不惊。这一刻,他没有再以无二刀法应敌,而是使出了新近自创的一式刀招“霸乾坤”!

    这式刀招,以昔日得自天下第一位面的霸极四刀为主体,集四招霸绝天下的刀法与刀意融合为一蜕变而来,再加上他如今天人境界的武道感悟,即便是与七式刀意、无二刀法这等世间顶级刀法相比,亦不弱分毫。

    但对比起武无二当年击败云顶天的无二刀法最后一式“穹天之怒”,又或是邪王十劫的后五劫,却还差了数筹。

    不过“霸乾坤”本身并未完善,也只是夏阳所创刀法的第一式,这门刀法目前只有一个轮廓和框架,后续还有许多变化和推演,尚且没有构思完全。而尽管如此,这式刀招也已经算得上是世间第一流的刀法!

    刀意一催,一股强绝霸道,几可凌驾于天地之上的恐怖刀气便从天命刀上散发出来,如果说皇影的刀意是以一腔怒火,以怒问天,那样夏阳这刀便是以无可描述的霸道,意在超脱这片天地,以下克上。孰强孰弱,立见分晓!

    两式强招对轰,墓室立即传出一声惊爆,连带着大地再次剧烈颤抖起来,外界的乐山大佛也因此受到冲击,身躯足足往下沉陷了数尺!

    尘土飞扬间,皇影嘴角挂红,身上的衣衫开裂,显出正在流血不止的众多伤口,而夏阳依然完好如初,丝毫无恙。

    相较之下,两者已见高下!

    夏阳收刀静立,缓缓开口:“皇影,此乃是我中原圣地,人族始祖轩辕黄帝安眠之所,你东瀛虽属异国,但严格说起来也算是我华夏苗裔,该有几分敬畏之心。如果一直在这里交手,惊扰先贤沉眠,实属不敬!况且你虽然只是伤而未败,还有一战之力,但你刀法已尽,再无战下去的必要,这次便算作平手,就此罢手如何?”

    “男子汉大丈夫,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我皇影技不如人,何需你来推脱?”皇影冷哼一声:“你杀我这么多族人,我皇影同为东瀛一族,既然还未倒下,自然要替他们报此血海深仇。此地若是不便,我们就到外面一战!”

    “这些野心勃勃之徒死在此处,乃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你要替这帮人报仇,却也由你,不过你现在还不是本座的对手,回去多练几年吧。”

    夏阳面容平淡地道:“本座刚刚只是试一试你的刀道,说得难听一些,以你我之间的境界差距,本座要杀你不比杀只鸡费劲。不过像你这般纯粹的武者和刀客世间罕见,本座也不想动手杀你,等你日后刀道更进一步,有了胜我的把握,再来一战就是!”

    见皇影依旧冲他怒目而视,战意冲天,并不领情,夏阳轻笑摇头:“我非是看不起你,而是你再有决心,也弥补不了与本座之间的差距,还是等你有能力杀我之时再来与我一战吧9是说,你认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在刀道上有所进步?”

    皇影默然不语。他对夏阳其实并无恶感,也并不是真有深仇大恨,只是实在无法在目睹族人惨死的情况下无动于衷而已。

    沉默了好一阵,他才收刀回鞘,沉声道:“不错,我与你之间的确差距甚远。你一再手下留情,我皇影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但是总有一日,我皇影定会再来向你发起挑战,到时我也会放你一次,我就不信你真是武中之神,当真不可战胜!”

    说完之后,他不顾地面依旧热量惊人,径自去收拾起了那些东瀛人残留下来的遗物。

    在天火燎原的灼烧下,数十名东瀛人已经是尸骨无存,但他们佩带的兵刃尚在,皇影打算将这些兵器带回东瀛,为他们建立起一个衣冠冢。

    目睹他收拾遗物之时,夏阳又道:“皇影,这些东西本座可以命人代你送返东瀛,你若无要事,还是暂且留在中原,本座欲借你惊寂刀一用,快则数月,迟则一年,必当归还!”

    皇影眉头一沉,径自将惊寂刀抛了过来,也不问他借刀做什么,漠然道:“不必劳烦,一年之后,我自当前来取刀!”

    “好,那你自便。”夏阳也没想到皇影竟会如此爽快,不禁对他更为欣赏,旋即握着惊寂刀挽了个刀花,将其举到眼前,准备细细打量。但惊寂刀的刀身竟是剧烈地颤抖起来,欲要从他手中挣脱出去。

    “嗯?凶刀竟然还生出了自主意识,妄图摆脱本座?”

    夏阳嘴角一勾,不屑冷哼一声,顿时一股磅礴浑厚无比的真元,灌注到了惊寂刀的刀身之中。

    “嗡……”在夏阳的压制下,惊寂刀不由发出了一声悲鸣,挣扎之力大减,仿佛是在向他呜咽求饶。

    “放心,很快你就能回到原来的主人手中。”

    慑服了惊寂刀之后,夏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也没再难为它,而后目光望向步惊云,直接道:“步惊云,将绝世好剑借予本座,一年之内还你。”

    虽说是借,但他的话语中却是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

    步惊云眼眸中寒光一闪,冷声道:“你做梦!”

    夏阳瞳孔微微收缩,接着淡淡道:“本座只是借用,没兴趣据为己有,你若是不给,本座只有自己来取了。”

    一旁的聂风和无名脸色皆是哗然一变,满是错愕和戒备之色,生怕他突然出手,袭击步惊云。

    聂风有些急切地道:“武神请手下留情!云师兄,既然武神要用绝世好剑,你就借给他吧。武神已经说了,只是借用,不会据为己有。”

    不过步惊云是什么性格?又岂会轻易屈从于夏阳,即便对方号称“武神”也是一样。他冷冷地盯着夏阳,不发一语。

    无名身形一闪,挡在步惊云身前,望着夏阳道:“武神不必动怒,在下虽不知你为何要借绝世好剑,但相信以阁下的身份,说好的一年归还就定不会言而无信,这绝世好剑便借给你了。”

    三言两语间,他已经代步惊云决定了绝世好剑的归属,甚至连问都没有问步惊云一句。

    步惊云性格冷漠,但并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与夏阳之间有着天堑般的差距,见师父无名都已经发话,他心中再是不甘,也不得不屈服下来,将剑丢给了夏阳,并冷冷地道:“今日之事,我记住了,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会亲自拿回来!”

    夏阳毫不在意地扫了步惊云一眼,只见他低着头,紧握着拳头,面上青筋暴起,不由轻笑一声道:“好,我等着你。”

    说完,他一手持着惊寂刀,一手拿着绝世好剑,再加上尚未铸造完毕的败亡之剑和天罪,如今他已集齐了四大凶器,只待败亡之剑和天罪功成,便可正式开启大邪王!

    收起两把兵器之后,夏阳转过身来,满脸笑意:“不知三位可愿加入我无双武会?本座在此虚位以待!”

    “强借绝世好剑,还要我们为你效力?”步惊云怒极,咬着牙道:“你简直欺人太甚!”

    不止是他,就连聂风和无名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

    “本座是想三位为这个天下出一分力,并非是效忠于我个人,亦无强迫之意,步兄何必着恼?”夏阳微微一笑:“不如听本座说完如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