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刀法对决
    ,!

    “这……”

    听到夏阳说出的斥责之言,无名浑身一震,良久之后才轻叹一声,面露苦笑,不再开口。

    而聂风心里则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感,虽然他知道夏阳说的是实情,这些东瀛异族之人的确包藏祸心,妄图祸乱中原,但他还是本能的觉得太过残忍。

    至于步惊云,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夏阳,双目似迸溅出火花,心中仿佛充满着无穷的战意!

    东瀛众人在天火燎原的焚烧下,情况惨烈无比!无论他们怎么扑打,都丝毫不能熄灭那股恐怖的熊熊烈焰,若是敢催动真元抗衡,便犹如火上浇油一般,火焰更盛。

    这由浑天四绝催生出来的火焰之力,挟着吞灭一切的凶猛气息,焚烧一切,任凭他们各使绝学,想要抵挡火势,也是徒劳无功。空气中灼热无比,呼吸极为困难,几可令人窒息而死!

    其中绝心这个二五仔虽然一直悄然躲在后面,企图蒙混过关,但在天火燎原的无差别覆盖下,此人又怎么可能逃得过?

    “紫电天罗!”

    受到烈焰焚烧,绝心在惊慌和剧痛之下,连忙运起了这门自己自创的绝学,额头青筋暴起,紫电真元在经脉中疯狂流淌,与周身的烈火相对抗!

    紫电天罗同属阳刚系武学,在他催动真元之时,身躯和肌肉飞速鼓胀起来,体内岩浆一般的火焰流转不息,诡异万分,竟隐隐抵住了天火燎原的灼烧,并缓缓吸收着周身的火焰之气。

    “嗯?”夏阳也没想到绝心还有这种本事,不禁冷笑一声,重点招呼起这家伙来。

    他屈指一弹,一点火苗便从他指头上直弹向绝心,而那点火苗一落到绝心身上,便立马熊熊燃烧起来,不由让他发出了凄厉无比的嚎叫:“啊……”

    被烈焰焚身的痛苦,简直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和忍受,绝心在发出惨叫的同时,望着夏阳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惊恐、愤怒、扭曲、不甘、怨毒等诸多情绪。但最终也敌不过身上的痛苦,不顾周身的火焰,他跪倒在地,嘶声力竭地大喊着:“主公饶命啊……”

    只是这种叫喊在两三个呼吸之后,声音便戛然而止,绝心直接就在加了料的烈焚烧下,化作了灰烬。

    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场所有人同时陷入了烈焰焚身的境地,自顾不暇尚且来不及,又如何顾得上绝心?

    唯一没有受到烈火关照的,便只有皇影一个人。

    眼见石窟化作一片火海,此行的东瀛高手包括大哥天皇都在燎原火光下死的死,伤的伤,他虽然自问和他们非是一路人,但这些人无论如何都是他的族人,他又岂能无动于衷!

    “你这人好生恶毒,有本事就光明正大一决胜负,以烈焰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皇影大怒之下,惊寂刀登时出鞘,喷勃出一股凶煞之气,七式刀意之“痴断肠”发出无坚不摧的黄金刀气,直斩夏阳和火麒麟所在的位置,想要击退这一人一兽,给族人创造出一条生路。

    单是凭借黄金刀气和七式刀意,就已经让皇影成就了“东瀛第一刀客”之称,无敌东瀛。高手寂寞,刀,却比人更加寂寞,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他的惊寂也一直没有出鞘的机会。然而在夏阳这位实力惊世骇俗的无双武神面前,惊寂若不出鞘,只怕他连半分胜算都没有,终于含怒出刀。

    “黄金刀气?还算不赖!”

    夏阳眼睛一亮,身躯不偏不倚,以掌作刀,同样挥出了一道巨大狭长的刀罡,带着一股炽热的炎阳之意,宛如利刃割面,迎接上去。

    刀罡与黄金刀气碰撞,墓室中如同狂风席卷,轰的一声异响,狂风卷入火中,风助火势,火增风威,狂风与四周火光融而为一,立时使得天火燎原的力量一下子再次暴增数倍。

    在这股暴涨的赤红烈火之下,还在苦苦抵抗挣扎的天皇等人再也支撑不住,身上火焰高炽,口中也发出了鬼哭神嚎的惨叫。

    浑天四绝的力量何等可怕?即便是天人境武者,也未必能抵挡。何况这些人中最强如皇影,如今也不过大宗师巅峰,在他面前实在与土鸡瓦狗无异。

    对于这群野心勃勃的东瀛人,夏阳压根就没有和他们废话的想法,更不可能如无名一样屡胜屡放,敢来中原搅风搅雨,那就直接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至于皇影,此人生而为刀,为己而战,性格可以用自负不屈、义薄云天两个词来形容。出于一直以来对此人的欣赏,夏阳倒是有意留情,没有狠下杀手。

    在剧情中,对方与聂风交手,当感知聂风无心恋战之时便适时罢手,相约改日再战,只求在公平一战下分出胜负。

    而屠龙之战时,他受困天门被帝释天囚禁,却在可脱身的情况却反而主动找上帝释天挑战。之后在得到龙元的情况下却不服用,不屑借助龙元力量提升自己的功力,只盼自己能在武学刀法上有所成就。

    并且他待友极真,极重承诺,在误以为神锋乃是聂风之子的情况下,为了一个承诺,更是悉心照料,甚至不惜自废一臂,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武者。

    在某些方面来说,皇影的武道意念比夏阳更为纯粹。在这种精神下,英雄惜英雄,夏阳自然不想轻易杀死这样一个让他欣赏的人物。即便要杀,也是要在公平的环境下与之正大光明的一战,如今他实力碾压对方,以强凌弱,胜之不武!

    皇影一击未曾奏效,便要再行出手,但是在他震怒的目光中,天皇与数十名东瀛高手,顷刻间便在烈焰中成为了飞灰,彻底葬身在了神州大陆这块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好一个无双武神,竟然如此残忍,再接了老子一刀乱情斩!”

    惊怒之下,皇影带着满腔悲愤挥刀力斩,犹如猛兽出笼,气势猛烈,纵横疾斩。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后一刀,乱而无序,出其不意。一连十数刀隔着火焰四面八方向夏阳斩来,刀刀裂空,风声大作,金黄色的刀气纵横四野,恍似要将他生生乱刀切割斩开一般。

    “论残忍恶毒,你们东瀛人胜我中原百倍,本座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夏阳轻哼一声,拂袖一甩,便即熄灭了燎原天火,同时手上一翻,天命刀已经握在了手中,淡淡道:“皇影,念你是真正的刀客,本座就以刀法来会一会你的七式刀意!”

    说完之后,他身形一动,纵身下了麒麟背,随手就是一刀劈出。

    皇影的“七式刀意”,缘自于他妻女已死相谏,却矢志不渝于刀道之后,以自己的七种情绪及意态所创。实则乃是以情入刀,每一招,每一式,都寄托了他最真挚深刻的感情,也是他对人生真谛的真实演绎。其威力之强劲,招数之精妙,甚至还在无名丧妻之时悟出的“悲痛莫名”剑招之上。

    而惊寂刀更是东瀛最锋利,最难驾驭的一柄宝刀,铸成之后锋芒黯淡,其实却是一种极凶之象。就算刀柄刀背也是利可分金,挡者披靡,自铸成后百年无人能用,触者必伤,直到皇影以无上毅力与决心拔出,方才令其尽绽光华,人刀辉映,达至人刀合一。

    以夏阳如今的境界,自是理解在风云这个位面中,单纯依仗神兵利器之锋芒的武者,其实并不可怕,真正恐怖的,乃是那些与手中神兵心意相通,人兵合一的武者。毫无疑问,皇影便在此列!

    而他虽未与天命刀人刀合一,但凭着自己的武道之心,他依旧可以驾驭这把武家世代相传的绝世宝刀,何况他施展的,同样也是与天命刀无比契合的武家刀法。

    他将修为压制在了与皇影一样的大宗师境界,十强武道中无二刀法里的一式“抽刀断水”已经施展出来。尽管只有一刀,但已化作了漫天的刀影,冰冷的刀锋在火光的映射下,锋锐无边,淬利光华所到之处,破土裂地,金石为开。

    天命刀挥出漫天刀气,与惊寂刀发出的乱情斩相交,一时之间刀光如潮,刀气如雷,漫天光影交错,碰撞出无穷火花。

    “好刀法!”

    皇影虽然内心充满悲怆,但也不得不感叹夏阳这一刀之妙,身为一名武痴,他顿时战意暴涨,刀意再动,猛然跃起挥刀一劈,七式刀意中的“横眉冷”,带着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凛然诀绝,誓要将面前的一切一刀两断,斩钉截铁,绝无花巧。浮云生死,日月无我,由静而冷,由冷而亡!

    而在皇影出刀之时,夏阳也跟着劈出了一刀“云断青天”,只见寒光如雷如电,幻出道道刀芒,化为满天的光影,辉煌闪烁,刀光直罩向手持惊寂刀的皇影。

    双方攻势凶猛无匹,刀势惊神泣鬼,看着不远处另一名用刀高手聂风目光中异彩连连,心中更是震惊无比,盖因这两人任何一人,在刀法之上的造诣都似乎要更胜他一筹!

    换而言之,对上其中任意一人,他都绝无取胜的把握。

    “不愧被称为‘无双武神’,就连刀法也是如此惊人!”

    皇影心神复杂,于惊诧之中更是激发出了心中久藏的战意,长刀一横,大喝一声:“接我最强一刀,怒问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