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完美一式
    ,!

    步惊云根本就不听这些,举剑一指,冷冷道:“我呸,你这东瀛倭贼休要多费唇舌,还是手下见真章!”

    听到他的话,天皇身后猛地站出一人,大怒开口:“可恶!你这中原蛮人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放眼望去,只见此人样貌丑陋,扛着一奇长铁梯,怪异无比,步惊云冷笑一声:“丑八怪,你又是何人?”

    “本王乃是东瀛国天皇长子,外号铁梯神煞!”那人手持铁梯,操着生涩的汉语,语音狂傲至极,令人闻之心震神惊,然后转头向天皇道:“父皇,这蛮子对你无礼,让孩儿将他脑袋拧下来!”

    这时,又见一个身着红色貂袍,婀娜多姿的人站了出来。此人打扮华丽,皮肤白皙,眼神所向,似乎带有某种妖媚,让人见之,不竟生出意乱情迷之感。奇怪的是,看他的形貌,竟然分不出是男是女是雌是雄,正是天皇的另一名皇子姣罗刹。

    他阴阳怪气地道:“就是,父皇,与他们说那么多作甚,敢冒犯你,待我和大哥将他脑袋割下来。”

    天皇的脸色也阴沉下来,他在东瀛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如何敢有人这般跟他说话,步惊云一再出言不逊,他不禁怒火陡张,含怒开口:“罢了,既然不肯归顺朕,那留在这个世上也没什么用,你们送他上路吧!”

    此次他让至尊引无名和风云前来,就是为了一举消灭中原武林除了无双武会之外的顶级战力,再行对付那位无双武神,本来也没指望让让他们活下去。

    “是,父皇!”天皇二子同时发出一声怪笑,下一刻,已然齐齐向步惊云攻了上去。

    “陛下,要不要臣上去相助两位王子?”绝心道。

    天皇知道两个儿子的实力,抬手止住他:“不必,交给他二人便是,就当是磨砺他们了。”

    铁梯神煞铁梯横扫,势大力沉,娇罗刹则手展一丝方巾,真气透入,居然利比刀剑,两人联手夹击上来。

    步惊云则是冷哼一声,真元涌入绝世好剑,挥舞之间霍霍风起,以一敌二,却是丝毫不惧。云十剑诀施展开来,竟占据了上风,逼得铁梯神煞和姣罗刹只有招架之力。

    “主公,那步惊云的武功不弱,两位皇子未必是他的对手。”另一名东瀛高手火狼开口道。

    天皇摇头道:“不必插手,吾儿非是不济之人,让他们小小受些挫折也是好事。”

    只是话音刚落,众人便听到一声娇怜惨哼声响起,天皇面色一变,自然听出这是二儿子传出的惨叫,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是怪胎,尤其二儿子自小就像个女人,穿着打扮也是女相,声音也是女声,他一听就听了出来。

    谁都没有想到,步惊云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一招便即重伤了姣罗刹。

    “二弟!”铁梯神煞暴跳如雷,忍不住长啸一声,神威大发,双臂一抖,内力一吐,铁梯舞动如飞,叶叶一声暴响,向步惊云压去。

    步惊云目光如冷电一射,左手想也不想就是一记排云掌打出,轰得铁梯神煞后退连连,同时右手黑剑一扬,半空划出一道黑芒,正是一招从排云掌法中演变而来的剑法,云十剑诀之“剑流痕”。

    “小子,休想伤人!”

    紫电狂雷,以及一干东瀛高手怒喝一声,顿时纷纷出手,想要上去抢救,但无名动作更快,他骈指一点,一道无形气剑自他手中激射而出,凝为实质,在他周身缭绕,形成了一道浑圆如一的气墙,直接分割战场,将步惊云和天皇二子的交战之处和东瀛等人一分为二。

    尽管这道气墙,只是眨眼间便被东瀛众人攻破,但在这时,步惊云已经击退了铁梯神煞,同时左掌探出,钳住了姣罗刹的肩胛,绝世好剑跟着一横,已抵在了对方的脖间。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擒下姣罗刹,步惊云冷冷道:“谁敢异动,我先杀了他!”

    东瀛一众武者惊怒交加,立马手持兵器围拢过来,人人目色狰狞,恨不得立即杀死三人!

    天皇根本没想到对方竟会这么快就拿下自己的儿子,不由怒目相视,斥喝道:“你敢动皇儿一根汗毛,朕势必将你们三人碎尸万段!”

    步惊云不为所动,冷冷道:“你们这些东瀛倭贼,立刻退出皇陵,否则先死的一定是你儿子。”

    不过天皇好不容易来到此间,又如何肯轻易退出去?他只是死死地盯着步惊云:“若我皇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朕必定挥兵中原,血洗神州!”

    说完,他冷喝一声:“皇影,你还不出手?无名是你的,至于风云两个小子,朕要你们替我皇儿陪葬!”

    皇影神色不变,身形不动,不屑地道:“若是公平一战,老子倒是有兴趣与武林神话无名交手。不过你要老子和你们一起围攻他人,我皇影又岂会和你们同流合污?此次来中原,我只为与无双武神一会,至于其他事,老子一概没有兴趣!”

    “大胆皇影,你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语?”绝心怒道,其他东瀛众人也是怒目而视。

    天皇更是面沉如水,如果不是看在皇影同为皇族中人,又是他这一方的顶级战力,光凭刚刚那一句话,就足以令他生出杀心!

    无名和风云也同样不禁高看了皇影一眼,没想到在对方的阵营中,竟有这样一位出人意表的武者。

    默然了片刻,天皇才阴沉地道:“好,既然如此,无名,朕就亲自与你一战。若是朕输了,便立刻退走,但是你输了,要马上放了朕的皇儿!”

    他虽然可以下令群起而攻,但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牺牲自己的爱子。何况他对自己的武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加上手下还有那么多高手压阵,他们三个今天必死无疑!

    无名也知道眼下情势十分凶险,若不是对方一时轻敌,让步惊云寻到个机会,只怕今日便是一场死战。如今对方既肯与他公平对决,他势必要全力以赴,当即点了点头:“好,一言为定!”

    两人面对面站定之后,天皇十指箕张,运转真气,碎天绝手之劲已经凝结在手,刹时间,只闻骨节爆响之声密密传出。

    他华服迎风飞展,目中精芒一闪,轰然一掌向着面前无名拍去,快绝无匹,霸道绝伦。

    无名身体不偏不移,两指并作剑指,在面前的虚空划出一条莹白的玉龙,剑气四溢。这股剑气在空中不断的游动,气劲过处,矫若游龙,或凛冽如风、或飘渺如云、或诡变如影、或锐烈如虹,向天皇的碎天绝手迎了上去。

    剑气本无形,万物归剑道,此为无上剑道之无形道!

    天皇的碎天绝手在与无名的无形剑气交接之后,两股真元碰撞,顿时发出一轰然巨响,余劲激射,整个陵墓的顿时掀起一道掩盖不住的巨大冲击波,土石横飞,洞窟也不禁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好一个天剑无名,竟能在手中无剑的情况下,以剑气接朕一招碎天绝手!”

    天皇从容自若,背负双手道:“不过朕还有一招完美一式,自问天地之间无人可破,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东瀛的强绝武道,送你这位中原武林神话归西。”

    无名神情凝重,没想到这位东瀛天皇的实力竟恐怖如斯,简直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沉默了一下,方道:“好,我也还有一式剑招未出,如果你输了,望你能遵守诺言,从此退返东瀛,不再入侵中原。”

    天皇不置可否,冷声道:“出手吧!”

    说完,他伸掌按地,真元猛吐,刹时以内劲凝化出花枝叶条在手,飞快而动,一一向身前地面上插去。

    插花之间,已蕴含他完美一式的武学奥妙,他甫一动手,便已进入忘我境界。

    只见他手影晃动,动作麻利至极,快剪如飞下,飞速拿起桌上花枝插向地面。竟是将插花的完美融入到了碎天绝手之中,以真元为花枝,精心构建着地上的花朵。

    他的动作完美绝巧,一气呵成,片刻之后,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盘完美绝伦的真元插花图。

    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