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帝释天
    “你叫月魅凫徯,是大日宗果的师妹?”

    夏阳深深地看了妇人一眼,异武道便是风云后期东瀛强者大日宗果所在的门派,拥有“气海无涯”和“寂灭凶亡”两大神功。

    气海无涯分为“天极气海”和“地极气海”两路,而要修成天极气海的最高境界,需要吸尽十个习练地极气海者的功力方可成功,而寂灭凶亡,更是需要吸收亡灵来增强功力,练成之后与鬼无异。在剧情中来看,大日宗果神功大成之后,甚至可与风云联合施展的“摩诃无量”正面抗衡,也算得上是一位不出世的武学奇才。

    不过异武道的出现,至少也该在三十年后,倒是没想到如今就已被帝释天网罗到了手下。

    妇人更为震惊,不曾想对方竟然连她和师兄的名字都知道,心中也是忌惮无比!

    见她满脸骇然,并未回答自己的问题,夏阳便已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倒也没有追问,只是任由小船在满是岔路的冰道中蜿蜒曲折,一去数里。

    月魅凫徯御气行舟,转眼已行到一处尽头,只见那里三面全是玄冰绝壁,竟是一条死路,不过早已有一对年轻男女等候多时。

    其中男子身穿银色劲装,身形如枪杆般修长挺直,面目英俊刚毅,气度气势均是深不可测的的青年,手持丈二长枪静静站立。而那名女子身段婀娜,脸上带着诡异面具,从两人气势来看,都是超越了大宗师级别的人物!

    “拜见武神!”婀娜女子微微躬身,不卑不亢地向他拱手施礼。

    “神母骆仙?”

    在那女子惊愕的眼神中,夏阳轻松叫出了她的名字,然后目光又移到了那名面容冷峻,也不跟他打招呼的男子身上,淡淡道:“武林中用枪的高手不多,能拥有这般修为的,你是赤家的人?”

    “赤绝!”男子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来,随即单手擎枪向身侧冰壁刺出,笔直的去势带起螺旋状的狂飚暴炎,其中火光滚滚,热浪滔滔,以摧枯拉朽之势轻易将阻在前路的一切化为乌有,前方冰壁像是积雪遇见了春阳,刹时间便消融崩解,出现了一个可容数人穿行的大洞。

    “好强悍的烈焰真气。”夏阳不禁高看了赤绝一眼。

    如果说风云世界中有人的武学资质稳稳胜过武无敌,此人大概是唯一一人。赤绝的先祖赤火老祖在一百多年前凭着“赤火神功”横行江湖,以致后来遭到了整个中原武林的群起而攻,才不得不含恨退隐到“无天炼狱”中。而赤家的后人也一直隐居,并矢志为先祖报仇雪恨。

    当然,在那些人的认知之中,错的并不是他们的先祖,而是整个武林,典型错的是这个世界!

    不过原因虽然各自不同,但赤家与武家却一样都是武林中的隐藏家族,是以在剧情中,后来的武无敌曾拜访过赤家,彼此交流切磋武学。赤绝甚至以家传的“神夺七空”枪法胜出武无敌的“问天枪诀”一筹,让心高气傲的武无敌也为之叹服,后来又将与武无敌交流所得的“天命剑道”推演提升为可以剑意驾驭万物的“赤剑之道”,又将“玄武真功”融汇进“赤火神功”,把改良后的“赤火神功”其分为九步,每三步为一道,取其三三不尽,九天合气之道。

    说起赤火神功,也算得上是这个位面的一大外挂级武学,乃是由武学赤火之道改良而来,威力更强,境界更高。尽管赤绝离最高境界只差一成,但后来拥有龙元之力的绝心在继承赤绝的赤火神功后功力大增,力压聂风,即使是独臂状态,仍攻的步惊云只能防守。

    而这武学的最高境界代表,便是整个风云后期最大的boss,千秋大劫的关键人物——连城志!

    只可惜这门武功实在太过霸道,即便是赤绝,以及后来的连城志,都是受到反噬,引火**而死。

    当然,如今的赤绝还极为年轻,还远远没有二十年后的恐怖修为,甚至就连影响他至深的武无敌,如今也未曾拜访过赤家,但即使如此,赤绝的武功依然可怕无比,还在之前死在夏阳手里的破军之上!

    “看来帝释天为了对付我,招纳了不少绝世高手,也让不少后期才会出现的隐藏人物,提前出世了。”夏阳心中了然,不过他的神情依旧不为所动,十分淡然。

    不理会震惊的骆仙,赤绝默默在前方开路,长枪所指,冰雪消融,原本坚比铜墙铁壁的冰层就如朝阳照耀下的雾气般转眼烟消云散,一路前行,也不知穿过多少巨大冰层。这座冰山之内仿如迷宫,暗藏玄机,而那些强行开出的通路又在不久之后由于严寒而重新结冰闭合,想要沿着来时原路退回,都已经是不可能。

    没多久,眼前豁然开朗,只见那竟是一座十分广阔巨大的殿堂,每一堵墙,每一根柱,乃至整个大殿所有的建筑,皆是以巨大的玄冰雕琢而成的,巨大的穹顶,竟然予人一种玉宇澄清的恢宏壮阔之感。

    大殿正中,是一条同样玄冰所凝的极长螺旋天梯,上下皆不知所终,天梯之侧有无数高低不一的冰桩,许多气质各异的高手各自屹立其上,或凝立如山、或挺拔如松、或锐烈如虹、或不怒自威、或阴沉莫测、或淡泊出尘,但都自有一番一代宗师高手的风度和气派。

    进入殿中之后,赤绝收起长枪,身形一动,快若电闪,眨眼间就已屹立于高处的一根冰桩之上。

    显然冰桩高度也代表了他们在天门中的地位,高度与赤绝相近的有不少,但在他之上的,却只有一人,那是一名身穿紫袍的壮硕老者,一呼一吸,皆是绵长无尽,吞吐无穷,体内似乎更有五种相生相息,却又截然迥异的强大力量,简直骇人听闻。

    “五种力量分别是金木水火土,想必此人就是怒风雷了!”

    夏阳的灵觉何等惊人,轻松洞察了那老者身具的五行之力,推测出了此人的身份。

    怒风雷此人会一种武功唤作“五雷化殛手”,身具极其罕见的五行之力,可以使用双手化去一切神兵。帝释天为了学得此绝技,所以不惜放下身段,以重金甘心拜怒风雷为师。而怒风雷常年处于贫穷中,虽然受重金诱惑,但仍然狐疑不定,所以只传了口诀于帝释天。

    帝释天在练习中多次在一定程度无法继续下去,便怀疑怒风雷未传授其中窍门,所以赶去在求教,怒风雷为一试帝释天诚意,所以让他去叫常年欺负他多年的大户人家主人知道他的厉害,没想到徐福听罢后将这大户人家的家人亲戚全部杀死,在不知情下包括怒风雷的丈人都惨遭毒手。

    最终大户人家的主人走投无路自愿跑去怒风雷前自尽,帝释天完成任务后便再次跑去求教,怒风雷之妻跑去质问怒风雷为何要对她爹下如此重的手,怒风雷一怒之下便要教训帝释天。

    但帝释天是何等人物,竟然先行出手,马上毒杀了怒风雷儿子,并抓住怒风雷之妻逼迫怒风雷就范,怒风雷最终都未有就范,和妻子一样被帝释天冰封了起来。

    只是令夏阳有些不解的是,在剧情中,怒风雷与帝释天向来势不两立,如今竟加入了对方的阵容之中,想来应该是帝释天跟他达成了某些协议,不得不效命于他。

    “冰桩之上,全都是这个世界的绝顶高手,除了怒风雷和赤绝之外,月魅凫徯旁边那人想必就是她伴侣和师兄大日宗果,下面还有各持一刀一剑的中年男女,嗯……第二刀皇和练飞烟,帝释天竟连这两个人都招揽到了?”

    夏阳凭着天哭经的力量,一个个看下去,全是有名有姓的顶尖强者,能身处这里的高手,没有一个是宗师级以下的,几乎每一个都在当初的雄霸之上,简直就是一股足以颠覆武林的力量。

    再往下看,甚至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断浪,也赫然身在倒数之列!

    “武神请跟我来,门主在‘天界’等候!”骆仙对夏阳拱了拱手。

    夏阳知道,整个天门分为人界,地界,天界三部分。

    其中人界所收罗的都是一些小喽啰,或者是一些投靠天门的武林中人,其中能被封为神兵之人,最差都是先天境界,放到江湖上,也是不弱于初期风云二人的一等一好手。

    地界之中则是帝释天座下的神判、神官、神将,一共二三十人尽数在此。里面最弱的神判,也有着宗师之上的修为。帝释天的大弟子冰皇,便是天门地界的一名神将,地位极高,算得上是神将之中的第一人!

    至于天界,则只有帝释天自己,另外也就他的弟子冰皇和神母两人,偶尔得以批准入内。

    “先让冰皇前来迎接,中间又派出月魅凫徯,神母和赤绝引路,最后再让我看到你手下这班狗腿子,帝释天,原来你也会心虚。”

    夏阳如何不明白,帝释天摆出这副阵势,是在向自己展示自己的力量。但他十分清楚,以帝释天的狂妄,若对方不是没有把握战胜自己,早就已经出手铲除自己,又怎么可能在这里虚张声势?

    他似笑非笑地环顾了这地界的一干神官神将,面露不屑之意。这里大部分的人,若是再过二三十年,或许有资格与他交手一二,不过现在,这些人让他连动手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丝毫没有在意这些或震惊,或兴奋,和充满战意亦或杀机的各异眼神,夏阳如闲庭漫步般,在骆仙的带领下,缓缓登上了通往“天界”的天梯!

    冰梯蜿蜒向上,仿佛无穷无尽,延绵无际,但却一点也不显得昏暗,只因沿途冰壁上嵌有不少夜明珠照明,彷如人间仙境一般。

    帝释天活了两千多年,甚至曾经连皇帝都当过,积累下来的财富自然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要将老巢布置得如此奢侈,自然不难。

    不过这一路的阶梯设计得如此之长,想来对方也是有意先声夺人,要让登上“天梯”的人心怀敬畏与压力,先进行一场无声无息的心理战。

    而且沿途的玄冰中,还时不时能见到一些被冰封于冰壁中的人,其神情和动作各异,纷纷呈现出临死前的绝望与恐惧,甚至遭受斩、开膛、分尸等惨酷死亡,但却连溅出的鲜血也遭寒冰凝固……

    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帝释天在漫长的岁月中杀死的敌人,无论他们有过怎样辉煌的过去,如今都被冰封在这条阶梯的玄冰之中,向后来者展示着帝释天的无上威严!

    终于,在跟着骆仙走了接近一刻钟之后,漫长的冰梯终于走到尽头,只见一座宽敞的大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大殿的正中,是一轮由玄冰凝就的清流明亮大镜,清流得如同透明,透明得如同无物,无物得近乎无情!镜面将他和骆仙的人形都清晰映入,便像是一个巨大的冰冷眼眸,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殿中两侧,跪满了许多身披盔甲的侍卫,个个神情呆滞木然,浑然不动,犹如冰雕,但全身爆炸式的肌肉线条,又似乎可以随时爆出可怕威力。皆是如行尸走肉般没有思想,只能惟命是从的“神兽”!

    “欢迎武神大驾光临天界!”

    一个低沉而冷漠,无情中又透着无尽威仪的声音突然响起,在这宽阔的大殿中滚滚回荡,一股无形却又异常强大的压迫力,足可令世上千千万万人顶礼膜拜的威势,随之而生。

    帝释天并未现身,但夏阳的灵识何等强大,直接穿过了大殿后面的一座冰洞,看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藏身在冰层之内。

    晒然一笑之后,夏阳语带讥讽地开口:“我该叫你为帝释天,又或者是徐福?”

    “名字不过只是一个代号,只要武神高兴,悉随尊便!”

    帝释天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似乎并没有惊讶于夏阳竟会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