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六灭
    一个时辰之后,夏阳于剑河之畔睁开了眼睛,眸中精光一闪,两指并作指剑,一缕幽光便自他指尖喷勃而出,形成了一道剑光,如游龙一般在他身边自由穿梭,仿佛在欢呼雀跃。

    随着他的心念一动,幽光疾驰而出,轻轻一搅,便将不远处的一座剑山击得粉碎!

    见识到玄阴十二剑的威能,夏阳嘴角一翘,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门剑诀,乃是一种有自我生命与意识的剑术,也是一种能自己寻找宿主,引人入魔,诡秘无常的魔道剑法。剧情中,只习得了前六剑的剑晨,便用它轻易击败了服下一颗龙元的绝心和武无敌,可见这门剑术是何等的惊天动地,超凡脱俗!

    而且这也是整个风云中唯一一门不需从低练起,由修炼剑招,到领悟剑势,意境的至高剑术,只要成为了玄阴剑意的宿主,得到了剑意的认可,即便那人是阿猫阿狗,都能发挥出玄阴十二剑莫大的威力。

    只是一般人想成为玄阴十二剑的宿主,无一不将受到极大的风险,因为玄阴剑意邪恶无比,成为它的宿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充其量不过只是它的傀儡罢了。就算是剧情里后来真正掌握了十二式完美剑招的武无敌之子小武,一旦不甘屈于邪恶的玄阴剑意,它便会毫不留情地抛弃宿主,离体而去。

    但夏阳收取玄阴十二剑,又怎么可能是要成为它的宿主,任它寄宿到自己身上,而是要彻底磨灭其中的邪恶意志,吸收纯粹的剑意。

    如果换了其他人,即便可以抵抗玄阴剑意,不受控制,也极难将剑意磨灭。而夏阳的武道意志是何等的强大?在他的镇压下,玄阴十二剑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空间,只抵抗了片刻,便在他的拳意下消亡!

    不过夏阳的心里同样十分清楚,只要剑界一日存在,人心中的种种恶念一日不绝,汇集了人世间邪恶之念的剑池,迟早还是会孕育出新的玄阴十二剑来。

    只是那并非人力所能阻止之事,以他现在的能力,尚属无可奈何,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收起笑容之后,便即往剑山的方向赶去。

    剑山,顾名思义,真的就是一座插满剑的山。举目望去,宛如泰山一般巍峨的存在,四周插满了成千上万柄剑,虽无剑意,但单凭这股山势,足以便生出极其凌厉的杀机。

    来到剑山之后,夏阳很快就见到了一个中年灰绿色人影,不由出声道:“剑岳?”

    “你当真认识我?”那灰绿色人影愣了一下,刚刚在从那个女子的口中,听到对方叫出过自己的名字时,他就已经惊讶过一次,现在更是忍不住愕然起来。

    “自然知道。”夏阳点了点头,眼神饶有深意地看着这位悲剧人物。

    剑岳原名“剑悲”,乃是与剑宗始祖大剑师的传人“剑悟”同一辈份的剑客。

    剑悟是少数练成剑宗绝技“万剑归宗”的绝顶高手,他与剑悲较技,剑悲凭自创的“元天剑诀”与之战平。及后两人交换剑法,剑悲以《元天剑诀》的剑谱换到了《万剑归宗》的秘笈。

    剑悟始终有门户之见,他得到《元天剑诀》后,仅作自己个人参考,并没有在剑宗内流传下去。

    剑悲则在修练万剑归宗后,剑道修为大进,居然打开了剑界。孰料剑界自被他开辟之后,武林与剑相接,剑道大盛,人间源源不绝的剑意灌注剑界之中,不单使剑界的疆域不断扩大。更不断被天下的剑意牢固下来!

    剑界随年而增,与日俱长,剑界之壁不断加厚,竟将剑悲这个不世强者困在了其中,再也无法出去。

    经历了漫长年月,他的肉身早已死去。但他的精神却被剑界内的剑气无限增强着,使得他仅依靠无穷无尽的剑意生存了下来。但也因此,他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阁下和那位女子,可是自人间而来?”

    剑岳目光灼灼地望着夏阳,他在这个荒凉寂静的世界不知呆了多少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生人能来到这里,心中激动无比。

    “不错!”夏阳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剑岳急急地追问道:“你们是怎么来到剑界的?”

    “力破虚空。”夏阳语简意赅。

    “呃……”剑岳在震惊的同时,心里也微微有几分释然。刚刚在感应到对方与魔魁那一战时,他便已知来人是个极度恐怖的人物。此人能以可怕的实力来到剑界,战胜魔魁,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之事。

    他接着又急切地问道:“阁下可还有回去的方法?”

    “我们既然能进来,自然也能出去。”

    在剑岳目光一亮下,夏阳嘴角一翘,一直凝视着他,直看得对方心中发颤,才收回了眼光,微微一笑道:“剑岳先生是想返回人间?”

    “正是正是!”剑岳立马点起头来,连连称是。

    夏阳嘴角含笑,开口道:“先生想要离开剑界,不成问题,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剑岳紧盯着夏阳,露出戒备之色。

    “在下可以将你从剑界带出去,但你须得答应在下一件事。”夏阳淡淡笑道。

    听到这话,剑岳顿时犹豫起来,只是片刻之后,他便咬了咬牙道:“只要能从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出去,我什么都愿意!”

    不过他深怕夏阳抓住自己话语中的把柄,忙又补充了一句:“不……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才答应!”

    “放心,对先生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夏阳轻轻一笑,道:“只要先生答应出去之后,加人在下的无双武会,替在下守护这个天下二十年,我便将你带出剑界!”

    “二十年?”剑岳闻言,先是下意识就摇起了头,但随后反应过来之后,却又问道:“无双武会是什么?守护天下……又是何意?”

    夏阳知道剑岳被困在此太久,世间早已是沧海桑田,于是将外界的变化和他的意思详细地解释了一下,才再次问道:“先生意下如何?”

    “原来世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剑宗也衰落了,唉……”剑岳听完夏阳的述说,怅然地叹了口气,接着沉吟了一阵,才答应道:“好!你既然承轩辕始祖的遗志,想要整神州,我为你守护这个天下二十年,又有何难!”

    “好,先生快人快语,在下替天下苍生向你致谢。”夏阳知道剑岳乃是正道人士,并没什么信不过的。

    话音一落,一道流光闪过,却是白素贞来到了场中,脸露莫名笑意:“恭喜武神,麾下又多了一名盖世高手!”

    如今的她比起之前来,似乎又强大了很大,浑身剑气萦绕,心念一动,便有无穷剑气生出。

    “正道不孤,在下心中甚慰。”夏阳朗声一笑:“看来魔主此行收获不小。”

    “还要多谢剑岳先生成全!”白素贞向剑岳施了一礼,道:“剑岳先生以剑为身体,在这剑界存世千年,倒让本座想起了自己的转世之路,还望以后可以和先生一起坐而论道。”

    终于能离开剑界,剑岳心情大好,直接就答应了下来:“这是自然,求之不得!”

    随后,白素贞以念为讯,将元天剑诀传给了夏阳,跟着赞叹道:“剑岳先生的‘元天剑诀’果然厉害,练至巅峰可以瞬间化气为形。剑诀分外内外两诀,外诀为剑招,能开天辟地;内诀为剑力,可破天下剑手的内力。先生的剑道修为,素贞真是佩服万分!”

    “见笑见笑。”说到自己的得意武功,剑岳也有几分得意之情,不过他很快就想到夏阳可是连玄阴十二剑都不惧的绝世猛人,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晒然。

    三人交谈了一阵之后,夏阳出言道:“现在,我们再去最后一个地方,然后就回人间。”

    说着,他把目光移到剑岳身上:“先生可知剑狱的位置?”

    “什么,剑狱?”剑岳顿时吓了一跳,苦着脸道:“你去那里做什么?要不还是算了吧!”

    “剑狱,又是什么地方?”白素贞疑惑出声。

    剑岳叹息一声,道:“剑狱者,剑心地狱,也就是败者的地狱!那是一个无比黑暗的地方,即便是我和魔魁,也不愿意去往那个恐怖的地方。”

    夏阳自然知道,任何一个走入剑心地狱的剑手,都会重温到自己最为痛苦的经历,他并没有解释太多:“你们在外面等我,夏某一人前往,先生只需指路便是。”

    “罢了,跟我来吧。”感觉到夏阳似乎有非去不可之意,剑岳也没多劝,身影化作了一道流光,飞向了一处黑暗地带。

    片刻后,夏阳和白素贞也跟随而至。

    眼前,只有无边的黑暗,以及……深入骨髓的杀意!

    感受到此地的恐怖,白素贞强压着心中的寒意,问道:“你来此处做什么?”

    “昔日,我曾在人间亲眼目睹了剑圣的无上剑招,毁天灭地剑二十三。如今趁此机会,正要见识一下这门剑术的最强境界——六灭无我!”夏阳望着那片幽深无比的剑狱,眼中满是期待和兴奋:“你们就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见他心意已决,剑岳与白素贞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接着夏阳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光影,进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

    差不多一炷香过后,夏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场中。

    各怀心思,默默站立在一旁的剑岳与白素贞在见到夏阳出现之后,连忙问道:“终于出来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夏阳轻轻摇了摇头。

    白素贞仔细地打量着夏阳,有些惊疑不定地说道:“你好像……和刚才有些不同了。你在里面见到了什么?”

    她放眼望去,只觉夏阳虽然面色平静,但眼神里却是无比的寒森和冰冷,仿佛充满了对生命的漠视。那是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毫无任何生命波动的寂灭之感,与之前全然不同!

    “哦,不要紧,这是刚才见识完‘六灭无我剑二十三’之后的后遗症,给我一些时间就能恢复过来。”夏阳眼神收缩了一下,缓缓说道。

    “真的没事?”白素贞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地盯着他:“你的眼神十分恐怖,就像是一个……魔中之魔!”

    要知道,她可是以“魔”作为称号的人,能让她说出魔中之魔四个字,足见她心中是何等的震撼。

    “这就是我说的后遗症。”夏阳一边运转着武道之心,一边开口道:“‘六灭剑二十三’灭尽六道轮回,上下四极古往今来,绝友情,亲情,爱情……可谓至尽至绝,这种毁灭剑意与我自身的意志完全背道而驰,所以才有这种情况。”

    “那你?”白素贞眉头一皱,有些担忧。

    “放心,就算是至尽至绝的六灭无我,也灭不了我的武道意志!”回想起刚刚那隔空一战,夏阳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就在说话之间,他眼中的冷漠逐渐褪去,慢慢重新恢复了先前的样子,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事了,此间事了,我们这就返回人间。”

    “怎么回去?”剑岳立马问道。

    “小事一桩!”夏阳淡然开口,剑指虚空一划,玄阴剑气攒射而出,高空之中突然出现一个三丈左右幽光剑圈。

    随即他眼中金芒一闪,摩诃无量的力量轰入其中,那剑圈便如漩涡一般转动起来,将剑界的虚空映照得熠熠生辉。就好像是一个大门,大门这边是剑界,而另外一边,则是对剑岳来说,久违了的人间世界。

    剑岳瞬间热泪盈眶,喃喃道:“我能回去了,我终于能回去了……”

    “走吧!”夏阳拍拍他的肩膀,道了一声,然后当先一步迈入了剑圈中。

    白素贞自是相信他,紧跟着走进了通道。

    “哎!等等我……”

    见他两人都进入了剑圈,剑岳立马大叫了一声,身形一闪,也跃进那通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