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玄阴十二剑
    剑河之中,白素贞再无任何秘密,她与神之间的种种恩怨纠葛,他生渡三世轮回的秘密,甚至连她想要推翻帝制,建立人人平等的民主世界理想,全都一览无遗。足足半个时辰,在剑河的映照下,她的前世今生就如一场电影一般,被走马观花的放映了一遍。

    夏阳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幕,心里也不禁在为白素贞感叹。可以说,要没有白素贞,根本就不会有后来的神,哪怕没有死在五十派的联手剿杀之中,他也不可能会有后来的成就。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是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果然是世间真理。

    白素贞面沉如水,直到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死在了“神”的冷漠无情之下时,她才蓦地一掌拍向了剑河里的水,荡开层层涟漪,画面就此中断。

    夏阳并未开口打扰白素贞,他只是默默地往前走了两步,想看看这条河,能不能映照出他的前世今生来。

    顿时画面一转,又出现了关于他的情形。天下会上败雄霸,三分教场观决战,凌云窟中灭蚩尤,得见轩辕托遗愿,破日峰上阅天哭,大江之中斗三笑,无神绝宫伏东瀛,九空无界悟摩诃……

    “果然不愧是武神,所作所为尽是惊世骇俗,就算是本座两百年的阅历,也未必及得上你精彩!”白素贞得见种种秘辛,忍不住震惊开口。

    夏阳却是有些惊讶,眉头微皱,并没有开口。

    他原以为自己得了天哭经,按理说这剑界长河应该显示不出他的事迹来,没想到自他进入风云位面之后的事情,竟展示得巨细无遗。除了似乎受到了冥冥之中的伟力干扰,那“大日如来”的景象,并未在剑河之中出现。

    只是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阵阵异动,随即蓦地出现无边无际的黑云,剑气诡异纵横,杀意浩荡弥漫,魔气森森。一股阴冷至极的剑气,突然横空而来,一时无数剑山崩塌,天崩地裂,跟着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张仿佛无限庞大却又朦胧模糊的邪异之脸,睁着猩红如血的眼眸,散发出无边的罪恶。那双眼珠之中不断闪现着深邃的幽光,皮肤呈碧绿色,却有无数剑形纹痕,看上去如神如妖。

    与此同时,这片血色世界随之爆起了滔天血浪,那狰狞魔脸在血浪之中发出一声怪叫,十二道似实还虚,诡秘无常,仿佛有着生命的剑气便挟着一股股哕喳诡异的魔音电射杀至,空间就像是寸寸脆裂扭曲,一种扩漫与扭灭的错乱感,四周弥漫!

    变故迭生,白素贞瞬间如临大敌,灭世魔身当即催动,想要以体内的恐怖真元迎接那十二道剑气。

    “玄阴十二剑?”夏阳眉心一沉,担心白素贞接不住这门可怕的无上剑术,当即一拳击向虚空,拳劲浩浩荡荡,气贯长空,如火山爆发,石破天惊!

    “咦?”面对这一强横无比的拳劲,似乎引起了狰狞魔脸的惊讶,随后那十二道剑气竟放弃了攻击一旁的白素贞,尽数往夏阳袭杀而来。

    “好,就让我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玄阴十二剑’有何威力!”夏阳长笑一声,也不抵抗,直接任凭那虚实不明的剑流将他淹没。

    白素贞心中重重一跳,她能感觉到,即便是自己的灭世魔身,也未必能抗住那铺天盖地的剑气,而夏阳竟然放弃了抵抗?

    而下一刻,只见夏阳周身遍体鳞伤地站立在原地,衣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剑痕,就仿佛淋了一场“剑雨”一般!

    不过他身上虽然有着无数纵横交错的剑伤,却诡异的没有留下半点血迹,倒是让白素贞心中一安。

    但夏阳的状况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轻松,他身上密密麻麻的剑伤上,残余的剑气就如有生命一样,在他伤口上狂躁地游走蠢动。这些剑伤看似杂乱不堪,若断若续,倒行逆施,但其实是依十二星宿排列,伤口中透一股无坚不摧,灭绝生机的阴森锐气,又有一种玄秘无常,附骨之蛆般的阴毒奇诡,绽放着深邃诡谪的幽幽绿光,即使是催动真元,也无法令伤势自愈。

    这一缕缕寒星般闪烁游离不定,阴森幽绿的剑光,甚至它们还相互呼应,游走不定,想要令伤口爆裂加深,渐渐危及要害,束缚夏阳的行动,似乎还要反过来控制于他。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十二道阴邪诡秘的剑气,在冥冥中传递给夏阳的灭绝意志,若不服从便会被碎尸万段。唯有放弃自我,以身委剑,成为剑意的傀儡,方能获得一线生机!

    “桀桀桀……”那张魔脸得意一笑,顿时发出了滚滚魔音:“两个凡人,竟敢擅闯剑界,还不速速给本尊跪下?否则叫你们尽数成为本尊的傀儡!”

    白素贞惊怒交加,正要全力出手,替夏阳争取时间之时,却是听到他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玄阴十二剑,果然名不虚传!”

    转头望去,只见浑身是伤的夏阳面上全无半点惊慌之色,反倒是淡然一笑,接着体内强横绝伦的武道意志一放,便将那如跗骨之蛆的十二道玄阴剑气逼出了了躯体。而剑气一离体,他身上的剑痕便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恢复过来。

    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魔脸忍不住惊叫起来:“这……怎么可能?”

    惊疑不定之下,他当即操纵着脱离了夏阳躯体的剑气,想要将其收回。

    “想走?”看到那十二道诡异剑气就要各自飞散逃逸,夏阳冷笑一声,大手一抓,一股庞大的引力便自他手上产生,猛地将那十二道剑气吸扯回来,一把擎在了手上。

    被他抓住之后,十二道剑气顿时幽光大炽,想要奋力挣脱夏阳的掌控。但这样的挣扎,在他面前可谓徒劳,只听到他哼了一声,笑三笑的旷世绝学“万道森罗”便被催到了极致,玄阴十二剑在眨眼之间,就被他吸入了掌中!

    “不!”

    眼见玄阴十二剑被这人吸走,魔脸发出了无比狂怒暴戾的嘶吼,他至少有一半的实力是建立在这玄阴十二剑之上,若是失去,他的战力将会大打折扣。狂吼一声后,他那狰狞的脸庞当即催动着血浪,向下方的夏阳俯冲而去!

    “没有了玄阴十二剑,你还有什么资格猖狂?”

    夏阳不屑一笑,双目之中突然射出了两道炽烈的凌厉毫光,破开血云,直冲九霄,犹如一**日一般,将这一方天地映照得如同亘古不灭的白昼一般,将那片血云蒸发得一干二净。

    “可恶!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血云蒸发之后,虚空之中只留下了一个如妖似魔的人形生物,发出了气急败坏的大叫。

    “魔魁,本来你不主动出现,夏某还未必这么快去找你。不过既然来了,那你就留下来吧!”夏阳淡淡说道。

    “哈哈!你想杀老子?”魔魁虽然吃惊于对方如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听到夏阳的话,却是不惊反笑起来:“不要以为你能夺走玄阴十二剑,老子就会怕你。我魔魁乃是剑界主宰,在这个世界,你能奈我何?给老子去死吧,魔统真道!”

    他大吼一声,无边的杀气和魔气自整个剑界汇聚而来,形成一柄漆黑森冷,连天接地的光剑,呈现出气势如虹的碾压之态,狠狠地斩落下来。

    这一剑,招式上的变幻已经没有,有的只是力!

    前所未有,超越一切的力量。

    修行之人,越到最后,本质便越相似,而一切武道、神通、术法到了最后,不外乎化为三种,一为时间,一为空间,再者便是本质,三者之间,相辅相成。

    若能掌控时间流转的奥秘,随心所欲的逆转、停滞、加速,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若能掌控空间组成的奥秘,完全掌握,随心所欲在六道宇宙,三千世界穿越或许不能,但凭空消失,再度出现,亦或是直接打破空间,造化出一个暂行的空间结界,同样是逆天的神通。

    无论是时间,亦或是空间,本质上也都有物质组成。时间、空间,看不见,摸不着,但若能洞悉两者组成的本质,想要掌控,又有何难?

    若能完全洞悉六道宇宙的组成本质,那便可成寰宇的至高主宰!这当然是困难的,或许迄今为止,也没有人能洞悉其中奥秘。

    夏阳修行至今,早已参透诸般武道变化,他明白自己最终的道,就将是这三种之一,方向便是此。

    掌控六道宇宙当然是不敢想的,但若能掌控自己,进而再掌控敌人,他同样将立于不败之地,但眼前魔魁这悍然一击,却又令他大为惊奇。

    这般摧枯拉朽的神威,并不见得就在他的万界王拳之下。

    “蠢货!”

    不过望着大发神威的魔魁,夏阳只是不屑地吐出了两个字,冷冷道:“你既认为自己是剑界主宰,那夏某给你换个地方便是。”

    说完,天命刀蓦地在他手中乍现,凌空一挥,刀锋便破开了黑剑,并在虚空剖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一个看似空无一物,混沌一片的空间。同时夏阳身影冲天而起,一闪之后,便来到了魔魁的身后,一脚将他踢进了那片空间之中,随即虚空闭合,剑界恢复如初。

    相同时间,剑界之内极其遥远的一个地方,夏阳和魔魁这场惊天之战,同时也惊醒了剑界中另外一个绝世高手。

    剑岳。

    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剑界创始者的绝顶高手。

    实际上,最初两人的交锋,他便已经感应到了,只是在这剑界之中,无人会是魔魁的对手。不过九空无界的出现,却是让他大惊失色,死死地凝望着这个方向。

    白素贞惊愕万分,刚刚发生的一切,无疑都令她震惊到了极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夏阳落回地面,她忍不住立刻开口追问起来。

    “剑界,汇聚了世间的剑念,而剑念有正邪之分,世上的修剑者,以剑为念,其剑魂就会居于剑山,志在与天比高,养浩然之正气。”

    “凡尘里所有杀戮之剑念,在剑界内会下聚而,去往凶杀残暴的剑池。而那些不散的罪孽,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万恶的……魔魁。你刚才所见,正是魔魁!”

    夏阳说完之后,又将九空无界简单解释了一下。

    随后,他才张开手掌,感受着兀自震荡不止的玄阴十二剑,脸上挂起了灿烂的笑容。

    事实上,夏阳之所以要打开剑界,很大程度上便是为了这门剑术,如今剑术到手,他如何能不欣喜。

    剑分正邪,在剑界之内,力量亦有正邪的不同。剑池之内汇集了邪恶之念,最利害的便是拥有玄阴十二剑的剑宿。

    玄阴十二剑积聚了千百万年以来神州大地上所有的邪恶剑念,其强大之处可想而知,比之大邪王也丝毫不逊色!

    不过夏阳又岂会让自己被玄阴剑意寄宿,无双拳意一转,便将玄阴十二剑彻底镇压在了手中的窍穴之中。在他浩瀚无边的恐怖拳意面前,即便是玄阴剑意,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丝毫没有反抗的空间。

    夏阳回过神来,道:“魔主,如今魔魁已经被我流放到了九空无界,剑界基本已经安全,如今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参悟玄阴十二剑。而这剑界中还有一门无上剑法,名曰‘元天剑诀’,以魔主的本事,想必取到不难,你可先行一步,待我将玄阴十二剑炼化之后,再来寻你。”

    剑界有三大剑诀,玄阴十二剑,元天剑诀,六灭剑诀。每一门都是无上剑诀,比起万剑归宗,剑二十三来毫不逊色。

    “元天剑诀?”白素贞双眸一缩:“它在什么地方?”

    “如无意外,当在那座剑山!”夏阳将目光投向了剑界之中最高的山峰:“剑山之上,有一个叫剑岳的人,魔主说明来意,他应当不会为难于你。若是阻你的话,我自会与他计较!”

    “好,那你自己小心!”白素贞点点头,也不废话,一道流光闪过,便已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