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无忌
    一座小山包前,夏阳闭着双目,默念了一声:“天命刀!”

    刹那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图画,一座深山之中,一名气色极差,腰背佝偻的中年男子,正牵着一个七八岁左右,虎头虎脑的憨厚孝子,不断往深山中去。

    在他的背上,有一柄凝聚着神州正气的无上神刀,正是神州至善的天命刀。

    突然,天命刀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陡然一震,发出一道刀气,将他脑海中的画面斩断!

    感觉到天命刀的震动,中年男子脸色一变,不顾疲惫的身子,脚步顿时加快了几分,一把将孩子抱起,迅速往深山中奔去。

    这两日来,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天命刀第五次莫名震动了。前两次,他虽觉诧异,但并未在意,直到昨天第三次震动之后,他才感到心神不宁起来,于是卜算了一卦之后,当即带着儿子离开了村子。

    只是他没想到即使离开了村子,天命刀依旧还是会发出这种震动,心中不禁更加不安。

    “不愧是天命刀,竟能一再摆脱天哭经的感应!”

    数里之外,夏阳重新睁开双目,嘴角微微一翘:“不过你虽然一再示警,但是以武家后人的能力,你又能逃到哪去呢?”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两日来,夏阳曾多次感应天命刀的位置,也终于找到了那座村落,但不曾想等他今日赶到,却是扑了个空。

    随后他才知道,原来是武家后人感到天命刀有异,于是离开了村子。

    不过武家后人并未练武,也就是个普通人,还带着一个孩子,一天时间又能走得多远?夏阳只是多花了一些工夫,便即追赶了上来。

    以他的轻功身法,凭着刚才观看到的画面,全力催动之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已经在深山之中,见到了那名神色匆匆的中年男子和他之子。

    “武兄何必走得这么急,还请暂且留步,如何?”

    听到这句话,武天下心神一震,面上一僵,只见一名穿着青衫的年轻人已经站在了他身前不远处,正微笑地看着他。

    “咳咳咳……阁下……是什么人?为何知道……我的身份?”

    武天下脸色煞白,刚刚经过一段时间的奔跑,他本就羸弱不堪的身体此刻更是虚弱无比,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已经奄奄一息。

    而尽管在剧烈地喘息,但他的话语中却是透着一股无比的平静,并未流露出任何惊慌之意。

    “武兄不用紧张,在下没有任何恶意。”

    夏阳淡淡一笑,一步便已跨到他的身前,抬手一道真元注入他的体内,片刻之后,武天下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平静起来。

    随后,他又看了一眼正用好奇目光看着自己的武天下之子,问道:“令弟乃是赫赫有名的十强武者,甚至在家传的十强武道之上更进一步,自创出‘玄武真功’,而武家的血咒只是让你们不能出武道奇才,并不限制学武,何以武兄和令郎丝毫不通武功?”

    武天下闻言,惊疑不定看了夏阳一眼:“阁下怎知我武家血咒之事?”

    当年他武家先祖武无二与云顶天决战之事虽然轰动武林,但武家血咒一事却向来都是秘闻,所知者寥寥无几,眼前此人是如何得知的?

    “只要有心,自然能知。”夏阳平静一笑。

    武天下面色一沉,默然片刻,才道:“武无敌是武无敌,我是我,阁下若是想挑战他,还请去别处寻找,我并不知道他在何处。”

    “在下非是来找令弟。”夏阳知道武无敌与他这位大哥的关系并不好,是以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夏某此次前来,乃是想借天命刀一用!”

    武天下再次沉默下来,过了好一阵,方开口道:“天命刀乃是先祖所传,尽管于我无用,但也不能外借,请恕在下不能从命。”

    他虽然身体虚弱,不懂武功,语气却是坚定无比,没有丝毫商量的意思。

    “若在下可以治好令郎之病,未知武兄肯否破例?”夏阳望着他的儿子,轻笑一声。

    他在来之前,自然想到过武天下会拒绝,但他很清楚,武天下的儿子就是他最大的心病,于是直接开出了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听到这话,武天下终于露出了一丝惊容:“真的?”

    夏阳伸手抚摸了一下他儿子的脑袋,笑容更盛:“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收他为徒,亲自传他绝世武功,恢复你们武家昔日的荣光。他若是争气的话,将来超越他叔叔武无敌,亦非难事!”

    “嘶!”武天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我夏阳从无虚言,武兄若是不信,日后到江湖上一问便知。”

    夏阳静静说道:“另外你武家的血咒,在下也有办法破解!”

    “此话当真?”武天下神情剧变,对方能令天命刀数度异动,又能轻易找到他父子二人,更知他武家之秘,他几乎已经相信了夏阳之言。

    他咬着牙道:“若阁下能破除我武家血咒,休说是借,天命刀在下双手奉上又如何!”

    “好,那就一定为定!”

    夏阳微微一笑,向他怀中的儿子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虎头虎脑,也不认生,答道:“我叫阿牛。”

    “阿牛?”夏阳有些无语,武天下怎么给自己的儿子起了这么个名字。他失笑摇头,又问:“阿牛,你可愿拜我为师,随我学武?”

    “学武?”武阿牛眼睛一亮,看了他爹一眼,连连点头:“阿牛愿意!”

    他从小就渴望学武,只是父亲一直不许罢了。

    “好!”夏阳微微一笑,一指点出,一道磅礴的真元打入了武阿牛体内。

    大概是因为武家血咒的缘故,武阿牛身体极为虚弱,竟直接晕了过去,让武天下紧张不已。

    “不必紧张,他只是身体太弱,承受不了我的强大真元。”

    十个呼吸之后,夏阳收回手指,淡然道:“如今我已将他体内闭塞的经脉穴道尽数打通,他的体质自会慢慢强壮起来,只是从旋累的病症,还需细细调理一番,你稍后将他送到无双武会来,我自会让神医好好给他调养!”

    随后,他直接念出了一篇极为简短的心法,让武天下记住之后,说道:“这门‘罗摩内功’虽不是什么绝世武学,却有激发生机,固本养元之效,等他醒来,你且教给他便是。至于你武家的血咒,还需令弟武无敌的配合,你若有办法找到他,就让他来无双武会找我!”

    武天下并未多加客套,只是郑重地道:“好,多谢!”

    随后,他径自取下背后宝刀,递给了夏阳。

    接过天命刀,夏阳满意地点了点头,正要告辞之际,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还有,你儿子阿牛这个名字太过难听,我给他改个名字吧,就叫‘无忌’好了!”

    说完,他哈哈一笑,身影直接消失不见。

    “无忌?武无忌?”武天下呢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