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该出现之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矮胖老者,也就是笑三笑喝了一口热茶之后,直直地凝视着夏阳,脸上愁苦之色更甚:“小友仿佛对世间隐秘之事知之甚祥,莫非那卷可以尽知九天十地之秘的天哭经,当真已经入你之手?”

    他这句话,无疑等于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夏某的确见过天哭经,也曾翻阅过,只是却无洞悉一切之效。”夏阳脸上波澜不惊,平静无比:“我所知道的事,的确不少,不过并非从天哭经中得来。况且如今天哭经,已经不存于世了。”

    “天哭经不存于世?”

    笑三笑眼中露出一丝奇光,似乎在判断他的话是真是假,过了片刻,才道:“方才听小友论及世间武学,不知你修炼的又是哪一种?”

    “夏某机缘巧合,曾学过十强武者的玄武真功。”夏阳笑道:“不过这门绝学在下也只是初学乍练,尚未融会贯通,夏某真正的拿手武学,并非以上任何一种。”

    笑三笑闻言,目光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片刻之后,才带着复杂之色道:“老夫能感觉到小友体内,似乎有一股本不该在此时出现的力量,不知小友可否为我解惑?”

    夏阳并无任何惊讶,笑三笑能感应到他身上有同属四大瑞兽的力量,他又如何感应不到对方身上的龙龟之力!轻笑一声:“笑前辈说的是我身上的神龙之力吧?”

    “不错!”笑三笑那老迈的脸上,瞳孔收缩了一下:“据老夫所知,神龙还未至出世之日,不知小友身上的神龙之力,从何而来?”

    笑三笑能感觉得到,此人身上同时具有神龙和麒麟的气息,麒麟之力倒不是十分让他吃惊,毕竟麒麟血脉流传甚广。但惊瑞之期距今还有一段时日,神龙尚在世间,按理来说,对方绝不可能得到神龙之力才是。

    一旁的不虚,已经彻底的呆愣当场。传说中的龙,难道真的存在于世上?

    不过他知道这两人所谈及之内容,全是足以令天地色变的秘密,是以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丝毫不敢打断二人。

    “神龙虽是瑞兽,但与人一样,皆有祖宗父母,夏某身上的龙力,未必要从这一代的神龙身上得来。”

    此事虽然隐秘,但以笑三笑这般存在,只要有心也不是查不出来,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并非这一代?莫非……”笑三笑面色陡然一变:“原来凌云窟中那把圣道之剑,竟是为小友所得!”

    他之所以会在此时出现,也正是受数月前那股皇者之气惊动,这才提前出世。

    夏阳不置可否,出于好奇,又反问道:“却不知笑前辈是何年间之人,身上的龙龟之力又是从何处所得?”

    笑三笑活了几千年,人生经历何等丰富?只是短暂试探,便已大致摸透了夏阳的性格。见他如此坦诚,有问必答,倒也没有任何保留,将目光投到了江水之上,沉吟了一下,便道:“老夫的出生年月,早就久得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只是在我少年之时,曾有幸得见过仓颉先师一面,也是在先师的指点下,老夫方才找到了垂死的龙龟……”

    不虚尽管竭力克制,但听得此言,心脏还是忍不住重重一跳!

    这位十二惊惶,竟是仓颉先师,也就是轩辕黄帝时期的人物?

    夏阳也恍然过来,原来笑三笑居然是在仓颉的指点下,这才找到了当初被女娲斩去四肢作新的天柱,最终重伤垂死的龙龟,幸运的得到了龙龟之血。

    点了点头后,他才又笑了笑:“不知笑前辈此次所为何来?该不会是为了向夏某要天哭经吧?”

    笑三笑喝了口茶,摇摇头道:“天哭经既然已经不存于世,自然休提。而老夫此前虽想寻那皇道圣剑之主,不过这次,倒并非专程为小友而来。”

    说着,他把眼神移到了不虚身上:“数十年前,老夫以龙龟推背图演算天机,曾算到世间有一场千秋大劫,不过老夫能力有限,推演未竟全功,无奈之下只好借助令师僧皇的照心镜,透视三世因果,这才算清大劫始末。”

    然后,他又把眼神移回到夏阳身上:“原本按照天命,不虚型尚日前当有一劫,却未曾想他竟和小友一起。想必,是小友改变了他的命运吧?”

    不虚错愕不已。

    而夏阳心中,也顿时明悟过来,原来剧情中照心镜最后落入笑三笑手上,竟这个原因。

    不过他却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收敛起来,缓缓说道:“前辈既已算到故友的弟子有难,为何不思解救,偏要等他身死才来?”

    “非是老夫不愿,只是天命……不可违。”笑三笑目光幽幽,抬头望起了天空之中,轻叹了一声:“世间一切,皆有其定数,万物便如棋子,而棋局早已摆好……即便是老夫,亦无能为力。”

    夏阳眼神一凝:“既知天命不可违,那前辈为何又要苦心阻止千秋大劫?”

    笑三笑从天空中收回目光,脸上露出苦笑:“小友是在怪老夫没有用自己的力量去拯救众生吗?”

    他满脸愁容,沉默了片刻,才又缓缓说道:“人力有穷时,天命注定……千秋大劫一定会降临,纵使你我修为通天,也难以逆改天命!”

    “呵……”闻言,夏阳忍不住突然嗤笑起来:“前辈心存守护神州之志,却又尽信天数,不思出手阻止。殊不知,神州之劫全因你而起?”

    他冷笑一声:“你养子不教,以致他们仇视于你,你既守护神州,他们便要毁灭神州。而你却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漠视一切,不管不问。原来传说的笑三笑也不过如此,与玩弄众生的帝释天,又有何异?”

    笑三笑虽然从不为恶,但他明明有着改变众生悲苦命运的力量却不去做,只是独善其身,在夏阳看来,和帝释天之流只是半斤八两罢了。

    被面前这个“黄口小儿”出言指责,笑三笑并未动怒,只是平静地道:“自轩辕黄帝定鼎神州以来,中原武林虽然得天独厚,数千年来英才不断,但也因为杀戮过重的缘故,致使神州大地一直劫难重重。老夫非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改变天意的代价太大……有时候为了一些目标,牺牲也是在所难免……不过只要世间预言的过去未来没有发生改变,老夫自信数千年来所做的布局,当能化解神州大劫。”

    “但是小友你——”说到这里,笑三笑突然停顿了一下,紧紧凝视着夏阳:“似乎原本不该是出现在这个世间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