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论武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与此同时,冰川深处。

    帝释天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奇怪!为何本座有一种感觉,似乎有人在暗中窥测于我,却又没有任何发现?莫非是错觉?”

    想到数月之前,先是有一股至高无上的皇道之气出世,如今又好像有人窥视于他,帝释天心中不知为何,总隐隐感觉有些不安,不禁自言自语起来:“看来也到本座该要重新出山的时候了,不知最近江湖中,发生过哪些大事?”

    ……

    在图像消失的同时,夏阳只觉精神猛然涌上一阵疲惫之感,似乎动用天哭经,是一件极为消耗心神的事。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感到惊喜,心里反倒无比的凝重。因为如果这本天哭经是真的话,他刚刚几乎已经证明,那灭杀无道狂天,又透过时空窥探于他的神秘存在,绝不是真正的大日如来!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以那人远超无道狂天的实力,为何还要有这一手算计?还有这本天哭经,究竟是真是假,又为何要放置于此,那人是否在背后布下了一个惊天之棋局?

    这一切,夏阳统统一无所知!

    沉思了好一阵,包括将整个风云的剧情全部回想了一遍,也依然没有答案。

    而不知道是不是天哭经被万界珠吸取了气运,还是受那背后神秘之人作祟,无论是夏阳在看到天哭经上的“字”,还是与他融合之后,都没有如传说中一样变得无所不知,全知全能。而是要耗费大量的精神之力,方能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并且这种能力还有着限制,并不能预测未来,也就是说如今的天哭经,已经完全不再具有预知能力!

    但凭着直觉,他大致还是相信这本天哭经是真的,就是不知为何,竟会莫名融入他的神魂之中。如此一来,天哭经就算在这个世界中不复存在了。

    想到与刚刚那人之间的差距,一股迫切想要变强的感觉,再次从他心底油然而生!

    自踏上修行之路以来,夏阳之所以意志那般坚定,不分寒暑,勤修不缀,甚至可以说到了玩命的地步,是因为他不想再回到过去,如在现实世界一样,当一个平庸的凡人。

    平凡,就是最大的原罪!

    同理,弱小同样是一种原罪。如果刚刚他被那神秘存在如同蚂蚁一样碾死,也只能怪他自己还不够强大!

    念及于此,夏阳眼神一凝,目光在这山洞中再次环视了一周之后,身形便消失在了这座破日峰上。

    ……

    不虚再次见到夏阳的时候,只觉他脸色颇为阴沉,与之前一派淡定从容明显有着巨大的变化,似乎刚刚在破日峰上,发生了什么令他十分意外的事情。

    不虚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阿弥陀佛,夏施主此行……可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可曾见到了天哭经?”

    “这个世界上,已经不会再有天哭经了。”夏阳默然片刻,缓缓开口。

    闻言,不虚顿时面露惊愕之色,不再有天哭经,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天哭经……在施主刚刚那无道狂天一战中,已经被毁掉了?”

    夏阳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他并没有告诉不虚实情的打算,且不说事情如何的不可思议,说出来对方也未必会信,而单以此事牵连的复杂程度,让其知道也只会有害无益。

    感觉夏阳有许多重要的话没有说,再联想到方才那场惊天动地,如同超越了凡人界限的一场大战,这位“无双侯”既然已经无恙归来,自然代表着他已经战而胜之。只是胜利之后,他却又如此反常地充满了沉重,必定代表着中间发生了一些翻天覆地之事。

    震惊之余,不虚尽管十分想知道在破日峰上发生了什么,但在夏阳没有主动开口的情况下,他倒也没有开口追问。

    两人相尽沉默起来。

    好一阵后,夏阳才主动打破沉默:“不知大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没记错的话,不虚似乎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于破军之手。不过如今对方既然碰到了他,他自然要阻止此事。

    不虚面容平静地道:“贫僧在来此之前,无名施主曾独自留下阻挡绝无神追兵,不知现在情况如何,贫僧自是要前去接应于他。若是无名施主不幸为绝无神所害的话,贫僧虽然实力低微,亦要尝试阻止这场武林浩劫!”

    “哦?无名也来了么?”夏阳略微有些意外,接着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绝无神这等货色,还妄图染指神州江山,简直不知死活!”

    冷哼了一声,他不屑一笑,道:“大师不必担心,此人也就兴风作浪一时,成不了大气候。走,在下这就随你去收拾这东瀛蠢货!”

    听到夏阳当真愿意出手,不虚先是一喜,但紧接着又郑重地道:“无双侯愿化解这场大劫的话,当可力挽狂澜,贫僧代天下苍生谢过夏施主。不过绝无神的武功虽比不过夏施主,却也不容小觑,加上他手下高手众多,夏施主万万不可大意啊!”

    夏阳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大师放心,绝无神不过是条小虾米罢了,能捏死他的大有人在,给中原武林带来浩劫的人还轮不到他,至少也该是天门这一级数,才有可能。”

    他平平淡淡说出,就好像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平常,不虚却是眉头一皱:“天门?”

    这是什么势力,为何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他从照心镜中,只是得知不久的未来,中原武林会有一场极为可怕的劫难,甚至会危及整个神州,还以为应在了绝无神身上。难道带来的这场大劫的,并非是绝无神,而是另有其人?

    看夏阳如数家珍的样子,似乎对于他所说的那个“天门”十分了解,他心里不禁震惊无比!天下间,难道真有这么一个,他从来就闻所未闻的帮派?

    “天门为何物,大师日后自会得知。走吧,咱们这就去送绝无神一程,顺便见识一下武林神话无名的风采。”

    说完之后,夏阳轻笑一声,身影已经消失。

    越跟夏阳接触,不虚越觉此人神秘无比,深不可测,似乎对武林中种种秘闻和隐藏实力了如指掌。心惊之下,不虚当即迈开步子,紧随其后,往小镇之外而去。

    ……

    大江之上,一叶孤舟。

    江面水流湍急,举目四望,入眼皆是碧绿,两侧是壁立千仞,万千翠绿之中,夹杂着无数猿猴鸣叫,鸟语花香,整个世界显得生机盎然,活泼有趣。

    孤舟之上有三个人,一个撑船的老船夫,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和尚,还有一袭青衫飘飞的年轻人。

    此处两面环山,地势狭窄,江水飞急,加上今日天气恶劣,小船于风浪之中上下起伏,摇摆不定,随时都有倾覆之险。

    那撑船的老年船夫脸色慌张,心中更是暗叫倒霉。本来这样的天色,他是打死都不愿意出船的,但却抵不过那年轻人的银两攻势,只好咬着牙接下了这个活。他虽是撑船的好手,也有几十年的渡江经验,但在这般险急的江水中,还是忍不住双手颤抖,只盼天公作美,千万莫要在此翻船。

    不过在这椅不止的小船中,老和尚与年轻人却是施然端坐,稳如泰山,而两人面前还摆着一壶清茶,正在细细品茗,仿佛丝毫没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感觉到那撑船的船夫心中越来越慌乱,那气度非凡的年轻忽然微微一笑,开口道:“老人家,莫要慌张。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只要心中平静,自然万事皆宁!”

    年轻人的言语,就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那名老船夫在听到这番话后,撑杆的手瞬间平稳了许多,心中的惊慌感也慢慢平复起来,不禁惊奇地开口道:“咦?公子,好像真的有用哩!”

    “有用就好。”年轻人微笑道。

    听到年轻人用一句话,就让那老船夫的心神宁静下来,那老和尚不由感叹道:“夏施主的修为当真高深莫测,随意一句话,竟蕴含如此哲理,贫僧佩服!”

    这年轻人和老和尚,正是夏阳和不虚。

    夏阳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淡然一笑:“此乃前人之言,夏某不过拾人牙慧罢了。”

    他刚刚那几句话,是出自于聂家祖传的“冰心决”,加上他动用了精神之力,才将那船夫安抚下来,却也算不得什么本事。

    “夏施主太过谦了。”不虚轻叹一声。

    夏阳又如何感觉不到,他在偶然得知消息之后,内心一直以来就没有平静下来过,也就顺势说了一句:“大师大可不必如此担忧,你的好友虽然失手被擒,但我可以断言,他绝不会就此丧命。非但如此,他还将会得到一次大机缘,武功更上一层楼!”

    不虚的好友,指的自然是无名。

    听他这么说,不虚虽未完全放心,倒也安定了不少,双手合十道:“夏施主既然这般说了,想来当是无碍。”

    夏阳淡淡一笑道:“大师安心便是,无名他气运极浓,福缘深厚,又岂会这么容易死去?想来经此一役,他也该破而后立,领悟‘万剑归宗’了吧?到时正好可以见识一下这门剑宗的不世绝学,究竟有何等威力。”

    “哦?施主此话当真?”听到无名有可能因祸得福,领悟剑宗最高绝技,不虚顿时惊喜不已。

    夏阳嘴角微翘:“是真是假,待到了无神绝宫,见到无名自知。”

    见他说得如此笃定,不虚知这神秘至极的无双侯绝不会无的放矢,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随后,他却又微微一叹:“以夏施主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功修为,只怕已经是天下无敌,就算万剑归宗,恐怕也未必能入你之眼吧?”

    “大师说笑了。”夏阳摇了摇头:“武学之道,瀚如烟海!各家绝学既能名震天下,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夏某非是无道狂天之流的狂徒,岂敢轻视前人神功?”

    说完,他也跟着叹了一声:“何况即便是我,在某些人的眼中,也莫过于蝼蚁般的存在,又如何敢称无敌?”

    他说的,自然是那冒“大日如来”之名的神秘黑手。

    不虚闻言,心中的震惊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连夏阳这等境界,都是蝼蚁的话,那天下的武林中人又算是什么!

    他口中所说的“某些人”,又该是何等的恐怖?

    “这个天下……竟有比夏施主更厉害之人?”不虚忍不住颤声问道。

    夏阳望着江水,脸上带着一股莫名之色:“夏某自学武以来,虽从不妄自菲薄,但也有自知之明。目前当世能胜我一筹的,不但有,而且恐怕还不止一个!”

    尽管他如今已经成就了人仙境界,更加吸收了龙元,但由于时间尚浅,实力还未完全得到巩固。再加上这个位面,乃是一个将“技”繁衍到了极致的世界,而“技”却恰恰是他最大的劣势,能以“技”战胜他的强者虽然不多,但也绝不是不存在。

    不虚听得此言,已经有些麻木起来,似乎从他遇到夏阳之后,所见所闻皆是让他打破了过去数十年来的认知。

    夏阳并没有说出那些能胜他一头之人的名字,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说到万剑归宗,反正左右无事,咱们不妨聊聊当世最厉害的武学如何?”

    不虚深吸了一口气,静静道:“愿闻其详。”

    夏阳轻声道:“以我如今之境界,这个世界能入我眼的武学,虽然不多,却也不少。如剑圣的圣灵剑法,剑二十三”

    不虚疑惑的道:“剑二十三?贫僧只知剑二十一,早前听闻剑圣又参悟出剑二十二,但却不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剑廿三,这一剑有什么不凡?”

    “死亡空间,剑心地狱。”夏阳淡淡的道。

    “这……”不虚面色斗然一变。

    夏阳淡淡的道:“剑二十三一出,修炼者周身会形成一个看不见的剑气空间,其中包含了所有圣灵剑法的剑法招式,更有二十三式剑法对敌的策略。剑廿三形成的剑气空间也称剑心地狱,修炼者以元神作为攻击,可以免除所有物理攻击,哦,就是实体攻击,这一式真正力量便是自己提前提前立于不败之地,对对方攻击免疫。死亡空间以内,所有行动都被静止,无法对他做出反击,也无法防御。”

    不虚瞳仁蓦地一缩,良久,方才轻吐一口气:“剑二十三,死亡空间……倘若真有这等剑术,那真可以说得上是无敌剑术了。”

    “无敌?”

    夏阳不置可否地一笑,也没与不虚辩解,跟着道:“除了这剑二十三,再有便是倾城之恋、圣心诀、万道森罗、浑天四绝、邪王十劫、摩诃无量、玄阴十二剑、玄武真功……等诸般神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