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日如来?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夏阳虽然有所猜测,但也不能确定自己所想就是事实,反问道:“你刚刚打开天哭经看到了什么?”

    无道狂天连忙摇头,惊魂未定地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刚刚我……一打开天哭经,就只看到了……一道金光!”

    说着,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充满了难以置信:“莫非这本天哭经……是假的?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夏阳眉头一皱,凭着心灵之力,他能感觉到无道狂天没有说谎,也就是说对方的确没有看到“天哭经”上的内容。只是轩辕黄帝之前留给他的元神残念里,并没有天哭经这一段,他也无从判断这本天哭经,究竟是否就是轩辕黄帝当初所看的那本。

    无道狂天激动不已,一直疯狂的叫着不可能,嘴里更是不住地喃喃自语:“不可能……当年指点我找到天哭经的那个人……他绝不可能骗我!他可是大……”

    就在无道狂天突然出乎意外的“爆料”,并要说出那人名字之时,夏阳心神骤然一颤,一股恐怖无比的感觉,倏地自他心底生出!

    “轰隆!”

    没等无道狂天说出那个让他状若疯狂的名字,一道远比他之前发出的血雷可怕无数倍的赤金色天雷,竟突然从天而降,带着莫可沛御的威势,贯穿了破日峰的山体,落在了无道狂天的身上。

    “啊……”

    异变陡生,惊骇之下,无道狂天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惨叫,他那本就黯淡的血色元神,便被赤金色的天雷霹得灰飞烟灭,只在山洞中留下了一股空气被高温撕裂后的焦灼。

    大恐怖!

    以夏阳的定力,都控制不住心脏狂跳。那道赤色金的雷电,乃是一股连他都绝不可能硬抗的恐怖力量。而他能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出现,绝不是偶然!

    这道将无道狂天杀死的天雷,似乎是一位拥有不可思议之力的可怕存在,在阻止他说出自己之名。

    自夏阳吸收龙元,并成就人仙之身后,他如今的实力之强,可以说已经盖绝当世!尽管风云位面强者迭出,水深无比,但真正能与他匹敌之人,如今也绝超不出一手之数。

    而那可怕存在就在夏阳面前杀死了无道狂天,他却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就连不见不闻的心灵境界,都失去了预警的作用,可见那灭死无道狂天的存在,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抬头仰望了一下赤金天雷降下的地方,石壁丝毫无恙,也就是说天雷是无视了破日峰的山体,直接贯入了山体之中。

    “哪怕是我,也未必能在那道天雷之下幸存……到底是什么样存在,能让我都没把握抵挡?”

    没有任何一种词汇,能形容夏阳此刻心中的震惊:“这个世界,还有这么恐怖的强者?”

    惊骇之中,他突然回想起,无道狂天刚刚在要说出那人名字之时,似乎叫出了一个“大”字。莫非那人名字或者名号中,是以大字开头?

    大魔神!

    大当家!

    夏阳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两个名字。

    不过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一推断,这两个人虽然强,但也未必就能说稳胜于他,更不可能让他连反抗之心都生不出来。

    “除了这两人,风云中,还有什么人的名字是以‘大’字起始?”

    而同样,他也很快就想到了一人,不……应该说是神。

    大日如来!

    如果这个位面真有神存在的话,那么,十有**,应该就是这一位了。

    另外,结合无道狂天方才的死法,夏阳也是马上就想起了剧情中,云顶天手持大邪王指天骂佛,而遭天谴,被天雷劈死之事。

    三百多年前,本是佛门弟子的血祖武慧,手执劫王杀遍江湖,屠杀近千人。

    后来有“再世关羽”之称的云顶天为佛而战、为天而战、为正道而战,手持神刀“怒辟邪”与武慧展开一场百年难遇的巅峰之战。

    云顶天最终顺应天意获得惨烈胜利,并获得武慧手上的劫王。

    但云顶天一家三十六口,却在两日内先后死于瘟疫。

    为佛门和正道而战的云顶天认为被天意所弄,更是“佛”对不起他,悲痛欲绝的云顶天在极度悲愤之下,直接将手中的怒辟邪和劫王硬碰。

    两刀一碰之下,怒辟邪当场被劫王所碎,更嵌在劫王之上。从那时起,云顶天的怒辟邪已不再辟邪,更化为狂邪,与血祖武慧的劫王合而为一,成为大邪王!

    入魔之后的云顶天成为了不世魔头,后被武家先祖武无二所败,满怀憎恨之下,他在死前诅咒灭尽世间佛法。

    也正是因为这个恶咒,云顶天立遭天谴,直接就被轰了个形神俱灭!

    要知道,天道虽然不容逆反,但本身并无如人一样的个体意识,除了那位演义中为后人杜撰的李元霸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会骂天而死。

    若是指天而骂就会受到天谴的话,世间就不会有人定胜天之语的出现。

    东汉末年,张角率领太平道造反之时,更是人人高喊“苍天已死”,也没见哪个太平道的人被天雷劈死过。

    更何况云顶天虽然指天,但他骂的却是佛。

    既然如此,“天”就更没有理由为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佛”,对云顶天施以天谴之罚了。

    既然降下天雷击杀云顶天的人,没理由是虚无缥缈的“天”,那么真正出手者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

    “真的是你吗?难道你……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夏阳仰起头来,目光仿佛穿透了山洞顶部的石壁,直入天际。

    在他看来,云顶天为佛而战,以他的功绩,绝不该落得那般下场。

    若真是因为他指天骂佛,那位号称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甚至曾割肉喂鹰的佛门之主,便降下天雷将其杀死,那也未免太过恶毒了!

    不过这一切,依然只是夏阳的猜测,毕竟太过匪夷所思。

    而他所猜测的那一位,降下天谴雷霆杀死无道狂天和云顶天的“凶手”,在神话当中可是至高无上的一教之主。

    但在这个位面,就算是轩辕和蚩尤复生,还有四大瑞兽、笑三笑、帝释天,甚至包括他在内,在这位的面前都如同蝼蚁般渺小,以他那般的存在,理应绝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中才对!

    并且那个出手的人,如果真是那位通天彻地的一教至尊,云顶天这个凡人蝼蚁出的灭尽佛门之咒,也绝不可能被一个低等位面的“天道”所承认。

    除非那位以“大日如来”为名的存在,并非世人所真正认知的一教至尊……

    那么,这位敢以大日如来为名,实力却又无比恐怖的“冒牌货”,究竟是谁?

    不过就在夏阳仰头望天,心神复杂的时候,他突然浑身一震,心头再次生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感来。

    他骤然感应到,有一道似乎不存在于这个空间的目光,正在透过时空之壁观察于他,那冰冷漠然的眼神,绝非凡人能拥有。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看个通透,甚至连他脑海中的想法,也要看出来一样!

    “竟然窥探于我?”

    感受到这道目光的窥视,夏阳的心灵尽管本能地生出恐怖感,向他发出警示,但却不代表他会真正恐惧。

    武道之心陡然一转,他便将心灵之上的种种负面情绪强行压了下去,同时一股浩瀚无比的力量,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惊天动地的无双拳意冲天而起,震彻云霄,就像是在回应那道目光之主!

    “不管你是什么存在,有本事出手便是,我夏阳又有何惧哉?”

    夏阳如今已是人仙之身,以他的武道境界,对于传说中的仙神虽有敬畏之心,但也绝无恐惧之念,绝不会因为对方一道眼神,就如丧家之犬一般落荒而逃。

    只是出乎意料的存在,那疑似“大日如来”的存在,并没有因夏阳的回应便向他出手,而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即收起了自己的目光。

    察觉到那道窥视的目光消失,夏阳的瞳孔不禁重重地收缩了一下,他能感觉到,对方最后那一道目光中,充满了蔑视,就如同在看一只蝼蚁一样。这种被轻视,甚至无视的感受,不禁让他的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没想到我的挑衅,竟让你如此不屑一顾?”

    夏阳并非妄自尊大,他也知道自己与那神秘存在的差距极大,很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不过他从来就不缺乏以弱战强的勇气,只是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以一种蔑视的姿态退场。

    从对方刚刚的目光给他穿透时空的直觉而言,他能感觉到那人并不在这个空间中,而以风云这个位面的特性,不在主世界中的独立空间,那人是在九空无界?还是剑界之中?

    想了良久,依然没有答案之后,他才默默地松开了拳头,长吁了一口气:“本以为我在这个位面已经近乎无敌,没想到竟然还有你这样一个存在……看来我还是不够强啊!”

    不过他的眼神依旧无比地坚定:“既然不够强,那就努力变得更强,总有一天,我要知道你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望着一眼无道狂天被灭杀的地方,那里依旧残存着一股强烈的高温,夏阳不禁轻叹了一声,他前面之所以救他一命,是因为还有些事情想要问他。不过如今无道狂天已死,他的想法也已经落空。

    好在他手上的天哭经仍在,那不知道是不是“大日如来”的存在,似乎对他手中这本经书并没有任何兴趣。

    夏阳凝视了一眼这卷天哭经,从刚刚无道狂天的恐怖下场来看,这本经书如果不是假的天哭经,也十有**被那人动过手脚。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尝试着伸手打开了手上的经书。

    诡异的是,他原以为不是至尽至绝的命格就打不开的这本天哭经,竟然十分轻易地就被翻了开来,并没有如无道狂天之前遭受攻击的金光出现。

    只见书中文字密密麻麻,一个个随意排列,毫无规律可言,叫人摸不着头脑。有的字,夏阳甚至不认识!

    夏阳眉头微皱,莫非这天哭经真的是假?还是因为失去了气运,所以丧失了它原本的效力?

    他翻开第一页,只见上面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特殊的东西,心里一沉之后,便又毫不犹豫地翻向了第二页。

    只是随着他翻遍了两三四五页,六七**页,都没有任何发现。一直翻到第十页之时,夏阳才猛地眼睛一亮,只因这一页,只有一个“字”!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字”,甫一接触此字,夏阳直感到脑海一阵强烈晕眩,仿佛天旋地转,而其身心亦恍若要融进漩涡之中,与九天十地同转,浑为一体。

    正在这时,天哭经突然化作一道金光,飞入了夏阳的识海之中。

    与此同时,虚空中竟莫名地生出丝丝诅咒之力,向着夏阳身体中渗入。

    不过就在诅咒之力入体的瞬间,夏阳体内被他封入心脏深处的九窍金丹,竟突然释放出了一股洪流,与诅咒之力碰撞在一起,最终将其湮灭。

    而随着诅咒之力尽消之后,夏阳只觉自己的精神之力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不对,应该是他的“眼睛”变得不同了。

    他只觉自己眼中的世界,仿佛被拓展开来了一样,似乎可以覆盖整个风云位面。只要心神一动,似乎就可以看清很多东西。

    除此之外,他心中多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似乎能够感觉到一些莫可言状的“气”!

    这种“气”,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每一个生灵都有,代表了“运”!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夏阳才从沉浸于那种玄奥的感觉中“苏醒”过来,他呆立半晌,缓缓开口:“这就是气运?还真是有趣!”

    他站起身来,默默地念了一声:“大日如来。”

    却没有任何反应,夏阳顿时眼神一凝,眼神之中若有所思。

    随后,他心念再次一动,道了声:“帝释天!”

    刹那间,一副清晰的图像瞬间出现在了他“眼中”,赫然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而在一座高耸至极的冰山之中,似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在其中冰封沉睡。

    就在此时,冰山之中的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蓦然睁开了眼睛,向着前方望去。

    而夏阳眼前的图像,也如同受到了什么干扰一样,随即散掉,消失不见。

    ————————

    今天回来晚了,两章发在一起,请大家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