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哭惊变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是,是!”

    刚才那种如面神灵的感觉,还清晰地在无道狂天的脑海之中回荡,如今在他的心里,已经完完全全将夏阳当成了真正的天神,丝毫就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当即便在前面带路,降到了破日峰上。

    夏阳并不知道无道狂天突然向他屈服,究竟是由于贪生怕死,有着求生之念,还是想着苟延残喘,寻找时机逆袭。但他丝毫都不担心对方会威胁到自己,因为他对无道狂天非常了解,而无道狂天对他却是一无所知。何况以他现在的境界,只要对方心生不轨,他便能立时生出感应,届时一拳送其归西便是!

    天哭经的所在之地,就在破日峰下的万载泪泉当中。

    相传仓颉造出天地间第一个字,形成天哭经之后,需得有“至尽至绝”这一千年难遇之命格,方能阅览天哭经。为了不让后世之人利用天哭经赋予的知晓世间万事万物的神通作恶,仓颉更在天哭经上面留下一个诅咒,打开天哭经的人,一生都要遵循正道。若是多行不义,必会生不如死!

    有此两个先决条件,是以天哭经一直宝物蒙尘,在凡俗之人手中不断流传,直到后来唐朝时期的玄奘大师,在前往天竺之时偶然得到天哭经,因为刚好身具“至尽至绝”之特殊命格,这才得以打开天哭经,尽览其中奥秘。又因玄奘大师乃是大德高僧,幸而也避开了天哭经中所附的诅咒。

    玄奘大师阅过天哭经,得知天地间一切秘密以及过去未来发生的事情之后,为了不让天哭经流落到奸邪之人手上,便在圆寂之前,将天哭经藏到了破日峰的万载泪泉之中。

    无道狂天霸占这破日峰已非一日两日,自然知道天哭经的所藏之处,而且他自身也是至尽至绝的命格,能够打开天哭经得知其中的奥秘。

    而无道狂天一直没有打开天哭经的原因,就是他不想承受天哭经上面的诅咒,最后像泥菩萨一样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位昔日的天下第一神相,就是无德之人的最好例子,因为向雄霸泄露天机,他的脸上长了毒疮,必须以火猴吸取脸上毒汁,苟延残喘。

    这也是无道狂天花了数十年时间来修炼天狂血绝这门奇功,抛弃了自己的肉身,变成如今这种不人不鬼样子的原因。

    不过就算修炼了天狂血绝,在不确定那诅咒会不会对元神生效的情况下,他也不敢打开天哭经,所以在剧情中,他才会想让同样有至尽至绝命格的步惊云,代替他承受天哭经上的诅咒。

    破日峰的内部,有着一座巨大山洞,山洞中央有一径阔十丈的水池。

    水池四周洞壁,更有无数被流水划过的痕迹,碧水紊绕,就如千行万行眼泪,因此方被唤作万载泪泉!

    而在万载泪泉中央,亦立着一块方圆半丈的巨石,在池水环绕下形如孤岛。

    夏阳跟着无道狂天来到这座山洞中央,目光一扫便看到了万载泪泉中央巨石上躺着的一卷经书,而经书上写着的三个瞩目大字,赫然便是——天哭经!

    只见这卷关乎天地玄机的天哭经,有如一片枯叶一般,泛着微黄的光芒,似经历万年沧桑,为世人洒了万载眼泪。

    天哭经终在眼前,夏阳脸上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伸手一吸,便将那卷经书摄入了手中。

    事情也如他所料,他甫一接触到此书,他识海中的万界珠便疯狂转动起来,一股比先前轩辕黄帝龙脉还要庞大的气运之力,便自书中被尽数抽取而出!

    夏阳之所以这个时候来取这天哭经,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刚好顺路,更主要的原因便是为万界珠夺取气运。至于天哭经本身的预知功能,在本就知道剧情的他眼里,并不具备太强的吸引力。

    待万界珠将天哭经中的气运吸摄一空,重归平静之后,夏阳才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起这卷经书来。

    “不知道在被万界珠吸光气运之后,这天哭经还有没有预知的功能?”

    沉吟了片刻,他将目光移到了站在一角,依旧充满恐惧的无道狂天身上,若有所思地开口道:“无道狂天,我知道你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阅览天哭经,得到其中洞悉一切的神通。现在给你个机会,打开天哭经,如何?”

    他从来都没有为非作歹的念头,自然不惧所谓的诅咒之力。可想要打开天哭经,必须要是至尽至绝的命格,通俗点来说,就是要六亲断绝,全家死光!

    他自然是不满足这一条件。

    听到夏阳的话,本就处于惊恐的无道狂天不由身形一震!

    “什……什么……你要我打……打开天哭经?”

    他瞬间就明白了夏阳的意思,这是要自己代他承受上面的诅咒啊?

    “就算是受了天哭经的诅咒,你也未必会死。可若是不听我的话,那你马上就会死!”夏阳并没有给他多余的选择,淡然说道:“不过你要是打开了天哭经,或许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条生路。”

    “既然如此……我打开天哭经便是。”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无道狂天贪生怕死的性格,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默然站在原地,天人交战了一阵,他还是咬着牙上前接过夏阳手中的天哭经,将其翻了开来。

    在打开天哭经的时候,无道狂天的心里,未尝没有想从中得到克制夏阳的神通之力,从而扭转一切。

    但随着天哭经被他打开,这卷经书竟是猛然绽放出了比阳光还要刺眼夺目的金色豪光,无道狂天的武道元神,在这股光辉之下,就宛如冰雪遇到烈日般迅速消融!

    夏阳见机得快,直接一挥衣袖,便将无道狂天的元神从那金光中扇到了一旁,然后接住了被抛飞到半空的天哭经。

    “那就是诅咒之力?”

    夏阳心中惊疑不定,只是被那豪光照射了片刻,无道狂天便受到了重创,凄惨至极,已经到了快要奄奄一息的地步。

    不过夏阳很快又否定了这个念头,如果诅咒之力这般恐怖的话,泥菩萨当初只怕早就尸骨无存了。而且他曾经受过精绝鬼洞的诅咒,大致还算了解,刚刚那金光完全不像是所谓的诅咒之力。

    只是那经书发出的金光,实在太过恐怖。以无道狂天的实力,至少也是大宗师一级,甚至超越这个级数,竟在这金光面前毫无抵挡能力!

    夏阳虽然没有受到金光的照射,但刚刚短短的一瞬间,却是能够感受到,那金光似乎完全是一股克制元神的力量,如果是因为这样的话,无道狂天修炼天狂血绝,自然受其克制。

    难道是仓颉当年预知到,未来这卷天哭经一定会落入无道狂天之手,然后除了诅咒之力外,还特意在天哭经中留下了另外一股力量,一旦等无道狂天打开天哭经,经书当中的那股力量便会爆发金光,将无道狂天重创,甚至杀死?

    为了证实这一点,再加上他也没想对方这么快死,夏阳来到在地上哀嚎不止的无道狂天身前,沉声开口:“凝神听着,我现在教你一篇观想之法,能不能保住你的元神,是生是死,全看你自己的造化。”

    说完,夏阳直接将《定魂法》中“葫芦观想图”的一部分如何修复元神的方法,诵念给了无道狂天。

    无道狂天虽然狂妄而愚昧,但悟性还算不错,而且定魂法本就是道家直指元神大道的法诀,再加上他自己还有天狂血绝这种修炼武道元神的功法,受创的元神倒是渐渐稳定下来。

    好一阵之后,他才恢复过来,颤抖着道:“多……多谢……救命之恩!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