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日峰
    ,!

    咻!咻!

    人影如鸟,飞掠闪烁,速度之快,早已超越了肉眼所能捕捉的极限,就算有人见到这一幕,也只能看到几道光影,一闪即逝!

    这几道光影正是奔逃中的无名、不虚,以及步惊云、聂风四人,其实以无名的实力,大可放手一战。但后面追来之敌是其师弟破军,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妻子乃是被破军毒杀,无名顾念师门之情,不愿与破军为敌。再加上僧皇数十年前曾经卜算,认定自己今日必遭一难。

    是以他心中也有着顾虑,在不确定今日之劫能否平安度过之前,他必须要保住风云这两个被僧皇预言,尚能拯救中原武林的天选之子。

    他们四人虽然逃得极快,但身后的追兵却是如影随形,同样追得无比之快。除了破军之外,绝无神及其子绝心亦已亲至,甚至还带来了大队人马,皆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没有一个弱手。一旦追上四人,便是一场恶战,绝无全身而退的可能!

    眼见摆脱无望,无名当机立断,猛地停下飞纵的步伐。与他和破军之间那点恩怨相比,无疑风云二人的生死更加重要,他沉声开口道:“你们先走,我来应付追兵!”

    他这一停,另外三人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听到他的话后,聂风忙道:“前辈,绝无神实在太过厉害,我们留下来与你一同御敌!”

    无名神色一凝:“不行,你与惊云身系中原安危,绝不能作无谓的牺牲,速速离开此地!”顿了顿,他又道:“放心,绝无神没那么容易杀死我,不必为我担心。”

    不虚心如明镜,自然知道无名这是打算独自应对自己的劫数,他与无名相交数十年,自然不忍看到此事。劫数二字,从来都蕴藏着莫大凶机,又如何是轻易就能躲避过去?

    “唉,无名施主,你这又何必……”不虚面怀悲苦,长叹了一声。

    师父僧皇之死,他已经历了一次,至今未能堪破生死玄机,现下老友也即将面临这一命数,他仍是不禁悲从心生。

    无名淡然一笑,云淡风轻地道:“人之生死,我早已看透,又何足道哉。聂风,步惊云,你二人速速离去,到了约定之地,自然有人接应。”

    “无名前辈……”

    聂风双目微红,就连不哭死神步惊云,也微微动容。任他如何铁石心肠,见到无名这位与他有着师徒情谊的前辈高人,有意牺牲自己成全他二人,也不禁受到触动。

    无名轻叹声:“人皆有各自之缘法,生未必欢,死未必哀,你二人所要担负的重任,可一点都不比我少,还是快去吧!”

    不虚双手合十,口喧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想不到老衲尚且未能参透生死,无名施主便已堪破了这一境界,真是可喜可贺。”

    “大师谬赞了。”无名平静地道:“此番弥隐寺遭难,不知不虚大师接下来欲往何处?”

    不虚脸上无悲无喜,道:“老衲要去寻找传说中的‘天哭经’,希望能从中印证一件事。”

    天哭经?

    听到此言,无名脸上若有所思,步惊云面露茫然,而聂风则是浑身一震,心神俱颤。

    他曾在泥菩萨去世之前,听对方讲起过天哭之秘,自然清楚“天哭经”为何物!

    只可惜泥菩萨因向雄霸透露天命,身中诅咒,此后更遭雄霸杀人灭口。他原以为世上已无人知晓天哭经之事,却不曾想如今竟从不虚的口中听到。

    不虚神色如常,他欲寻天哭经,只因天哭经实有不下照心镜之能。照心镜只是预知,而天哭经乃是尽知天地之秘,并且还能从中找到解决之道,可以说是更加超越了一个档次。

    无名微皱了一下眉头:“大师要去寻天哭经?”

    “正是。”不虚点点头,接着从怀中取出一物,此物不足巴掌大小,光可照人,赫然便是昔日曾嵌在僧皇额上的“照心镜”。

    他一边看着手中的照心镜,脸上一边焕发出莫名的神采:“师父临终前曾推算出,除了风云之外,世间尚有一道变数存在,而只要那变数现世,这面照心镜便会生出感应。就在刚刚,照心镜忽生异动,应是那变数出现,并且还与天哭经有关,老衲自是要前去一探究竟,寻找答案!”

    无名眉头一展:“好,那便祝大师此行一切顺利。”

    说完之后,当下再无二话,四人随即分道扬镳,无名站在原地不动,而不虚和风云二人则分别往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出。

    就在三人离开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男子,忽然出现在了无名的视线中。

    “剑晨?”

    无名原在等候着绝无神等人的到来,却没想到出现的人竟会是自己的徒弟。

    “师傅快走!绝无神就在后面,我刚才被他所伤,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剑晨此时看上去十分狼狈,嘴角和衣衫上都沾有血迹,脸上带着痛苦之色,似乎刚刚与人大战了一场。

    毕竟是自己的弟子,无名又岂疑有他,当即上前搀扶起他,关切道:“剑晨,你没事吧?”

    “师傅,快走!”

    就在无名走近之时,却见剑晨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脸上露出挣扎之色。一股不详的预感,顿时自他心头涌现。

    他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脑海便一阵天旋地转起来,而在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看到了几道人影闪现,他认得其中有绝无神,还有破军……

    ……

    破日峰。

    时值正午,一**日悬挂于破日峰顶,站在山脚由下往上看,就如同被陡峭如刀的山峰一破为二,果然峰如其名!

    然而,据闻“破日峰”之名之由来,却非因此峰的如此山势,而是在二十年前,此山曾经发生过一件奇事。

    当年泥造菩萨在此阅览仓颉所造的第一个字后,破日峰一带突然昏天暗地,仅得峰顶暴绽一道豪光,俨如将天日破开。

    其时居于附近的村民骤见此异象,尽皆啧啧称奇,因此得名。

    破日峰脚,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镇子不大,总共也就只有几十户人家。此处依山傍水,本应是安居乐业之地,但自小镇建成以来,但凡有人上到破日峰,便会离奇消失。

    久而久之,此地的奇异之处也传到了镇外,有胆大的人不信,想要上山一探究竟,其中不乏精通武艺的江湖中人,也统统一去不返。渐渐的,破日峰也成为小镇中人的禁地。

    而这一天,这座小镇上突然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光头和尚,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名一身青衫,面容俊朗的年轻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