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绝无神入关
    天下会雄霸,与无双城剑圣的惊世一战,可以说是不久前江湖上最为轰动之事。上至武林高手,下至贩夫走卒,全都在谈论这一场名动天下的一战,可以说得上是甚嚣尘上,流传不绝。

    剑圣死,雄霸胜!

    这个结果虽然出乎了无数人的意料,也让很多人失望,但天下会的声势依旧如日中天,雄霸也依旧是名义之上的武林霸主。

    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湖上却是突然传出了一个新的名字——“无双侯”夏阳。

    从名字上来看,此人似乎与已经被灭的无双城有着莫大的干系,只是谁都不知道此人究竟是谁,也不知道此人的任何讯息,只知这是天下会那位绝世枭雄亲自发下的追杀令。只要有人能杀了此人,便赐天下会堂主之职,并赏黄金万两!

    只不过此人就像从来未在世间上出现过一样,毫无踪影,可以说神秘无比……

    随后,江湖中最热闹的,莫过于拜剑山庄铸成绝世好剑,邀请无数江湖中人前往参加剑祭一事。

    但就在剑祭当日到来,绝世好剑由步惊云取得之后,雄霸突然出现。风云二人于海上决战雄霸,步惊云持绝世好剑,聂风持从凌云窟中取得的祖传雪饮宝刀,两人刀剑合璧之下,竟施展出了恐怖无比的“摩诃无量”,大败雄霸。若非雄霸当时以秦霜为要挟,只怕当场难逃一死!

    而就在风云击败雄霸之时,东瀛的一代大野心家绝无神却突然挥兵中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天下会诸多分舵,更将天下会总坛占据。

    天下会自此易主,变成无神绝宫!

    知悉了此事后,风云二人杀上天山,与绝无神决战于昔日的天下会总坛,只可惜敌不过神功大成的绝无神,只能败走。自此天下会已经彻底崩溃,而绝无神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便已占据了大半个中原。

    不过绝无神早有心染指中原皇位之心,光是统一武林,又岂能满足于他的野心。霸占天山,改天下会为无神绝宫,只是他的第一步而已!

    接下来,他极尽所能的搜罗武林高手,准备逐一扫除不服从他的中原群雄。这其中,他最为忌惮的人,莫过于此前已经阻止过他一次的武林神话——无名。

    为了对付无名,绝无神特意将其师弟破军收为门下走狗,并传了他“杀破狼”绝技。如今他入主中原,破军自然随他一同回归,一张针对无名和中原武林的弥天大网,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布下。

    只待惊蛰一声,便会轰然发动。

    ……

    神州某座院落之中。

    此地乃是名动天下的古刹,也是武林中极为有名的圣地,弥隐寺。

    弥隐寺的上代主持,便是名动天下的“僧皇”,即众僧之皇!

    相传,僧皇自幼便精通佛、医二理,更是全神州僧侣们最推崇倍致的高僧,故有“僧皇”之称。不过这僧皇除了精通佛医二理,还有一种本事,便是传说他拥有一块可以看眷尘内一切世人世事,神妙无穷的宝物——照心镜。

    传说这面“照心镜”,甚至可以照出三世轮回!

    三世轮回,不单单止前三世,而且还包含了后三世,是以僧皇也被尊为近数百年来佛门第一高僧,名传天下。

    只是现在僧皇已经不再担任弥隐寺主持,现任主持是僧皇的徒弟,有着“奇僧”之称的不虚大师,同样也是一位有着大修为,大智慧的佛门高僧。

    在原剧情中,他被破军所杀,死于绝无神所传的“杀破狼”绝技。不过现在绝无神还未入侵中原,奇僧不虚自然还没有命丧于破军之手。

    寺院中,不虚与无名正坐在两张石凳上,四目相顾。

    忽然间,一阵微风吹来,天上的白云浮动。

    不虚眉毛一动,轻声说道:“来了。”

    无名点了点头:“不错,是他们来了。”

    咻t……

    一阵快速而沉重的脚步声远远传来,是两个人,而且是两个受了重伤的人。

    聂风,步惊云!

    两人推开木门,蓦地看见无名和不虚,连忙远远招呼了一声:“无名前辈!”

    不虚还是第一次见到风云二人,他定睛朝两人瞧去,面上忽然闪现出了一抹哀伤之色,不禁双手合十,幽幽一叹道:“既然天命已成定数,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只是凝视了一阵聂风和步惊云后,紧接着他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风和云,这才目光释然,脸上犹若迦叶捏花一般,含笑开口道:“原来如此!师父,我明白了。”

    本来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一生!他师父僧皇在生前,曾让他下山做一件事,帮助无名和慕应雄从剑圣手中逃脱,此后又经历了种种磨难,本来已经令他对天命将信将疑,如今在见到风云二人之后,这才让他恍然顿悟,原来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所谓的天命,而是在于与天命抗争的过程!

    这一刻,他无比笃定,因为面前这两个人,就是那命格之所在,击杀绝无神,保住中原武林之所在。

    纵使不成,亦无遗憾。

    这便是人生的意义,也是与天命抗争的意义所在。也许坚持抗争未必便能成功,但若是不坚持,不抗争,那便毫无希望,没有希望的人生,最为恐怖。

    当然,只有他心里才知道,除了眼前的风云以外,似乎这天地之间,还存在着一个变数。

    但是眼下那道变数不明,也不知究竟为何物,恐怕唯有师父僧皇复生,才有可能从那茫茫天命中,算出那道变数为何来。

    “这位是不虚大师。”无名微微点头,向他们介绍了一下,又道:“绝无神的人已经追赶而来,时间不多,你们赶紧疗伤,我们随后便出发。不论你们心中有什么疑惑,路途之中我都会给你们解答。”

    “小子聂风,见过不虚大师!”聂风简单打了过招呼,又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无名一眼,这才恭敬道:“是,无名前辈。”

    至于步惊云,一直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径自在院落一角坐下后,当即运功调息起来。

    不虚仍旧面带微笑,丝毫没有在意步惊云的无礼,他只是抬起头来仰望着天空,蓦然想起师父临终之前,曾以无上业力堪破天命之变数,为此不惜减寿十载。只是不知那道变数究竟何时才会出现,又将给这个自古以来就多灾多难的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

    隐隐之中,这位佛门一代奇僧,心中忍不住竟涌起害怕的念头来。只因纵然是他师父僧皇,亦参不透那变数的出现,结果到底是好是坏,又将带给这个世界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