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丧家之犬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断浪,这个后期的大反派之一,眼下武功比起之后服下两颗龙元,沦为半人半兽之龙魔,让风云与绝世好剑冰封长达二十年之久时,有着天差地别。如今的他,反出天下会投靠无双城后,在武林中已经再无容身之地,与无双城乃是一损俱损的关系,倒也没有抛下独孤鸣和释武尊等人逃跑,一道火红剑光横空而起,强烈的热浪如岩浆喷涌一般扑向四方。

    “火麟剑,蚀日剑法!”

    一个貌似稚童的声音透着无限惊喜,那摇鼓声同时变得更加强烈,咯咯笑道:“断浪,多谢你献上火麟剑,为了表示谢意,我们让会你死得痛快一点!”

    断浪的火麟剑威力极强,但在童皇的音波攻击下却是力有未逮,连敌人在什么位置都捕捉不到,又如何能够杀敌?

    那摇鼓之声此起彼伏,每一下都像是击打在无双城等人的心坎上,让人气血翻涌,心神恍惚。断浪一剑正要刺出,忽然剑只觉手上有异,低头一看,却见自己手上拿的竟然不是火麟剑,而是一柄孝子玩耍的木剑,也就比一把匕首略长,煞是可笑,心惊之下不禁战意全消,连握着火麟剑的手也为之一松。

    这就是童心真经的可怕,以虚妄幻想迷惑对手,临阵为他们编织不同的噩梦,武林中也不知曾有多少人死在这一招之下。

    火麟剑脱手之后,一名身材矮小的小童立刻就飞掠过去,想要将剑捞在手里,只是有人的动作比他更快,童皇只觉眼中人影一闪,那把火麟剑已经被人抓在了手中。而这杏边,也赫然多了一个人!

    “何人敢在我们天池十二煞口中抢食?”

    眼见煮熟的鸭子飞了,童皇脸色一黑,立即杀气腾腾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青年。

    这个出现青年自然是夏阳,他背对着一干天池十二煞杀手,也不理会他们,目光的焦点全在他手中这把火麟剑之上。

    这把断家世代相传的火麟剑,剑身上似乎蕴含着无穷的烈焰之气,如同被熊熊火焰包围,而这股火焰之力,全来自于剑身上的一片鳞甲。

    “这就是火麒麟的鳞甲?”

    感觉到剑上鳞片,时刻散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邪异之力,可助握剑之人提升功力,同时似乎也可以控制持剑之人的心神,夏阳不由有些惊异。以他的心灵修为,这股邪异之力对他影响不大,但对于一般人来说,将剑拿在手上越久,越会产生剑控人心之象,魔念丛生,难以自拔。难怪原来少年纯真善良,具有侠义心肠的断浪,后来在得到火麟剑后,就逐渐变得阴险狡诈起来。

    单一把火麟剑就拥有这般奇异之效,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世界有名的武器,都具有各自其特殊的功效,想到这里,夏阳不禁对这个世界的其他神兵利器,生出了强烈的好奇之念。

    童皇震怒之下,童心真经一断,断浪立即便从幻象中挣脱出来,眼见他的家传宝剑被一个陌生男子握在手中,不禁心急地大喝了一声:“你是什么人?快把火麟剑还给我!”

    “小子,敢抢我们天池十二煞的东西,给老子死来!”

    穿着黄袍,满脸胡须的纸探花大喊一声,腕上一抖,手中用纸做的飞镖抬手激射过来,嗖嗖两声,直取夏阳的脑袋和后背。

    “叮叮!”

    两道声响过后,夏阳毫发无伤,甚至连背对着的姿势都没有变过。

    “刀枪不入,横炼功夫?”纸探花先是一惊,接着狰狞一笑:“看我破你硬功!”

    说完他右手一翻,径自掏出了一张大纸,向夏阳抛了过来,在他的内力灌注下,那张又薄又轻的白纸瞬间变得坚硬如铁,锋利异常,直切夏阳的后颈,打算将他整颗脑袋削下来。

    “叮!”

    坚硬的白纸就像是撞在了一颗巨石上,纸探花再次无功而返,心里同时也是震惊不已。

    纸飞镖无用也就罢了,毕竟只是内力灌注,破空杀人之时,附在飞镖上的内力也会减弱不少,

    可是在他注满全身真气的纸片之下,眼前此人还是完好无损,他不禁惊怒地叫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夏阳这时已经将火麟剑看得差不多了,反手把剑一背,缓缓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几人:“当真不知道我是谁?”

    “无……无双侯?”

    他这一转身,几个天池杀手也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顿时惊呼一声,脸色剧变。

    数日前,此人悄然出现在天下第一楼,连不可一世的雄霸都不是他的对手,投鼠忌器之下,不得不连自己的武功都交给了此人。当天那一战,他们就隐藏在天下第一楼内,看得清清楚楚,震惊万分之下,自然对夏阳的容貌记得清清楚楚。

    童皇作为天池十二煞中武功最高之人,又投靠雄霸多年,自然知道雄霸的武功有多高,但眼前这名年轻男子的实力还在雄霸之上,他脸上不禁浮起了慌乱之色:“不……不知侯爷在此,我等多有得罪,还……还望侯爷莫怪。我们都是奉了雄帮主之命,前来清理无双城余孽,实无得罪侯爷之意。”

    “无双侯?”无双城之人听到天池杀手对夏阳的称呼也是大惊,他们过去从未见过此人,但名字中却带有无双二字,莫非与他们无双城大有渊源?

    夏阳面色淡然地看着这群天池杀手,十二煞中一共来了七人,甚至连老大童皇都已亲至,看来在雄霸眼中,彻底剿灭无双城目前还是要比追杀步惊云更加重要。

    他静静开口:“听说昔年你们天池杀手威震武林,风头一时无两,可惜最后江湖中人请出剑圣,将你们杀得如同丧家之犬,最后只剩下了十二人,不得不投靠雄霸。本来你们的生死,我没兴趣,不过你们敢在今天出来兴风作浪,我便权当为剑圣送行,顺便替天行道了。”

    听到这话,七名天池杀手面色再度大变,纸探花更是胆寒,直接一言不发的急速往后飞退,打算逃之夭夭,刚才他一个人连续向无双侯出手两次,只怕对方第一个就要杀他!

    “想跑?”

    夏阳冷哼一声,手上火麟剑向前一挥,一道凌厉如火,锋锐无边的炎热剑气,便破空而去。

    刚刚飞掠出数丈的纸探花,只觉背后一股灼热之气袭来,下意识回头一望,还未等他反应归来,整个人便瞬间被火麟剑气斩成两半。

    “敢从背后向我出手,我也在你背后出手,扯平了。”夏阳轻笑一声,然后将目光转到了其余的天池杀手:“该你们了,准备好上路了么?”

    亲眼目睹纸探花在眨眼间身死,魂飞魄散之下,剩下的天池杀手包括童皇在内,就连与夏阳拼命的勇气都没有,纷纷头也不回地亡命奔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