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替天行道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什么人。”

    夏阳神色冷峻到了极点,若非因为这是在现实世界的话,他早就已经大开杀戒了!

    眼神冰冷地望着林泉,他目光中全是**裸的杀意:“不是说要杀我全家么?你可以试试,看到底谁先死!”

    “你……”林泉惊怒交加,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单手掐着一个成年人的脖子,把人提起来的。而且被抓的人刚刚好又是自己的亲外甥,他如何能不心惊?以对方的力气,要捏断小东的脖子,或者让他窒息断气,恐怕不费吹灰之力,他哪里还敢随便出言威胁挑衅?

    他在这彭城县一向横行霸道惯了,现在除了心急和暴躁之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屈辱感,让他在惊骇的同时,心中可以说是愤怒无比,恨不得立刻把夏阳大卸八块!

    脸上不屑一笑,夏阳右手轻微加重了些许力道,被他掐着脖子的孔远东便即眼珠上翻,一张脸红得快要渗出血来,明显感觉得到他呼吸困难,氧气供应不上。

    林泉见状,顿时又惊又怒地大吼出声:“你……你干什么?快放开小东!”

    “好啊,还给你!”夏阳冷笑一声,随手将手中的孔远东一抛,在场中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孔远东那百多斤的身体就仿佛一道抛物线一样,重重地落在了后方那辆奥迪上,将车顶重重地砸出了一个大坑,玻璃砰然碎裂。

    “小东!”林泉惊呼一声,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大吼起来:“给我打死他!”

    他一声令下,虽然那群小弟也被夏阳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所震撼,但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还打不过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在有人当先冲上去后,其余的人也很快跟着大叫起来,纷纷挥舞着家伙,朝夏阳扑了过去!

    夏阳轻哼一声,不退反进,身子向前一纵,夺过一根棍子,就像是影视剧中的情节一样,闲庭信步的游走在这群打手之间,将靠近的人一一打倒,每个人都是敲在拿武器的手上,很快这片空地上,便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制刀具,一群人捂着手疯狂呻吟,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废弃酒厂。

    “哎呦,哎呦,哎呦……”

    惨叫和哀嚎声此起彼伏。见夏阳的战斗力如此夸张,仅剩下还站着的几人哪里还敢冲上来,全都用惊恐万分的表情望着夏阳,然后又愣愣地转头看着林泉,跟着丢下武器,亡命般地朝酒厂外面跑去。

    看到手下逃跑,林泉的心里更是震怒,忍不住望了一眼自己的外甥,这小子究竟是招惹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家伙,竟然如此彪悍?

    见夏阳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把自己二十多个小弟尽数收拾,然后将目光投到了他身上,林泉忍不纂身一个哆嗦,连忙开口道:“兄弟,这次算老哥不对,我们认栽了。”

    “你也有资格跟我称兄道弟?”夏阳嗤笑一声,身体向前猛踏数步,一脚就朝林泉踹了过去,将对方踹到了孔远东躺着的那辆奥迪车盖上,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踱步来到那辆已经变形了的奥迪前,夏阳冷冷地盯着林泉和孔远东,将林泉之前的那句话还了回去:“说吧,你们两个想怎么死?”

    孔远东身上剧痛无比,瘫倒在车顶,不过夏阳的话他依旧听得明白,脸色瞬间惨白成一片,恐惧得简直连话都说不出来。

    林泉尽管同样恐惧,但他毕竟年纪要大不少,也是见过市面的人,强忍身上的疼痛,挣扎着从车盖上坐了起来:“朋友,都……都是我们的错,求你……放……放我们一马。你,你也不会想真的杀……杀人吧?”

    “敢打我家人的主意,还想我放过你们?”夏阳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脸色痛苦的林泉和孔远东,心中杀意一阵疯狂翻涌。

    强忍着将这二人一拳打杀的冲动,他沉喝了一声:“抬头,望着我的眼睛!”

    在两人下意识地抬起头朝他看来之后,夏阳眼中精光一闪,直接动用起神魂的精神之力,在两人心中种下了一颗恐惧的种子!

    杀与不杀,只在于他一念之间,原本按他的性格,要是换在其他位面世界的话,早就干脆利落地一杀了之了。只是身在现实社会,就算是夏阳,也不得不考虑杀人的后果,不为自己,而是为了母亲和小晴以后安宁的生活考虑。

    “算你们运气好!”

    在二人心灵之中埋下了一些的心理暗示,只要一想到自己,便会令他们心生恐惧之后,夏阳才冷哼了一声。

    欺负普通人,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要不是孔远东这小子不甘心,威胁到了母亲和妹妹的安全,他根本就没兴趣与对这些人纠缠。

    在林泉和孔远东恐惧的眼神中,夏阳询问了一些讯息,又追问了一下当年自己家遭到高利贷催收的事,然后让他们自行处理这里的首尾,并安抚好小弟,不得跟他有任何牵扯之后,便离开了酒厂。

    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让她和妹妹回家,然后好不容易,他才半真半假地将这件事搪塞过去。

    听到姓孔的今后再也不会纠缠自己家,夏晴和夏母都是一喜,心头的大石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

    午夜,月黑风高,夏阳照着白天从林泉和孔远东那里得到的地址,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孔家所住,也是彭城最为高档的别墅小区之中。

    他虽然没有行杀人之事,更通过精神手段,使得孔远东和他舅舅林泉从此都不敢再找自己和夏家的麻烦,但他却从没打算就此放过孔家!

    来到一栋独立别墅前,夏阳在观察了片刻后,助跑两步蹬墙而上,手脚并用,在窗台、防护栏、水管甚至墙砖缝隙之间借力,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爬上了四楼。

    而十多分钟后,夏阳带着自己找到的东西,再次悄然离开了孔家,去了同个别墅区的另外一栋房子之中。

    以他的灵觉,整栋别墅的一切动静都休想逃过他的耳目,才刚潜进来,就听到了三楼的一间屋子中,传出一声低低的哭泣,还有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

    “草,你哭个什么劲?不是说好了,只要陪我两次,你老公这个月的利息我就给他免了。既然来都来了,你还装什么纯?行了,别哭了,你要实在不愿意,现在可以走,不过老子明天就能让人砍死你老公信不?他娘的,这药劲还真大,快过来,让老子好好媳媳你!”

    已经来到门外的夏阳眼中杀机一闪,光是听到这个跋扈到了极点的声音,以及不堪入耳的话语,他就能想象到这个被称为“宏哥”的高炮,当初是怎样带人到他家进行催收的,脸色顿时阴沉得快能滴出水来。

    要不是因为此人,妹妹也不会与那孔远东产生瓜葛!

    紧闭着的房间瞬间大开,床边一名半光着身子的女子,在丝毫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晕了过去,只剩下一个前一秒钟还在满脸淫笑,而后一秒则神情大变的中年男子,惊慌地朝突然在他卧室中出现的青年道:“你……你是谁?”

    “还记得夏建国家么?”夏阳没有废话,直接问道。

    “夏建国?”中年男子宏哥惊愕了一下,想了想,很快恍然了过来:“就是那个跑路了的夏建国?”

    而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他也已经回过神来,顿时面露怒色:“你特么是什么人?怎么上来的?问夏建国干嘛?”

    “夏建国虽然不是个东西,但你更加该死!”夏阳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我是来替天行道的,畜生,到下面去忏悔吧!”

    语毕,他径自一指点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