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三个月没杀人了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一顿饭吃完,在返回家中的出租车即将驶进小区之时,夏阳的心头突然微微地跳动了一下,让正在与母亲说话的他脸色一凝,神色瞬间警惕起来。

    这种心血来潮的感觉,他已经相当熟悉,往往代表着接下来有事发生。眉头一凝,他当即就让司机停车,然后对母亲和妹妹道:“妈,小晴,你们先别忙回家,找个安全的地方待一阵,等我电话再回来。”

    “小阳,怎么回事?”夏母不明所以。

    “是啊哥,怎么了?”夏晴也是一头雾水。

    “之后再告诉你们。”说完,他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司机,让对方载着她们去县城中心,并嘱咐千万不要自行回家,然后便径自下了出租车。

    下车之后,夏阳独自进了小区,一进去,就看到好几辆车子停在了自家楼下。

    他是何等人物,拳术修行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就算是古往今来那些最为知名的武道宗师,都不见得有几个比得过他。精气神都练到将近凡人的极限,几近入道,神妙俱全,能于细微之中察觉感应本质的存在,又如何感应不到那股完全**裸,毫不加以任何掩饰的敌意?

    只是一眼看去,他就已经知道,这几辆车子是冲着自家而来。

    夏阳的外形可以称得上是鹤立鸡群,再加上他也没有要隐藏自己,避开这些人的意思。耳中一动,就听到了车子有人指着自己道:“泉哥,就是那小子!”

    “就是他早上打的小东和你们?”最后面的一辆奥迪中,一个坐在后座上的中年人闻言,眼中发出了一道冷光:“那女的呢?你们不是说和他一路的么?”

    “就是他!”先前说话的人答道:“那女的就不知道了,之前问了小区的人,说他们兄妹是一起出去的,不晓得怎么没一起回来。”

    “泉哥,那家伙好像发现我们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一个寸头纹身男子仔细看过去,只见外面那小子脸上面无表情,眼睛一直凝视着这个方向。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打架有多厉害!”中年人冷眼望去,哼了一声:“不管女的,先去把他弄过来。”

    那寸头男子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推开车门下去,却是见夏阳迈着步子走了过来,然后泰然自若地来到了奥迪车前,探头望了一眼坐在后面的中年男子:“你们是孔家的人?来找我算帐的?”

    五六辆车上至少坐了二十多人,全都没想到夏阳会直接走过来,而且速度很快,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到了后面泉哥的车子前。吃惊之下,几个车门同时打开,猛地冲下来十几个年轻人,将夏阳团团围在了奥迪前,引起了小区内不少人的惊慌和瞩目。

    “小子,你胆子很大啊!”奥迪后座上,被叫做泉哥的中年人,瞳孔收缩一下,目光中闪过了一抹深深的阴鸷之色:“打了我外甥,现在还这么猖狂,以为光天化日下,老子就不敢在这里动你?”

    原来这就是孔远东的舅舅,夏阳摇头轻叹了一口气:“我已经放了他一马,没想到你们还是不识趣,不过这样也好,解决了你们,我也好彻底安心。”

    说着,他眉头一挑,直视着那个泉哥,咧嘴一笑:“怎么样?是想换个地方,还是就在这里解决?”

    “嗬!”孔远东的舅舅惊愕了一下,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被十几个人包围住,不但面不改色,还敢出言挑衅的,不禁大笑了起来:“小子,你特么是真的有胆色啊,好,有种你就上车,咱们换个地方慢慢玩。”

    “好啊,我奉陪。”夏阳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直接拉开前面一辆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孔远东他舅舅手下的那些人,平时跟着他在县城里都是横行霸道惯了,打架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么装逼的,一时间不由都愣住了,纷纷面面相觑起来。

    在气势上没能压制住刚才那小子,孔远东他舅舅心头大为不爽,顿时轻喝了一声:“看个锤子!都给老子上车,回酒厂!”

    ……

    几辆车子以飞快的速度,开进了城郊的一间废弃酒厂之中。夏阳身为一个彭城人,自然知道这个地方,小时候也来过这附近,倒是没想到这间酒厂因为经营不善,已经荒废了下来,成为了这帮社会人士的据点。

    进去酒厂之后,早有另外两辆车在里面等候多时。以夏阳的眼力,看得十分真切,不是早上才被他教训了一顿的孔远东是谁。

    不过这事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等车子停下之后,他主动下了车,然后走到了一看到他就勃然色变,心生惧意的孔远东面前,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看来你还是没记住我的话,那么,你想到要承担怎么样后果了么?”

    “好大的口气!”

    孔远东的舅舅林泉,这时也从车上走了下来,带着一大帮身材壮硕,戴着金链子,纹身,手持棍棒、刀具、钢管的打手包围过来,冷冷地道:“在老子的地盘上还敢装逼?说吧,你今天想怎么死?”

    见舅舅和这么多他的手下站在这里,他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夏晴他哥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身处主场,孔远东心里的恐惧不由降低了一大半,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和残忍的笑容,向他舅舅林泉问道:“舅舅,夏晴那婊子呢?没抓到吗?”

    “我们在他们家等了半天,只有他一个人回来。”林泉摇了摇头,说道:“小东你别急,还有其他人在他们家蹲着,除非那女的不回去,不然肯定抓得到,今天咱们慢慢玩。”

    “好。”孔远东点点头,随即又重新把目光转移到夏阳身上,阴狠地笑道:“等抓到你妹妹,看老子今天怎么玩死她,还有你妈,老子知道她的学校,看我怎么弄死你们家。你不是牛逼吗?再动老子试试啊……”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夏阳眼睛一眯,无视了周围二三十个手持武器的打手,大手一伸,便如老鹰抓小鸡一样,径直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冷笑道:“想弄死我们家,你也配?”

    “你干什么?”

    “cnm的,快放下东少!”

    “放开东少,不然老子今天打死你!”

    所有人都没想到,夏阳竟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率先动手,纷纷脸色大变,疯狂地叫嚣起来。

    林泉的神情也是瞬间变得无比难看:“小子,给我放开小东,不然杀你全家,你信不信?”

    “你外甥有这种德性,可想而知他的长辈,没一个是好东西!”

    夏阳单手提着孔远东,那一百多斤的体重在他手上就跟轻飘飘的塑料袋一样,毫无重量感,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也霎时一变,就好像一头绷紧了皮毛,择人欲扑的野兽般,冷冷地环视了一圈四周:“本来我已经有差不多三个月没杀人了,说不得,今天要拿你们破戒!”

    如果换成是其他人突然说自己差不多三个月没杀过人,林泉和在场这些打手,只怕会笑掉大牙!现在是什么社会?就算是他们,都不见得敢轻易搞出人命来,更何况是夏阳这样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酗子。

    但就是这个看上去除了高大健壮的年轻人,身上却突然冒出了一股冷冽惊人的气势,慑人无比!让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顿时都是一惊,忍不住想着:难道他说的话是真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林泉强压着心中的震惊之意,死死地望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