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亲近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夏家的小区挨着不远,就是修建在乌江之畔的滨江路,这也是近两年新建而成。

    这个地方夏阳知道,以前是一片荒凉的河坝,没想到才短短几年,就已经被开发出来,听妹妹说周边的地价,更是比起几年前翻了好几番。

    沿着滨江路下到河堤之上,寻了处宽敞之地,夏阳便在着夜凉如水的江边,脚下起伏,走起禹步来。

    自玄真子处学到禹步之后,他已经修炼了一段时日,而且他还结合了内家拳中的一些练法,与丹道相通,练呼吸、行气血、洗骨髓。其洗髓换血之效,可以说远超了他以前所练的哼哈二音。

    禹步的来源甚古,最早为巫祝所用,后来道家承袭了此术,在仙道体系中,禹步不止是祷神召灵之术,更是万术之根源,玄机之要旨,对锤炼修士自身体质,以及法力同样有着奇效。

    随着对禹步修炼的加深,夏阳也逐渐对这门古老步法的奥秘,认识得越来越深刻。其实严格来说,他以禹步来洗髓换血,当真如同牛刀杀鸡一般,不过在这现实世界里,禹步除了能辅助他修炼内家拳外,本来也失去了它的一切其他功效。

    夏阳虽然不是修仙之士,但无论仙道还是武道,都是属于“练气”的一种,以他今时今日的武道境界,自然同样能感觉到现实世界的灵气凋敝,大道不存。在这里,不要说修炼法力,就连想要修炼内家真气,都极为困难!

    昨天初返现实之时,他就已经察觉到自身的实力急骤下降,力量严重消退。除了神魂无法观想出窍以外,他一身先天境界的内功修为,也已经无法从外界得到任何补充,就只剩下内家拳,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夏晴明白,这并不是因为他的修为真的倒退了,而是被这片天地所压制。现实世界,果然是传说中的末法时代,“道”,几乎不可感知!

    好在他的一身修为,主要走的是人体自身内部开发的方向,在现阶段来说,单纯修炼气血,却还问题不大。

    夏阳一踏步子,走动起来,全身上下撕扯劲风鼓荡,好像罡气密布,这正是所谓“步罡”。他将其与内家拳的丹道结合起来,无论体力、速度、力量,还是全身内外筋肉、内脏、骨骼的协调性,爆发力,都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气血奔涌之下,夏阳不断地随着步伐进行运力、呼吸,重心转换,调整内脏,刺激体内的敏感点。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本来就已经强大到了极点的体质,还在出人意料的进行缓缓改善和增强!

    照着三步九迹法,脚步不停的前举左,右过左,左就右。次举右,左过右,右就左。次举左,右过左,左就右。夏阳以三步满二丈一尺之法,步势全力展开,他的周身一丈之内,气流化作罡风呼呼炸响,如闷雷大作。

    如果现在有普通人靠近过来,光是带动的劲风,就足以将其活活震死!

    从踏上修行之路以来,夏阳以九窍金丹为基,自内家拳开始,又兼研究内功中的人体经络,后来还从燕赤霞处接触了元神之道,以及部分仙道中修炼身体的法门,再加上如今精修的禹步,数年间下来,苦修不缀,日练月练,方有今日的成就。他现在的身体,可以说已经无限趋近于不坏的地步,甚至他有一种预感,待到自己洗髓换血完毕,突破罡劲之时,恐怕离“见神不坏”的练体大圆满之境,也就只差水到渠成而已。

    这一练,就是整整一夜过去,天色很快就微亮起来。

    在察觉到上方的滨江路,已经有人早起开始锻炼之后,夏阳也就缓缓收功,停止下来。虽然体内气血运行得十分剧烈,但在惊人的控制力下,他甚至连一滴汗珠都没有冒出。

    走上河堤,在附近买了点早餐,他便在还未完全大亮的天色中,顺着小区楼房外面的管道,轻松地爬上七楼,从窗户回到了家中。

    将早餐摆好之后,夏阳到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清洗了一下身上的灰尘,然后换了身衣服,他才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翻看起自己以前的东西来。

    他高中时期的物品,母亲全都给他保存得十分完好,看到这些东西,许久之前学生时代的回忆,也全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拿起书架上的一本相册,里面全是他童年和青少年时的照片,有和妹妹一起的,也有和父母一起的,还有不少和以前同学的合照,想起那些属于自己和这个家庭的记忆,他嘴角不由微微勾起。唯独在看到父亲夏建国时,他才不自觉地收敛起笑容……

    “哥,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夏晴原本打算起来上个厕所,然后再回去接着睡,但是在路过夏阳的房间时,见他房门开着,人已经坐在书桌前时,不禁揉了揉朦胧的眼睛,走进来探头了一下:“在看什么呢?”

    “我习惯了早起,没事看看以前的相册而已。”夏阳合起相册,转过头来,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既然起来就别睡了,去洗漱一下,我买了早餐,在外面桌上。”

    “啊……”夏晴闭着眼睛叫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把身体趴在他身上:“可是人家还没睡醒呢。”

    毕竟是亲生兄妹,血浓于水,当夏晴重新接受了夏阳之后,举止比起昨天来大为亲昵了许多。尤其是哥哥如今变得又高又帅,回来之后还像顶梁柱一样,重新撑起了这个家,这种可以依靠的感觉,让她很快就找回了小时候的那种亲近感,并且愈发的浓,似有将这几年空白期重新填补的意思。

    “赖床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以后尽量早睡早起,知道吗?”夏阳知道,现代人的生活习惯和自律性,都不可能和武者相比,但他还是希望妹妹以后养成一个良好的作息时间。

    夏晴还没说话,开门的声音便又响起,穿着睡衣的夏母走了出来:“咦,你们两兄妹怎么都起得这么早?正好,妈去给你们做早饭。”

    “不用了妈,我早上下去锻炼的时候,已经顺便买回来了。”夏阳轻笑了一下。

    “这个习惯好。”夏母满意地点了点头:“怪不得小阳你身体这么棒,不像你妹妹,不睡到太阳晒屁股,从来都不肯起床。”

    被母亲吐槽,夏晴无言以对,只能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

    吃完早餐,夏母便去学校了。

    如今夏阳已经回来,昨晚又决定了接下来搬家去渝州,夏晴也就准备一会上午就去她之前上班的地方辞职,然后带哥哥到处逛一逛,看看这几年变化不小的彭城。

    就当夏晴在卫生间化妆打扮,即将出门的时候,他们家的房门,突然被大力的拍打起来,并伴随着一道怒骂声传出:“夏晴,你这个臭婊子,给老子开门!”

    夏晴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愣,很快就听出这是孔远东的声音,当下脸色大变,便要跑出去回骂,不过她才出卫生间,却是见到哥哥以奇快无比的速度从房间里冲到了客厅。

    “给老子开门!mmp,昨天你哥居然敢凶老子,今天不给老子一个说法,老子今天非……”

    外面一句话还没骂完,在夏晴震惊的目光中,只见哥哥飞快打开了房门,直接就是一脚踹了出去。

    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如同杀猪一般,疯狂地嚎叫起来。

    “***!你敢打东哥?”

    孔远东并不是一个人而来,门口的另外五个人见他被人一脚踹飞,直接从过道后面的楼梯上飞了下去,重重地撞在墙壁上,惊怒之下,顿时纷纷狂叫一声,朝夏阳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