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回去上学
    夏阳先是从箱子里拿出了大中小三个盒子,递给夏晴:“小晴,哥哥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水果家的电子产品,这些都是给你的。”

    “啊!”夏晴神情激动地接过来,兴奋地道:“最新款的水果七,还有水果电脑和平板……哇,哥你真好,居然给我买齐了三件套,我终于可以把用了三年的五给换下来了!”

    “你喜欢就好。”夏阳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他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妹妹一直都很羡慕那些有水果手机的同学,只是以那时候他们家的条件,又怎么买得起这么昂贵的电子产品。昨天他在看到路边的手机店时,突然记起了这事,于是就进去买了下来,当作小礼物送给妹妹。

    “这几样东西加起来不便宜吧?小阳你也真是的,净乱花钱。”

    夏母看得心里纠结不已,家里如现在的经济条件糟糕至极,平日她都是省之又省,不过儿子刚刚回家,又是买给妹妹的礼物,她倒也不好多说什么。

    夏阳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又从行李箱中拿出了极为端庄大气的女装,递给母亲:“妈,回来得匆忙,也不知该给您买些什么,这是我帮你挑的衣服,您看看合不合适。”

    “你这孩子,给妈买什么衣服啊,妈又不是没有衣服穿。”夏母一看衣服的包装还有面料,就知道价值不菲,心里再次一抽。

    夏晴抚了抚额:“哎,妈,这可是哥的一番心意。再说买都买了,你就换上吧,正好看看哥的眼光怎么样。”

    夏阳笑着将衣服塞到母亲手上:“就是,妈,你先换上试试吧。”

    “好吧,我去换。”夏母无奈之下,只得拿着衣服往自己房间走去。

    半晌换完出来,只见这件衣服穿在母亲身上,可以说她整个人气度都雍容不少,贵气十足,大小也很合适,与他记忆中母亲几年前的身材相差不大。这件衣服,是夏阳在商场想给家人买东西时,无意中在一家高档服装店的橱窗中看到,当时一看就觉得应该会适合母亲,这才买下来。

    他本来还想给妹妹夏晴也买一件,但他想到自己这么久没有见过妹妹,只怕现在已经长大,整个人大变样了,这才作罢。

    “哇……妈,你这身衣服真好看,我哥真有眼光!”夏晴略带夸张地大叫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儿子给她买的东西,夏母开心的同时,也微微有些蹙眉:“好看是好看,就是估计不便宜吧?”

    “妈,这里还有一副镯子,正好配你这身衣服。”夏阳没有去接她的话茬,而是又从箱子地下拿出一只白玉手镯来,拉过母亲的手,不由分说径自戴在了她的手上。

    “哎!你这孩子,还买什么手镯啊?”

    夏母一看就急了,连忙要取下来。夏阳伸手止住了她,然后又取出一块稍小一些的玉坠,交给了夏晴,郑重地说道:“妈,小晴,这两块玉可是好东西,你们以后记得要经常带在身上。”

    这一坠一镯本是一套,乃是他先前在天下第一位面时,获封无双侯时太后赐下,似乎是从西域进贡而来,有着宁神明目清脑的作用,时常佩戴的话,对身体有益。

    夏母拗不过他,只能接受下来,但她神色变幻了一下,却是有些疑虑地问道:“小阳,你现在外面,做的是什么工作?”

    儿子懂得孝敬自己,这本是一件好事,说明他心里并没有完全抛弃亲情。也让这么多年来,一直觉得对儿子心中有愧的夏母释怀了许多。但看他带回来的这些东西,无一不是极为贵重之物,光是给他妹妹夏晴买的那水果三件套,价值就已经不下于两三万。更夸张的是这两块玉,她虽然对玉器方面完全不懂,但也看得出来绝对价值不菲,而夏阳区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有财力买得起这么贵重的东西?

    一时间她心里惶恐不已,生怕儿子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光之事。

    “妈你放心,我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夏阳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禁微微一笑道:“这两块玉,是我之前替一位老板做事,后来他送给我的,来路绝对正当,您就放心吧。”

    “至于我的工作……”说到关键之处,他沉默了一下,才道:“妈,小晴,我的工作具有保密性质,目前不方便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大致理解成保镖一类吧。”

    “保镖?”夏母和夏晴两人听到夏阳的话,顿时面面相觑起来。究竟是什么工作,还涉及到保密,连她们都不能告诉。

    夏阳并不想欺骗母亲,但万界珠和位面世界的种种,他却又如何能说出来?

    “哥,你的意思是说,你是要保护别人吗?”夏晴一脸紧张之色,追问道:“那会不会有危险?”

    她有些恍然过来,难怪哥哥的身体现在变得这么强壮,看他那身肌肉,肯定是经过长期训练而来。想到这里,她心里也不由生出了强烈的担忧!

    “是会有一定的危险。”夏阳默然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与其粉饰一切,彻底地欺骗她们,还不如适当的透露些许,不然说多错多,反而有可能适得其反。

    点头之后,他紧接着又道:“有一定危险性,但是报酬也很丰厚,足以让我们家以后衣食无忧!妈你可以放心,我虽然不能告诉你们我的工作内容,可我向您保证,我所做的绝不是什么歪门邪道,触犯国家法律的事。”

    说完,他从裤兜里面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来,交到了母亲手上:“妈,这是我这几年攒下来的一笔钱,密码是您生日,你收起来吧。”

    “这怎么行?小阳这是你的钱……”

    尽管听到夏阳保证没有做触犯法律的事,让夏母稍稍心安了一些,不过听到他把钱交给自己,她还是下意识地拒绝起来。

    “妈,我们是一家人,我的钱不就是家里的钱吗?”夏阳强行将银行卡塞到了母亲手中,顿了顿,脸色一正道:“还有,妈,家里的事我都知道了,您放心,我会全部处理好,以后你和小晴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你都知道了?”夏母闻言猛地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咬牙道:“这都是你爸……”

    “我没这样的爸!”夏阳打断母亲,冷声道:“妈你早就该和他离婚了,要不然家里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你也不会受这么多委屈。”

    夏母语气一滞,叹道:“是妈不好,都怪妈心太软了。”

    “和您没关系,要怪只能怪夏建国!”

    夏阳摇了摇头,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便又问道:“妈,小晴现在应该也是辍学了吧?”

    “是啊,这个死丫头!”夏母先是一愕,随即没好气地道:“这丫头跟你一样,也是死活不肯去参加高考,你们两兄妹还真是一副德性!”

    夏晴一听把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不禁叫了起来:“妈!怎么说到我这儿来了?当时能怪我吗?家里那时候都什么样子了,我哪还有什么心思去高考。”

    “辍学多久了?”夏阳把脸一扳,直直地瞪着夏晴。

    夏晴被他眼神一激,立刻就想起了哥哥前面吓跑那孔远东的情形,心里一凛,喏喏的答道:“快……快一年了。”

    “这怎么行?”夏阳眉间一沉:“小小年纪,不读书整天在外面乱晃什么?小晴,你之后给我回去上学,听到没有?”

    “哥你开什么玩笑!”听到他的话,夏晴顿时不干了,强压下心头对他的惧意,尖声叫了起来:“我都快上班一年了,你现在让我回去读书?而且你以为学校是我们家啊,想去就去。”

    “上班?上什么班?”夏阳哼了一声:“这事没得商量,上学的事我来安排,你给我回去好好复读一年,然后老老实实上大学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