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亲情难断
    站在新家的客厅中,夏阳心中感慨万千。当年他们家的老房子,又旧又破,想不到拆迁过后,倒是换上了一套宽敞明亮的三居室。只可惜这套房子,如今已经被他父亲夏建国抵押了出去。

    刚在路上,夏晴跟他说起了这些年来发生的许多事,他也算是对家中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原来当初他离开后的第二年,老房子拆迁的时候,他们家一共分到了两套房,还有五十多万的现金。本来在这样一个物价不高的小县城,他们家的生活已经可以过得非常滋润了。

    在获得赔偿之后,夏建国还清了外面十多万的欠款,也曾老实过一段时间,信誓旦旦地向母亲保证不再涉赌,还写下了保证书,他们家的生活,也因此得以平静过一段时间。但是好景不长,只过了不到半年时间,夏建国便又重新复赌,一开始还只是打打小牌,后来越赌越大,很快就背着母亲,将剩下的拆迁款输得一干二净。

    而且没多久之后,他们家的第二套房子,就被他输了出去。再后来,就是他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也被夏建国悄悄拿到外面,分别抵押给了银行和高利贷公司。

    这一切,夏阳母亲一直以来并不知情,直到催债人员上门之时,她才得知自家新分的两套房子,都已经被夏建国输在了外面。忍无可忍之下,她只能到法院起诉离婚,但房子的产权,却无论如何也是收不回来了!

    高利贷的催债人员,三天两头上门,用尽流氓手段,极尽侮辱之能事,差点没将母亲逼得跳楼,夏晴实属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一直纠缠于她的追求者孔远东,从他那里拿了二十万,打发走了那些流氓。

    只是二十万,又怎么满足得了那些高利贷的胃口?不过孔远东是他们县一家龙头企业家的公子,他舅舅又是县城里出了名的一霸,在社会上相当吃得开,在孔远东托他舅舅打了声招呼之后,那家高利贷公司也就同意作罢。反正夏家之前早就还清了本金,这二十万,就当给孔家一个面子。

    但是除了高利贷以外,房子还被抵押给了银行,如今夏建国虽然已经跑路,但五十多万的债务,却是由母亲背了下来,每个月向银行还钱,这才将房子保留了下来,没有被收走。

    夏阳听妹妹说完这些事,面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心中的愤怒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夏建国这个人,夏阳除了恨以外,对其已经没有任何话想说。他最心疼的,却是母亲和妹妹。他能想象得到,母亲在面对那些高利贷流氓的时候,是何等的无助。妹妹又是再何等无奈的情形下,才不得不求助于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孔远东。

    出于妹妹的自尊,他并没有过多询问那孔远东的事,以免夏晴难堪。他将内心的愤怒全部收敛起来,只是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牢牢的记在了心底。

    没多久,房门被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夏阳,一眼就见到了看上去苍老许多的母亲,激动地冲了进来,泪水顺着她的眼角落下,紧紧抱住他的身躯:“小阳,你想死妈妈了!”

    被母亲抱住的这一瞬间,他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顿时被全部击碎,夏阳不禁双目通红,同样紧紧地搂着母亲,哽咽地叫了一声:“妈。”

    两人抱头痛哭了好一阵,母亲才松开手,反复打量起他来,脸上也慢慢露出了笑容:“想不到我们小阳长得这么高了,又这么精神,真好!”

    “那是。”夏晴也在一边笑着附和道:“妈你是不知道,我刚见到哥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真是我哥夏阳吗,简直太帅了!”

    “是是是,小阳现在这么帅气,妈都有点不认识了。”夏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喜笑颜开地说道。

    夏阳抑制不住眼眶的湿润,一直紧紧地凝视着母亲的脸:“妈,我就算再怎么变,也是您的儿子。”

    母亲在他小时候,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没有呆在家里照顾他和妹妹,但他心里却从来没有责怪过母亲。他能理解母亲的无奈,试问当母亲的,又有几个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呢?要不是逼于无奈,在父亲完全指望不上的情况下,她必须要承担起这个家,以母亲对他们两兄妹的疼爱,怎么会舍得不在孩子身边。

    至于奶奶的事,要不是在绝望之下,心里崩溃,母亲当时也不会陷入传销中去。这里面绝大部分责任,都要归咎到父亲夏建国身上!

    “小阳,快来看看你的房间。咱们换了新家之后,你的房间妈一直都给你留着,你以前的东西,妈也都给你保管好的。”

    “小阳,你刚刚到家,路上应该累了吧?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小阳,你晚上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小晴,去妈包里拿点钱,下去给哥买点新的生活用品,牙刷毛巾什么的,再问问你哥还缺什么。对了,记得还买点水果。”

    夏母见到儿子回家,心里激动得不得了,叙了一番重逢的话语后,就连忙开始张罗起来。而被推进浴室的夏阳,听着外面母亲和妹妹的对话,心中霎时间也被一股暖流包围。在冰冷的水从喷头喷涌而出时,他也没有再去压制眼眶中的湿润。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句话,家,才是一个人永远最温暖的港湾。回到家的感觉,真好!

    而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又怎么能做得到斩断凡尘?

    了断凡俗,就等于要抛弃这个家,舍弃一切亲情。可他才刚刚见到家人,体会到重获亲情的幸福,又让他如何能舍得斩断凡尘俗世之情呢?

    断尘根,便意味着他要走上无情之路,但他却从未打算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绝情绝义,自私自利之人,这有违他的武道之心。

    但要是不这样做,他的心中就始终有着牵挂,又怎么能专注于修行,走上超脱之路?

    回到现实世界才短短两天,他就已经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平凡人的生活,已经不再适合于他,若非因为割舍不下心中的亲情的话,他只怕早就生出了离去之意。

    “唉,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权当放松一段时日。现在的首要之事,就是解决眼下家里的所有问题,以后不管怎么样,我最起码要做到的,都是让母亲和妹妹的后半生衣食无忧!”

    至于带母亲和妹妹一起修行,夏阳从未生出过这样的想法。不是因为他自私,而是要超脱,就代表着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残酷无比。且不说他不知道万界珠能不能带人一起穿越,就算可以,他也不会这么做。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事,从来不会是说说那样简单!

    出了浴室,站在自己的房间中,望着房间里一如以前老房子的摆设,自己学生时代的物品,全部被保留下来,并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看就知道经常在整理,夏阳更加断绝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还是让妈妈和妹妹,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吧!平凡,有时候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哇!哥,想不到你身材这么好,穿着衣服的时候还看不出来……我的天,你这肌肉是怎么练出来的?”

    夏晴推门进来后,只见夏阳身上穿着一件背心,显露出来的肌肉突出隆起,硬硬实实,像一块块坚固的石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看得她两眼放光,冲上来就是上下其手。

    “下来下来,女孩子家家的,动手动脚的像什么话。”夏母跟着走进来,见到夏晴整个人半吊在夏阳身上,不停在他胸口摸着,不由没好气地笑骂起来。

    夏阳倒是不以为意,反而很享受妹妹这种亲昵的动作,拖着夏晴的身子,径自走到自己带回来的行李箱前,打了开来:“妈,小晴,来看看我给你们带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