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身世
    走在返回家中的路上,夏晴的视线不时在夏阳身上掠过。她怎么都不敢相信,那个离家出走多年,在她记忆中只有一米七出头,长相平凡的哥哥,如今竟然变得这么高大,这么的帅气逼人。要不是脸上的轮廓还在的话,她真的没法将眼前这个人,和自己印象中的哥哥重叠在一起,也完全不敢相认。

    不过虽然哥哥现在形象和性格都是大变,但长久以来心里对他积压的怨气,还有刚刚发生的事,无一不让她心里极为烦躁,一直冷着一张脸,路上始终不发一言。

    夏阳同样有些惊讶于妹妹夏晴现在的形象和打扮,他记得自己当初离开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在上初中的小女孩,没想到一转眼,都已经变成大姑娘了。

    见到夏晴之后,他心里不觉冒出了一阵强烈的内疚和遗憾之感,尤其是经过刚才的事,他能想象到家里这些年,必然发生了很多事情。自己不但什么都没有承担,而且也错过了她成长中最重要的几年,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离家出走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夏阳能感受得到夏晴对他的冷漠,但他心中丝毫没有抱怨之意,而是主动打破沉默,问道:“小晴,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你又帮不上忙,再说你会管吗……呃,对不起。”夏晴面若冰霜,下意识就用嘲讽的口吻回答了一句。但是在她抬起头,看到夏阳脸上那带着愧疚的复杂眼神之后,加上刚才他震慑孔远东时,身上那种可怕的气势还犹在心里,她又情不自禁地说一句对不起。

    夏阳没想到她会跟自己道歉,不由摇了摇头,再次在她头顶上抚摸了一下道:“小晴,不要这样说,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听到他的话,夏晴不知怎的心中忽然一软,那股对他的埋怨蓦然间变成了一阵强烈的委屈和心酸,眼睛一红,有种想哭的感觉。

    只是出于自尊心,她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他,不由推开头上的手,嘟着嘴道:“讨厌!别乱摸人家的头,把我头发都揉乱了。”

    “哈哈。”见她不满中透着可爱的样子,夏阳忍不住笑出声来。

    亲兄妹之间,那份血溶于水的感情,是无论如何都抹杀不去的,两人之间的陌生和隔阂感,几乎就在夏晴这一句话中,尽数散去。

    夏阳看着妹妹那掺杂了好几种颜色的头发,宽大的帽衫上印着巨大的英文字母,一条八分牛仔裤上全是破洞,一脸烟熏妆,加上涂得五颜六色的指甲,脖子上挂着晶亮的饰品,耳朵上硕大的耳环还只是一边耳朵戴着,他不禁半开玩笑地吐槽了一句:“小晴,你现在怎么走起这种城乡结合部的杀马特路线了?真难看!”

    “你才难看呢,这叫潮流,你懂什么?”夏晴哼了一声:“倒是你,几年不见,居然高了这么多……人家现在连你肩膀都不到,真讨厌!”

    夏阳被她逗得一笑,随后却是渐渐敛起了笑容,缓缓转过她的肩膀,凝声道:“小晴,哥哥这些年在外面,从来没有管过家里的事,是我不对。不过现在哥哥回来了,家里的事我地夺全部解决,以后哥哥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了。”

    他的一句话,让夏晴顿时哽咽的起来,叫了一声“哥”后,便扑倒他的怀中,放声大哭。四年了,那个从小就照顾疼爱自己的哥哥,在当初突然离家出走,一去了无音讯之后,终于回来了!

    夏阳搂着大哭不止的妹妹,心中也是复杂至极。以他的心境,都丝毫控制不住,一时间各种情绪和记忆,全都一齐涌上了心头。

    他和夏晴,可以说自幼生长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他的父亲夏建国,年轻的时候是做生意的,起初也累积了一些资本,夏阳幼年的时候,家中还算过得殷实。但自从后来染上赌博的恶习,变成赌鬼之后,夏建国就再也无心经营,而随着他越赌越大,很快就将家底败了个精光。

    自夏阳有记忆以来,自己父亲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牌桌上度过,母亲也终日与其争吵不休。只是为了他们两兄妹,母亲一直都选择忍气吞声,没有与他离婚。

    在将家中输得一无所有,还欠下不少外债之后,逼于无奈,夏建国只能带着母亲一起外出打工。是以直到他和妹妹长大,他们的父母都是常年不在家中,也就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来,从小到大,他和妹妹基本都是奶奶在照顾。

    而一直以来,夏建国赌博的恶习从来未曾改掉,他和母亲打工赚到的钱,除了少部分寄回家以外,其它也无一不是被他输了出去。所以夏阳对造成这一切的父亲,几乎没什么感情可言,心里也对这个家充满了厌恶。

    由于常年的忍耐,一直在夏建国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母亲在他即将高考的那一年突然爆发,带着自己偷偷攒下的一点钱,跟着她在外面认识的一位姐妹,跑到南方去搞起了传销。

    同样是在那一年,奶奶突然之间病重不起,全靠他和妹妹夏晴照顾。而他的父母,竟然在接到他的通知之后,直到奶奶病逝之前,都没有赶回来看望过一次,只是打了一点医药费回来。

    但那么一点少得可怜的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奶奶很快就因看不起炳撒手人寰,而直到奶奶去世,已经在其他亲戚帮忙张罗着丧礼之时,他的父母才从外地赶回来。

    那可以说是夏阳最为愤怒和痛苦的一段时间。正是因为这件事,他在与父母大吵了一架之后,连高考都没有参加,仅带上了一张身份证,和找同学借来的两百块钱,便直接离家出走,整整四年,都没有回来过一次!

    他这么多年,对家中所知的唯一一点情况,就是后来在还同学钱的时候,听说母亲已经离开了那个传销组织,然后也没有再跟父亲出去外地,而是回到了年轻时在彭城老家的工作岗位上,重新当起了一名小学老师。

    其实这些年来,夏阳对自己的父亲夏建国,早已没有任何感情,在他心里基本和陌生人无异。但对于母亲和妹妹,他还是一直都抱有一颗牵挂之心。

    只是他当初选择放弃了学业,离开那个让他无比厌恶的家,要是不能在外面混出个人样,他又有什么面目回去?

    这些年他在外面,换过无数工作,吃过无数的苦,最落魄的时候还摆过地摊,睡过天桥,却一直都没能混出什么名堂来。这也是夏阳始终不肯回头的原因。

    路是自己选的,那么就算跪着,他也要继续走下去!

    后来,在得到万界珠之后,他一直在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奋斗,很少有时间想起家人。而自踏上修行之路以来,他对家的概念也是越来越淡,如果不是聂小倩的事,令他想到了自己日后的归宿,从而激起了思乡之情,恐怕还不知道要多久,才会生出回到现实世界的念头。

    不过这样也好,夏阳很清楚,家人在他的心目中,始终是一个深藏在心底,无法放下的执念。随着修为越来越深,他心中隐隐有所明悟,也终于明白,难怪古时的修行之人,都讲求出家,了断凡俗,若是凡根不净的话,只会对修为不利。

    正因如此,夏阳这次回来,就是要处理这个自己一直以来都放不下的执念,只有完全解决了家人的问题,他才能安心修行,向更高的境界进军!

    但要斩断凡尘,又岂是轻易就能做到的?即使以夏阳那般坚定的武道之心,在见到妹妹夏晴之后,都已经没有任何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