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惊怒
    彭城,位于渝州市之下,是一个极为偏远的小县城。

    次日,夏阳先是从自己所在的城市飞回渝州,又马不停蹄地感赶到火车站,终于在下午的时候,抵达了彭城老家。

    这座火车站,是他离开的这两年间新建起来的,出了站台之后,夏阳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极为陌生。但从周围熟悉的乡音当中,他还是感受到了家乡的味道。

    也只有亲身经历过之后,他才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近乡情怯。如果算上在位面世界那几年的话,距他离开这座县城,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的时间,如今终于回来了!

    “抓小偷啊,快抓住他!”

    就在夏阳深吸一口气,准备大步往外迈去的时候,他耳中突然听到远远有人大叫起来。

    在国内,火车站就是龙蛇混杂的代名词,偷盗之事可谓司空见惯。夏阳抬头望去,只见一名中年妇女不断急切的呼喊追赶,而一个瘦小的身影夹着一个挎包,手里拿着匕首,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周围所有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过去这么多年,彭城的治安还是这么差么?”

    夏阳面无表情地看到那气喘吁吁的小偷,胡乱挥舞着匕首,目露凶光,那意思是谁敢挡他,小心他的刀子可不认人。

    小偷不停挤开人群,夺路而逃,眼看就要跑出火车站门口,钻进涌动的人流时,夏阳径自摸出一枚硬币,默默扣在手上轻轻弹出,就见那小偷整个人惨叫一声,扑倒在了地上,匕首摔出老远,双手抱着右脚的小腿,疯狂的在地上扭动嚎叫。

    围观的路人,丝毫不知道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见那小偷摔倒在地,又没有了凶器,倒也不再畏惧,迅速一拥而上,将其擒住。

    就在站台乘警赶到之时,夏阳已经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多年没有回家,县城的变化很大,很多熟悉的街区都已经大变样,不过依稀之间的轮廓,却还是颇有印象,偶尔见到一些未曾改变的建筑,他的内心还是会有一点小小的激动。比如某个地方的小吃很好吃,某个网吧他曾经去过,没想到现在还开着等等。

    只是二十分钟后,到了记忆中的地址前,夏阳不由愣住了。他眼前,以前自家的老式单元楼已经消失不见,此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十分现代化的住宅小区,必须要刷卡才能进到里面。

    “看来是给不了她们惊喜了。”夏阳这一次回来,他并没有给家里打电话,暗暗摇了摇头,然后在门口保安的审视下,拿出手机,默默拨通了那个牢记于心底深处的号码。

    “喂?”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在手机中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夏阳心头猛地一震,先前想好的话语一句也没说得出口,沉默下来。

    “谁啊?不说话的话我挂了啊。”

    “妈……是我。”默然片刻之后,夏阳还是开口叫了一声。

    在他开口后,那话那头不由激动万分地喊了出来:“小阳?是你吗小阳?”

    “妈,是我。”夏阳轻声道。

    “你这家伙,终于舍得联系妈了,你知道你有几年没和家里联系了吗?”夏母激动之下,又惊又喜,急急地道:“小阳你现在哪呢?”

    “我回彭城了,就在原来咱家小区这里,不过好像老房子都……”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夏母就道:“原来的老房子已经拆迁了,咱家现在不住那儿,小阳你就站在那小区门口别动,我这就让你妹妹去接你,妈还有最后一节课,等下课之后,我马上就回来。”

    夏阳记了起来,当初自己离家之前,就有传言这一片会拆迁,原来后来真的拆迁了。

    “好,妈我不急,您先忙您的。”

    他知道母亲是老师,不能说走就走,挂断电话之后,他便在这小区门口,耐心等待起来。

    十多分钟后,在“滋”的一声急刹车中,一辆宝马轿跑停在了小区门口,一名一身非主流打扮,年约十**岁的少女在车窗里四处张望了一阵,才从车上下来,走到他面前,摘下硕大的墨镜,用极度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身高差不多接近一米九的英俊帅哥,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哥?”

    “小晴?”夏阳同样有些难以置信,眼前这个杀马特少女,竟然就是自己原本印象中那个乖巧的妹妹夏晴。

    “小晴,这就是你那个几年没回来过的哥?”

    一个和夏阳同样非主流装扮的黄头发青年,跟在她身后下了宝马,然后在看到这个比电视里那些明星还要帅气的男子之后,不禁咧了咧嘴,用略带不屑的语气道:“整一个小白脸嘛。”

    “孔远东,你怎么说话呢?”听到黄毛青年的话,夏晴脸色一垮,娇斥一声。

    “我说错了嘛?”黄毛嘟囔一声,不忿道:“你看他的脸,快比你还白,不是小白脸是什么。”

    “小晴,他是谁?”见夏晴是从他车上下来,两人明显关系并不寻常,夏阳顿时皱起了眉头。

    “关你什么事!”夏晴对夏阳并没有什么好语气,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头怒视着那黄毛青年:“孔远东,你要是再敢乱说,就给我滚!”

    “你敢凶我?”被她喝斥,那叫孔远东的黄毛青年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怒骂一声:“夏晴,别以为老子平时对你不错,你就有资格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别忘了你还欠老子二十万!”

    “你……”夏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气得不轻。

    夏阳听到黄毛的话,脸色瞬间一凝,瞳孔一缩,然后向夏晴沉声问道:“小晴,怎么回事?你欠他钱?”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怒气一涌:“又是因为夏建国?”

    “嘿嘿,你还知道你爸?”孔远东轻蔑地看着夏阳,冷笑道:“夏建国之前输光了你们家的拆迁款,连后来分的房子也抵押了出去,你这几年跑到外面什么都不管,知不知道要不是老子之前帮你们家还了钱的话,你妈和你妹早就被高炮扫地出门了!”

    夏阳满脸惊怒之色,他当年高中辍学,离家出走之后,从此就再也没和家里联系,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看到他难看的表情,孔远东脸上露出嘲讽之色,得意的道:“你妹妹借了我二十万,作为条件,她给我当女朋友,这可都是写了白纸黑字的,你是不是很惊喜啊,大舅哥!”

    “孔远东,你这个王八蛋,给我住口!”夏晴尖声叫道,满面通红。

    夏阳面沉如水!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离家出走这几年,家中竟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看妹妹的表情,他就知道是真的,一股杀意不禁从他心底生起。

    “给你三秒钟,在我面前消失!”夏阳身上陡然升起一股凌厉至极的气势,激得那孔远东浑身一抖,脸色煞白。

    原本按照他的性格,要是听到其他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恐怕早已经勃然大怒了。但在夏阳那冰冷的眼神下,他心中猛地生出了一股无比惧怕之意,心胆俱裂下,他甚至连一句嘲讽的话都不敢说出口,只能骇然地望着夏阳,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见这黄毛胆气已丧,如堕冰窖,不敢再发一言,夏阳不禁把眼睛一瞪:“还不滚?”

    “是是……我这就滚。”孔远东被这一喝,全身一颤,头脑一片空白,当即趴在地上,连滚带爬,连自己的车子都顾不得,迅速往小区外面爬去。

    “慢着!”

    就在孔远东如丧家之犬一样,快要爬远的时候,夏阳再次开口说了一句:“去把我妹妹的字据拿来,欠你的钱,我还给你。好了,滚吧!”

    等那黄毛滚远了之后,夏阳才收起气势,并没有说出任何责备之语,而是伸手摸了一下夏晴的脑袋,安抚了一下同样满脸惊恐之色的妹妹,朝她温和一笑:“走,小晴,带哥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