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落花有意 流水无心
    黑山老妖的躯体,在金色火焰中熊熊燃烧,火光冲天,飞速净化驱除着魔气,它愤怒地大吼着:“你们休想轻易杀死本王,这不过只是我的一具分身罢了,本王绝不会就此灭亡一百年后,本王一定会重返阳间,找你们报此大仇!就算你们到时已经投胎轮回,本王也绝不会放过你们,还有你们的子子孙孙”

    烈焰之中,老妖发出了无尽的诅咒,充满了怨毒和不甘。

    很快,黑山老妖终于彻底支撑不住,身子彻底烧成了灰烬,没有在天地间留下丝毫痕迹。

    “死老妖,你终于肯死了!”

    燕赤霞见魔气陡然一消,随风而逝,恢复了之前阴间那暗淡的天空,等确定暂时没有危险了之后,不禁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接着身子一晃,脸色一片煞白,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可见刚刚强行施展御剑之术,对他的消耗极大。

    “总算把这黑山老妖给除掉了。”夏阳也是大松一口气,解除了金刚不坏神功的状态。老妖一死,剩下的厉鬼和阴兵也是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没有阴魂再敢留在这里。

    经过连番大战,期间不停催动气血之力,还施展出了刚刚掌握的霸极四刀,这一放松下来,连他的体能,都忍不住生出了一股浓浓的疲倦感。

    “夏公子,燕大侠,你们真的消灭了黑山老妖?”

    听见外面毫无动静之后,聂小倩才从金塔中飞了出来,发现老妖和恶鬼全部为之不见,只有夏阳和燕赤霞在重重地喘着粗气,脸上不由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又惊又喜地开口道。

    夏阳点了点头:道“不错,这老妖的分身已经被我们灭了,而它的本体也来不了这么远的地方,至少百年之内,它都不可能再出来害人了。”

    黑山老妖虽然有着千年道行,但它的本体始终是在阴间,在没有将本体炼化以前,都不可能脱离束缚,为所欲为,更不可能到人间去作恶。

    而在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那老妖就算是再修一千年,也不可能成仙成神,这也就代表着它的实力始终会有一个限制。再者老妖的分身被灭,本体的修为也必然会收到影响,甚至能不能重新修回到先前的巅峰,都是两说。日后它要是敢去到阳间作乱,自会被后来的修道之人消灭,绝不可能对人类族群造成太大的威胁。

    至于百年之后,他早已不在这个位面,又如何管得了那么多。

    “这次消灭老妖,真是全靠了夏兄弟,要不然我们很难活着离开地府了。”燕赤霞瘫坐在地上,叹了一声。

    夏阳却是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应该是全靠燕兄的金刚经才是,只可惜那本金刚经已经”

    “无妨。”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燕赤霞便打断了他:“那经书乃是被老妖的魔气自行激发引燃,此乃天意,与夏兄无关。而且能消灭这黑山老妖,已经是邀天之幸,一部佛经倒也不算什么。”

    听他这么说,夏阳安心不少。何况事已至此,他除了轻叹一声,直叫可惜之外,却也无可奈何。

    休息了片刻,燕赤霞便吃力地从地上爬起:“夏兄弟,天估计快要亮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返回阳间去吧。否则鬼门关一闭,我们就再也出不去了。”

    “好!”夏阳点了点头,同样不欲在这阴间多呆,与聂小倩一同上去搀扶起了他。

    黑山老妖分身一灭,先前那座巨大的拦路之山也就跟着消失,燕赤霞强打起精神来,作了个法,便在虚空中轰然打开了一道门户,淡淡的光芒照射进来,那是阳间的气息。

    一步跨过,阴阳交替,他们终于又回到了人间!

    回来之后,燕赤霞脸色一垮,整个人终于彻底放松下来。

    “多谢夏公子和燕大侠的救命之恩。你们不惧危险,身入地府,将我从和黑山老妖的手上中救回来,小女子都不知道要怎样报答两位才好,唯有来世做牛做马,以报公子与大侠的厚恩!”

    聂小倩双目通红,满心感激,郑重地跪倒在地,向他们道谢。

    “小倩姑娘不必如此,快快请起。”燕赤霞连忙招呼她起来。

    他原本对聂小倩颇有微词,总觉得人鬼殊途,不应与鬼类接触太多。之所以肯去地府救人,除了是看在夏阳的面子上,也是为了彻底消灭那黑山老妖。不过经过一番同生共死的经历,再加上聂小倩在地府的表现,倒是让燕赤霞对她改观不少,也客气了许多。

    夏阳同样不喜这一套,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并让她不用放在心上,然后问道:“燕兄,像聂姑娘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重入轮回,转世投胎?”

    燕赤霞沉吟了一下,向聂小倩问道:“小倩姑娘,未知你家乡何处?”

    “小女子是青华县人。”聂小倩先是说了一句,然后面带纠结之色,咬了咬牙道:“公子,燕大侠,小倩如今不愿去投胎了。不知可否让我留在公子身边,做你的侍女,时时侍奉公子,以报君恩?”

    她这话一出,周遭的空气顿时有些凝固起来,燕赤霞和夏阳都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夏阳眉间一动,心中隐约想到了什么,但却是摇了摇头,沉声开口道:“聂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留在阳间做鬼始终无益,还是安心投胎去吧。”

    “公子,你就让我留在你身边吧,小倩不求投胎转世,只求日日常伴君侧。”聂小倩面带凄色,似有哀求之意。

    夏阳还是摇头:“聂姑娘这又是何必,在下向来孑然一身,帮你也并非贪图回报。如今姑娘回复自由之身,你我之间自然缘分已尽,不必强求!”

    落花有意,流水无心。

    听到他的话,聂小倩的身躯忍不住微微一颤,脸上悲戚之色难以掩饰。

    夏阳并不是铁石心肠,但他从未对聂小倩有别样心思,况且他一心求道,无心情意,再者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又如何能给人任何承诺呢。

    燕赤霞眉头一皱,也出言劝导道:“小倩姑娘,且不说人鬼殊途,夏兄弟乃是修行中人,他一身气血之旺盛,注定你无法长久呆在他身边,还是早早投胎转世去吧。”

    聂小倩闻言,又看到夏阳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样子,便即明白了他的心思,不再强求,面容凄苦地钻进了自己的金塔之中。

    燕赤霞见劝住了这个痴情女子,那满面胡子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意来:“既是如此,夏兄弟你就将小倩姑娘的金塔送回青华县安葬吧。青华县就在临县,此去左右不过一天,待落叶归根之后,她自然可以重入轮回!”

    夏阳点了点头,心头忽然一动,等把聂小倩送返家乡之后,自己正好可以顺道去那嘉兴府一趟。

    这般耽误一阵,天色已然亮了起来,夏阳让燕赤霞先回兰若寺后,便辞别他往青华县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