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降妖伏魔
    槐树精拼命扭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树枝化作根根触须,仿佛群魔乱舞一样,不停抽打着它身上的夏阳和燕赤霞,试图将二人拍落下去。

    不过这些触须上的妖气已经大不如前,根本奈何不得二人,无论是夏阳身上的血气,还是燕赤霞手中金刚经散发出来的佛光,都让它无力抵挡。两种浩大的力量,就如附骨之疽一般,时时刻刻都在消磨它身上的妖力,令它伤势加剧。

    “不可能……姥姥我千年道行……怎么可能输给你们两个?”

    槐树精声音扭曲地尖叫着,身上汹涌的妖气不断消散,力量越来越弱,充满了无力和绝望。

    “没什么不可能的。”燕赤霞一声冷哼,高声道:“自古邪不能胜正,老妖你罪恶滔天,结下无数因果,今日只不过是你的业报到了。”

    “狗屁的因果业报!”槐树精先是大吼一声,随即在剧痛中,它又连忙告起饶来:“燕赤霞,还有那个姓夏的小子,姥姥我认输了,你们放我一马,如何?我发誓从此长居地底,再也不出来害人,否则就叫姥姥我不得好死。”

    燕赤霞冷笑道:“区区树妖,还学人发誓,妖魔的话又岂能轻信,老妖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儿不成?”

    “你们真要赶尽杀绝?”槐树精尖声嘶叫。

    燕赤霞喝道:“没错,今天你难逃天理,老妖你就认命吧!”

    “哈哈哈哈……”槐树精怒极反笑:“说我罪恶滔天,可你们人类又何尝不是满手血腥,恶贯满盈!想当初这兰若寺建造之时,哪一块木头不是从我同类身上砍下来的。论残忍,你们人类远胜我们妖魔万倍,根本没资格说什么降妖伏魔!”

    “这……”槐树精的话,不禁让燕赤霞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简直强词夺理!”见燕赤霞愣了下来,夏阳不由冷哼了一声。

    他如何不知燕赤霞是被树妖的言语触动?实际上也正是因为看透了人心鬼蜮,对这个人世间失望透顶,燕赤霞才会退出江湖,躲在这兰若寺。槐树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也没说错,人心,有时候比任何妖魔鬼怪都要可怕!

    人类每一天,其实都是在索取自然环境和其他动物的生命。也正是因为人性丑恶,所以才会有战争和屠杀的存在。许多自私自利,表面满口仁义道德之徒,私底下却做着人神共愤的勾当。甚至许多修炼之士,修仙不修德,行事比妖魔还要恶毒,心里却妄想成仙成佛,何其荒谬?

    夏阳自踏上修行之路以来,看待问题早已不像之前那么浅薄。他之所以一心只有武道,不愿转修仙道,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修炼体系不同那么简单。最根本之处,是在于他对仙道,隐隐有一种排斥之心,完完全全是一种理念上的不认同,这才是有违他武道之心的地方。

    仙道,其实和魔道并没有任何不同。魔的本质,是掠夺外物以求生存,而仙道也同样行的是掠夺之事,只在于道义上的区别而已。

    无论是吸取灵气,杀人夺宝,还是采药炼丹,甚至打着降妖除魔之名,行夺取本源之事,仙道和魔道**裸的掠夺,并没有什么两样。

    所谓的仙道,在如今的夏阳看来,只是一种畸形的文明。而他专注武道,就是为了走开发自身的道路,而不是通过掠夺来壮大自己。

    夏阳行事,从来都是光明正大,杀人也从来只杀该死之人,哪怕是为万界珠谋取气运,也不会用不择手段的方式。

    正如他遇到自己心动的修炼功法,一直都是公平换取,从不强壤夺。

    他并不是自命清高,更不是要当圣人。他很清楚,如今的他,其实也无法改变掠夺的本质。他要成长,要生存,就必须要通过掠夺外物来维护,否则连生存都难,又如何谈得上修行?

    但是做不到,并不妨碍他把这当成一种目标,更不妨碍他在心里给自己留下一块净土。

    人,的确并不完美,但他绝不认同树妖口中那样“人类既然可以杀害我们,我为何不能杀害人类”的谬论。

    他开口驳斥道:“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人之为人,是因为我们通智慧,明道理,懂得分辨是非善恶。所以坏人作恶,我们才会谴责,定下律法,加以制裁。虽然如今这个世道污浊不堪,道德败坏,人心不古,但我辈修行之人,是非曲直,当有一杆标尺。更该以大智慧,大毅力,去为世间清扫污秽,涤荡乾坤,如何没有资格铲除你这老妖?”

    “不错!人间虽浊,但我辈又如何能自甘堕落,与世同浊?”

    听到夏阳之言,燕赤霞那满面络腮的脸上耸然一动,眼睛也猛地亮了起来:“夏兄弟说得对,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你这老妖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今日休想逃脱。受死吧,般若波罗蜜……”

    他高举金刚经,大念起真言,经书上金光更盛,槐树精那庞大的身躯妖气溃散,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一旦妖气散尽,就是它身死道消,化为飞灰之时。

    “啊啊啊……”金光和血气的双重冲击下,槐树精已经彻底无力抵挡,只能发出不甘的尖啸,刺破长空。

    不多时,它突然疯狂地吼叫了一声:“姥姥就算舍了千年修为不要,你们休想杀死我!”

    话音落下,它那巨大树身的挣扎晃动陡然一停,紧接着一道乌光从它本体中窜出,飞快地往地面那个大洞中遁去。

    “不好,老妖的元神要逃!”燕赤霞连忙大喊了一声。

    “燕兄放心,它逃不掉!”夏阳早有预防,又如何会任它元神逃脱,留下一句“看好我肉身”之后,他直接就在这巨树的一截树干上坐下,闭目定神,念头一动,神魂便从头顶冲出,寄身于破魔针上,然后直朝那个大洞冲了下去。

    这个地洞,实际并没有上面看上去那般深不见底,夏阳神魂驾驭飞针往下飞了百米左右,便见到了一座楼阁。

    这座楼阁与电影中极为相似,还充满着大量阴邪之力,正是那槐树精的老巢!

    夏阳的神魂感应能力极强,槐树精那道乌光元神虽然逃遁得极快,但它元神就如它的本体一样,充满了妖气,又如何躲得过夏阳的感应?

    “老妖哪里跑!你莫非忘了,我也懂得出窍不成?”

    飞针与飞剑一样,速度极快,都是非常适合用神魂驾驭的武器,破魔针在夏阳的驱动下,比他平日单独以神魂飘荡更快,只是几个呼吸,便已追上了槐树精。

    槐树精的老巢之下,有一门它闭关时才会开启的大阵,眼见就要进入其中,却被夏阳追上,它那乌光元神不禁尖厉地嘶叫起来:“臭小子,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除恶自当务尽,难不成还要留着你日后继续害人?”夏阳嗤笑一声。

    “你这该死的小子,你可知道,我乃是枉死城的黑山老妖座下妖王。你敢杀我,黑山老爷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槐树精虽然恨不得吃夏阳的肉,喝他的血,但它如今失了本体,千年道行已经尽付流水,如果元神再被消灭的话,就是真的死了,是以它完全不敢与夏阳相斗,只能在这阁楼间不断飞逃。

    “你以为抬出黑山老妖,我就会怕?”夏阳冷声说道:“它来了更好,我和燕兄正好连它一起灭了!”

    “好大的口气!”槐树精大怒:“黑山老爷法力高深,神通广大,连地府的阎君都奈何不得,就凭你和那臭道士,岂能是它的对手?”

    “若是在阴间,我们自然不是那老妖的对手,可它要是敢来阳间,定然让其有来无回!”夏阳冷冷一笑,也不与这树妖多争辩,御使飞针直朝它元神刺了过去:“废话少说,死吧!”

    “想杀姥姥,你休想!”

    见破魔针飞来,槐树精又惊又怒,厉喝一声,那道乌光元神,突然变成了一棵迷你小树,枝干化成触手迎上了飞针,想要将它拍落下来。

    出乎夏阳的预料,这树妖的元神,似乎并不懂得元神术法,只是凭借妖气凝聚的元神,使得魂力甚强,幻化出法体作战。

    这样的法体,并非实体,虽然比一般的鬼物要厉害得多,但破魔针乃是法器,上面蕴含着纯阳之力,它以元神幻化的法体,又如何能抵挡?

    元神虽然不能为寻常物理之力所伤,但破魔针这样的法器,却是可以轻易地洞穿它的身体。在夏阳的驱使下,破魔飞针化作一条金线,只是一刺,便已洞穿了小树的身体。

    “啊!”

    槐树精猛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再也维持不了法体,又变成了一团乌光,转头往阁楼亡命飞去。

    “想跑?”

    夏阳轻哼一声,右手结印,一个明亮至极的葫芦陡然自他天灵上显现出来。

    “天瓶印!”

    一道银光,从那葫芦的上半段瓶身散发出来,犹如一道闪电,直奔乌光元神而去。

    槐树精见到这道银色闪电,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口中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狂喊:“黑山老妖!”

    紧接着银色闪电一下撞上槐树精,乌光元神瞬间便得劈得粉碎,化为飞灰,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