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气数已尽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老妖,你残害生灵,作恶多端,今天你的报应到了!”

    夏阳冷哼一声,手上未停,与燕赤霞两人一刀一剑,挥舞劈砍。

    “啊啊啊……”

    巨树身上腥臭的血液不停飞溅,让槐树精不断发出痛苦的嚎叫,根茎舌头和本体树枝如同一条条大蛇盘旋飞舞,在空气中散播着一股令人闻之欲吐的恶臭,不停发动攻击,想要将燕赤霞和夏阳这两个“跳蚤”从它身上拍落下来。

    而夏阳把自身至阳至强的气血和初具雏形的无双拳意融入刀势之中,将霸极四刀施展出来,靠近他身侧的舌头尽皆被斩断,对槐树精本体的杀伤力,远在燕赤霞之上!

    冲天的精气狼烟炽热无比,血魄阳刚如火般升腾,巨树附近的阴煞妖气如雪遇阳一般,纷纷化作黑烟,融化开来。

    倩女幽魂的世界,虽是妖魔乱世,人间如地狱,但自古人妖不两立,此世妖魔之道再猖獗,又如何敌得过堂堂人间正道?

    夏阳此番正是要效仿人族先辈,和燕赤霞一起斩妖除魔,为世间开辟出一条煌煌人道来!

    “想杀我?没这么容易!”

    被二人刀剑加身,无论是燕赤霞的法器还是夏阳的气血之力,都让槐树精伤上加伤,眼见有覆灭之厄,它不禁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怒吼:“无法无天!”

    刹那之间,妖气翻腾,如同煮沸了的开水一般,黑幕笼罩。紧接着大地龟裂,树身疯狂地晃动起来,彷如地动山摇,一片末日的景象。

    夏阳只觉地下涌出磅礴大力,树身剧烈椅,几乎无法站稳,随时有种会被掀飞的感觉。

    并且地面崩裂开来之后,这巨树之下,竟然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犹如一张深渊巨口,几乎就是鬼吹灯位面精绝古城底下那个鬼洞的缩小版,槐树精正是要将两人晃落到下面去!

    虽然被燕赤霞和夏阳两人伤得不轻,但它只要吃到燕赤霞这个修行之士,就足以顶上几十成百个凡人。更不要说是夏阳这个气血强盛,在它上千年修行岁月中都从来没见到过的臭小子,若是吃到他的血肉,不但可以令它伤势恢复过来,甚至还能让它的修为再进一步!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在剧烈的晃动下,燕赤霞双脚紧夹着一截树枝,以自身精血画出太极之形,借天地之力,化为掌中浩荡雷霆。

    轰轰轰!

    掌心神雷疯狂涌出,但这次直到燕赤霞耗完精血,法力一空,却也没能对树妖的本体造成任何伤害,另外一边,夏阳厚背刀的攻击也是一样。

    “燕兄,怎么会这样?”夏阳见攻击竟然失效,只能停下攻击,牢牢地抓住树干以免掉下去,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该死的老妖!”

    燕赤霞死死地抓住树干,急急说道:“这里已经被老妖的妖气控制,隔断了外界天地,变成了它的妖域。在这里面,它是真正的无法无天,我们任何的攻击和道法都没用了!”

    “如何破解?”夏阳立刻问道。他并不是那种坐以待毙之辈,也绝不相信没有破解的办法,否则那老妖先前早就施展出这招了。

    燕赤霞马上答道:“老妖只是隔绝了外面的天地,并非真正封锁此界,只要发挥超过老妖的力量,就能打破它的‘无法无天’!”

    “笑话!姥姥我有千年道行,比修为,凭你们两个也能与我相比?燕赤霞你这个臭道士,要不是你有法器在手的话,早就成了姥姥我的口中之食了。”

    槐树精自然听得见两人的对话,疯狂摇动本体的同时,也发出了不屑之语:“你们两个该死的东西,竟将姥姥我逼到如此地步,今天不活吃了你们,又怎能解我心头之恨?”

    夏阳眉头一皱,原本以为这次出手乃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想到这树妖的手段,竟远远超过了剧情中展现的实力。

    他虽然对妖魔之道不甚了解,却也知道妖魔成道极为艰难,一开始最多只能算是精怪,往往要修炼千百年的时间,才能进化成妖。

    不过一旦修炼有成,变作了妖之后,千百年的修炼岁月,便能让它们积累出无比深厚的本源来,简直可以说是凶威滔天!

    燕赤霞就算再厉害,又有人族身为万物灵长修炼的优势,但毕竟修行的时间太短,自是远远不能和老妖相提并论。

    而他的气血之力尽管是妖邪之力的克星,但也因修为不足,还没能蜕变成为神通。若是他拳术突破到了罡劲,拳意修炼至大成的话,只需气血外放,凝聚拳意,一拳下去,这树妖不死也要重伤!

    黑暗之下,槐树精虽然妖力大振,异象惊人,尤其是那巨大的树身猛烈摆动,就像天崩地裂一般,但实际上它也只是在苦苦支撑。施展这无法无天,对它而言也同样绝非是件轻松的事。

    “该死的臭道士和小崽子,我看你们能支撑多久!”它咬着牙,更添了三分妖气输出,树身晃动得更为剧烈起来。

    “夏兄弟,我刚刚已经借法数次,现在恐怕冲不破这老妖的结界,你可还有其他手段?”燕赤霞的声音急迫无比。

    “燕兄用我的血试试!”

    夏阳知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这一式雷法,是通过自身的本命精血,从天地中借取法力,才能释放出掌心雷。但人体精血有限,燕赤霞方才已经施展了几次,消耗消耗了不少血。要不是他修为深厚的话,就算没有因为元气大损而死,也早已脱力,无法动弹。

    有见于此,夏阳连忙借着树身的晃动,四肢紧扣,掠到燕赤霞身侧,双腿一勾,夹住树枝,然后左手径自往燕赤霞的乾坤剑上划去。

    他的肉身寻常利器难伤,只有乾坤剑这样非同寻常的法器,才有可能破开。

    手掌在剑上划出一条口子,夏阳拳头一捏,用力逼出一团血液,滴在了燕赤霞的手掌之中。

    燕赤霞还从未试过用他人的血借法,但眼下危急关头,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不过他能感觉到夏阳的血液极为凝重,上面还附有强大无匹的气血阳刚之力,比他自身的血质地更高,未必没有效果。

    他当即将乾坤剑收入背上剑匣之中,学夏阳双腿盘树,然后将他的血在掌心上画出了太极之形,接着用力大喊了一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强大的气血之力,顿时化作了一股前所未有,强盛到了极点的法力,涌入燕赤霞体内。右掌对着身下树妖的本体一拍,一道血色雷霆从他掌中窜出,顿时在槐树精的本体上炸出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大洞,痛得它发出了一声尖厉至极的嘶叫,连晃动都减轻了大半。

    “夏兄弟,老妖法体已伤,把金刚经拿出来,破它妖域!”燕赤霞大喝一声。

    巨树晃动已弱,夏阳身体一扭,脚下一点,便已站定,再次拿出金刚经,抛给了燕赤霞。

    “随我一起念般若波罗蜜真言,心静有佛,稳固心神!”燕赤霞盘腿端坐在树干上,翻开金刚经,口中诵念起了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声音:“般若波罗蜜!”

    夏阳心念一动,将厚背刀收入空间,也跟着盘腿就坐,随燕赤霞一起念起了这段佛门真言:“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

    真言之音从二人口中发出,如佛门禅唱,宏大无边,散发出破邪至阳的神力,庄严浩瀚,镇压虚空。两人身上也同时披上了一层金色的佛光,普照四方,浩浩荡荡,驱除一切邪魔,扫灭一切黑暗。

    槐树精本体周身的黑气,就仿佛遇到了克星一样,黑烟滚滚。黑暗背后,树妖顿时发出惊恐无比的吼声,拼命催动妖力,黑气翻滚,如滔天巨浪,想要将两人身上的佛光彻底湮没。

    不过任树妖如何逞威,妖气任何猖獗,二人身上的佛光都是巍然不动,如中流砥柱,无法撼动分毫。反倒是老妖在这佛光照射之下,通体黑烟升腾,痛苦无比!

    “该死……真是该死!可恶的金刚经!”槐树精疯狂咆哮。

    它是兰若寺的一颗槐树修成的妖,当年也是在兰若寺众僧的诵经声中开启的灵智,甚至它最初修炼的功法,也是源自兰若寺的修炼之法。对于佛门中的种种,它可谓了解至极。

    燕赤霞手中之物,它认得乃是一卷梵文金刚经。

    尽管那本经书看上去并不起眼,甚至还有些破破烂烂,但上面的金色梵文,全是佛门大能以自身之血书写,其中蕴含的佛门神力却是丝毫做不得假。

    佛门高僧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全身血液会化为金色,这种异象,只有力量达到一定层次后方会显现,在佛门中称之为金身!

    而这本金刚经,通篇都是金色梵文,只怕是要一尊佛门大能耗尽全身金身之血才能书写而成,端的是恐怖无比。

    两人在它本体之上诵念真言,使得它本体黑烟滚滚,根本维持不了四周的黑幕,顷刻之间便即告破,树身的晃动也瞬间一止。

    “啊啊啊!小倩小青,小兰雄……我的乖女儿们,姥姥快支持不住了,将你们的阴气都给我吧!”感觉到妖气不断溃散,力量大减,槐树精惨嚎之下,伸出一根舌头,钻入地底,前往了老巢之中。

    “姥姥饶命啊!”

    那根布满到此的腥臭舌头探入地底不久,一群女鬼便从树身底部那大洞中飞出,尖叫着四处逃散。

    “好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枉姥姥平日待你们不薄,对付这两个人也没让你们出来送死,你们竟然连替姥姥作一点贡献都不肯?”槐树精怒吼连连:“既然这样,你们全都给我死吧!”

    它那巨大的舌头追出地底,朝着其中一名女鬼一裹,一声惨叫之后,那女鬼便化作一团阴气,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姥姥不要啊!”

    “求求姥姥,你放过我们吧。”

    见到这一幕,不少女鬼都是面色惨白地告饶起来,不过槐树精又岂会理会,长舌一吐,又有两名女鬼被其卷入舌中,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夏公子,救命啊!”

    在那群女鬼四处飞逃之时,一名白衣女鬼却是飞向了巨树树干方向的夏阳处,朝他高声呼救起来。

    只是夏阳和燕赤霞身上满是刺目的金色佛光,她却是靠近不得,只能隔得远远的急切呼叫着。

    槐树精听到那道呼叫声,不禁气极吼叫:“聂小倩,姥姥今天要不是为了你,也不会被人欺辱至此,你这个小贱人竟敢吃里扒外?乖乖把你的阴气给我!”

    下一刻,它那腥臭的根茎舌头凌空一起,便朝聂小倩席卷而去。

    ●“公子救命!”聂小倩见老妖舌头卷来,霎时间花容失色地惊呼了一声。

    “老妖,死到临头还敢作恶!就算让你吸光手下这些女鬼,又能恢复几分元气?今天你注定难逃一死!”

    夏阳看到聂小倩有难,却是不好不管,何况他也知道这只是树妖临死前的挣扎,当即停止诵念,取出长刀,飞身斩向那根巨舌。

    “聂姑娘,进金塔!”

    夏阳大喝一声,刀气凌冽,冷光一闪,即将卷中聂小倩的舌头便被一斩而断!

    见自己的金塔出现在他手中,聂小倩如释重负,连忙躲进了自己的骨灰坛里。

    夏阳收起金塔,双腿在那断开的舌头上一蹬,在空中借力回到巨树之上,再次展开霸极四刀,飞速劈砍着树妖的身躯,每一刀下去,都能造成巨大的破坏。

    “老妖,你气数已尽,伏诛吧!”

    燕赤霞站起身来,将金刚经贴放在树身上,佛光普照之下,老妖的树身不是被夏阳劈断,就是在佛光下化作黑烟溃散,饶是它本体巨大,也禁不起这样的伤害。

    尽管愤怒地吼叫,但槐树精真身在此,实在是无处可逃,吃痛之下,它连其他女鬼也顾不得了,树身颤动不已,哀嚎连连。

    “可恶,你们两个实在可恶……我要杀了你们!”

    不断遭受重创,巨树通体流着黏液,就像是在滴血一样,树身几乎没有一处完好之地,槐树精疯狂地尖叫,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怨毒,身上仅存的树枝和更是纷纷拍打过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