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决战树妖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是夜,兰若寺内院。

    夏阳神魂出窍,漂浮在院中,凝神观想下,天上星辰光辉如同雨点一般洒落,寸寸贯入天灵之上的葫芦之中。

    他如今观想出来的葫芦,周正浑圆,上下对称,形状上来说堪称完美,简直犹如艺术品一般。随着星光降下,不断融入葫芦之中,葫芦瓶身光芒大放,凝实无比,看上去已经近乎于实物!

    在这散发银色流光的葫芦之下,夏阳右手食指相背而屈指尖部分,复以二拇指压二食指前端,作弹指状。

    随着他结出的手势,葫芦的瓶身上,形成了无数闪烁不定的奇异纹路,正是道家中特有的符文之力。这些符文一个一个排列成行,组成了一副充满韵味的道纹图形,还慢慢地蠕动着,而葫芦的上半截瓶身,光芒则是越来越盛,明亮无比!

    这个手印,便是“宝瓶印”中的天瓶印,乃是元神可以控物之后方能施展的攻击道术,夏阳参悟了许久,又一连修炼了多日,才终于凝聚出来。

    修炼宝瓶印,需要修炼者具备庞大的神魂之力,至少也得控物级别的魂力才消耗得起。而这印法的难点在于,葫芦本身是假,是由观想而成,星光洒落是假,是念头存想出来,道纹同样也是假,一切都是幻象。

    天地依旧是天地!

    神魂修炼的诀窍,本身就是依靠全身心的投入观想,真做假,假做真,亦真亦假。除非是将神魂修炼到了显形,也就是显化出真形,方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实体。

    葫芦宝瓶上为天,下为地,天瓶印便利用的是观想葫芦的上半部分,消耗巨大的魂力,凝聚出宝瓶印中所记载的道纹,将之铭刻于天瓶之上,然后凭借手印释放,爆发出来对敌。

    正因为所有都不是真实的,一切全要凭念头观想,所以要维持修炼中的种种细节,若是没有足够的定力,以及庞大的神魂之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即便夏阳,都是尝试了无数次才达成。

    他越是修炼,越能感觉到这门《定魂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门了不起的元神法诀!

    根据夏阳这些年来对佛道两家修行知识的了解,这宝瓶印,应该与传说中九字真言大有关系,对应的乃是九字真言中“行”字的结印手法。

    但据夏阳所知,九字真言最早出自东晋时期一代道门宗师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卷篇登涉篇,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常当视之,无所不辟。”意思是说,常念这九个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恶。

    后来这九字真言,又被佛教密宗学去,并配以手印,渐渐则成了佛家之法。

    而这《定魂法》明明是货真价实的道家功法,但其中的道术,却以佛家的宝瓶印命名,连结印手势也是出自佛家,不禁让夏阳疑惑不已,这到底算是道门之术,还是佛门之术?

    不过在这样一个追求“三家合一”的世界,道家法术搭配佛门手印,尽管怪异了些,却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毕竟大道之前,无分道佛。

    天瓶印的威力,夏阳如今还不得为知,但从其中透露出来的气息来看,恐怕绝对是非同小可!

    练成了这一式印法之后,夏阳紧接着又参悟起第二式地瓶印来。

    地瓶印的手印,是作虚心合掌势,这也是一道主防御的神魂道术。据《定魂法》所载,若是将元神修炼到大成,这地瓶印一经施展,防护能力之强,足可以阴邪不侵,诸法不破。

    而且一般的阴魂,绝不能飘飞到极高的天上去,高空的罡风凌冽的吓人,对神魂伤害极大,足以吹散显形级别的神魂。但练成了地瓶芋,就能承受得住高空中的罡风,保持神魂不散。

    只是比起天瓶印这道纯粹的攻击之术来,地瓶印更要复杂得多。夏阳静心推敲了一下,发现地瓶印要观想的道纹,足足是天瓶印的五倍以上。也就是说,观想地瓶印的难度,要超过天瓶印五倍!

    不过有着观想天瓶印的经验,以夏阳的神魂之强,五倍难度根本不在话下,他用的时间,反而倒比天瓶庸要少,短短三日之间,他便将那复杂无比的道纹铭刻在了地瓶之上。

    天地二瓶同时练成之后,夏阳天灵之上的整个葫芦宝瓶,光芒已经亮如银月,并且他的神魂之力也跟着大增,几乎快要接近凝实,无限接近于显形之境!

    夏阳能感觉得到,自己如果借助于铅汞之力的话,很有可能现在便已经可以显出实体来,就是在时间上,或许不能维持太久而已。

    但是依附金丹铅汞,始终是外力,局限性太大,夏阳真正的追求,是将神魂修炼壮大,达到可以自然显形的地步。而离这个层次,他还有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是以他从未考虑过显形之事。

    再者,夏阳并非修道之人,体内不具法力,无论铅汞金丹还是玄火符,都不是他能炼制得出。

    况且就算真有金丹火符,夏阳也不会轻易显形。

    他最近的修炼进度,实在是快得吓人。尽管这一切都是得益于他之前的种种积累,再加上玩命般的日游出窍,借太阳之力锻炼神魂,但修炼速度太快,却始终于自身的修为无益。

    夏阳决定暂时将修炼放缓下来,好好沉淀一些时日,待完全熟悉了现在的力量,彻底巩固了当前的境界之后,再考虑下一步显形的事。

    如今他练成天地宝瓶二印,虽然还只是小成,初窥门径,但也有足够的信心与那千年树妖一斗。再加上他还有破魔飞针的手段,已经远远不是夏侯剑被害那时所能相比。

    所以夏阳当即就找到了在寺后塔林练拳的燕赤霞,等他站完一节桩后,便对他开口道:“燕兄,消灭树妖的时候已经到了!”

    “哦?夏兄弟你的元神之术已经练成了?”燕赤霞惊讶地望着他。

    “正是。”夏阳轻声一声,点点头道:“修炼多日,终于小有所成。”

    “看来那老虔婆的授首之日到了。”燕赤霞哈哈一笑,语带快意:“总算可以为夏侯兄报仇了,有你的元神相助,今天那老妖难逃一死!”

    说完,他转身回房,带上了所有的法器,便准备和夏阳一同去铲除那树妖。

    出发之前,燕赤霞从怀里取出一本硬壳册子,递给了夏阳:“夏兄弟,这本《金刚经》,你带上防身吧。”

    “燕兄,这如何使得?”夏阳下意识接过经书,不由一愣,他没想到燕赤霞竟会将这件至宝交给自己。

    “如何使不得。”燕赤霞摆了摆手,正色道:“那老妖道行深厚,万万不可小觑,万一愚兄有个什么意外,待你真要元神出窍之时,这本经书也可以护住你的肉身。”

    夏阳心中一暖,他明白燕赤霞只是以防万一,毕竟真的斗起法来,情况难料,也就不再推辞。

    想起这本《金刚经》在剧情中的威力,好奇之下,他随手翻了两页,只见上面果然是一种他看不懂的文字,便问道:“燕兄,这是梵文?”

    “不错,正是梵文。”燕赤霞看着他,咦了一声:“夏兄弟,你认识梵文?”

    “不认识。”夏阳摇了摇头:“只是猜测罢了。”

    他能感觉到,这本金刚经上有一股浩大莫名的力量,想来撰写这本经书的僧人,必定是一位佛门中的有道高僧。

    “我也不识梵文。”燕赤霞轻叹一声,接着道:“愚兄只知这上面的第一句,念作‘般若波罗蜜’,只要心静有佛,再诵念这个咒语,就能发挥出极强的佛门之力。可惜这本经书是用梵文书写,译不出上面的修行之法,不然凭这经书中的驱魔力量,那老妖又何足为惧?”

    听到他的话,夏阳不禁眼神一凝。燕赤霞每每在施法之前,都要念上一句“般若波罗蜜”,单凭这第一句就如此威力,若是全文俱通的话,那该是何等的恐怖!

    “看来要找个机会,把这本金刚经翻译出来才行。”夏阳暗忖着。

    他可不是古时之人这样的死脑筋,找不到翻译之法就直接放弃。梵文虽然懂的人的确不多,但夏阳却不信偌大一个中原,找不到一个精通梵文的人。

    不过当前他们的首要之事,是要消灭那槐树精,夏阳倒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浪费时间,将金刚经贴身放好之后,便和燕赤霞一起穿过塔林,向兰若寺后面的树林深处而去。

    要找那树妖的本体十分容易,毕竟任何人都不可能忽视那棵遮天蔽日的参天古树。朝着那个方向,越过塔林之后,两人就来到了一片姿态各异,阴森诡异的槐树林。

    “夏兄弟小心了,那就是树妖的本体,以老妖的修为,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有可能是我们的敌人。”燕赤霞倒提着长剑,警惕无比地说道。

    夏阳自然知道,这整个兰若寺都处于那树妖本体覆盖的范围,它随时可以将根茎向四面八方无限伸展,而且其枝干与其他槐树交织在一起,形成稠密的树林,能力惊人,可以说万千枝条皆可杀人!

    不过这树妖虽然有千年道行,但由于本体太过庞大,本身也要受到极大的限制,就是很难驱使本体逃跑。

    若那老妖能随意驱使动这般庞大的本体,那至少也得是练神返虚的境界,夏阳和燕赤霞可以转身就走了,完全不可能是老妖的对手。

    而现在,树妖要逃的话,只有元神脱壳,是以这场战斗的胜负,几乎已经注定!

    受其枝叶遮挡,巨树之下一片阴暗,几乎没有任何光线,有的只是无尽的阴森和妖邪诡异。好在夏阳和燕赤霞都不是凡人,目力非凡,暂时还未受到什么影响。

    来到一片杂草丛生之地,两人赫然发现脚下是一块块东倒西歪,还有不少从中折断的墓碑,上面布满了杂草和青苔,由于年代久远,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

    “这里就是埋着聂小倩骨灰的那个乱葬岗?”夏阳暗自思忖。自从来到兰若寺的第一晚时见到过对方,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也不知道这位女鬼怎么样了。

    如果按照原来的剧情,槐树精应该早就将她嫁给了黑山老妖作小妾才对。但聂小倩既然没有遇上宁采臣,以她的机灵,自然不会触怒那树妖,轻易交给黑山老妖。

    何况他和聂小倩曾有约定,如果老妖有什么异动,她就会想办法通知自己。而这两个月来聂小倩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给过自己任何讯息,就代表暂时一切平静。

    夏阳也没忘记自己承诺过聂小倩的事,找到一块刻着“爱女聂小倩之墓”的墓碑,然后借过燕赤霞手中的剑,一剑挥出,劈开地面,露出了其中的金塔,便将那金塔拿到了手中。

    燕赤霞曾听夏阳说起过聂小倩的事,见到他的动作,不由问道:“夏兄弟,这就是你说的那女鬼的墓?”

    夏阳点点头:“我曾答应过她,要助她脱离那老妖魔爪,让其轮回转世,如今正好将这件事办了。”

    燕赤霞皱了皱眉,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怒吼突然在场中响起了起来,接着四周猛地刮起了无尽阴风,呼啸席卷而来。

    “你这个死道士,还有臭小子,姥姥对你们两个已经一再忍让,你们竟敢得寸进尺,来撅我侍女的金塔?”那道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声音,在空中咆哮回荡。

    “呸,少废话,你这死老虔婆!”燕赤霞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也不想跟它多废话,直接就喝骂道:“今天我和夏兄弟乃是替天行道,专为铲除你这老妖而来,还不速速现身受死?”

    “可恶!你们两个欺人太甚,给我去死吧!”

    轰隆一声,地面震动,如那晚一样,两条散发着腥臭味道的巨大舌头,从地面破土翻滚而出,如同两条灵活的巨蟒,向两人同时席卷过来,要将他们当成猎物,彻底吞噬!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