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飞针之术
    ,!

    定魂法的术法篇共有两门功法,一门唤作“宝瓶印”,另一门则是“北斗元神法”。

    宝瓶印,在定魂法中又称为“天地宝瓶二印”,乃是以“葫芦观想图”为基础的神魂法术。

    通过神魂观想出来的那只葫芦,在定魂法中被称为宝瓶,上瓶乃天,主攻伐,下瓶即地,主守御。顾名思义,这“天地宝瓶二印”中的天印,便是攻击之术,地印即防御之术。

    至于另外一门北斗元神法,是元神大成,也就是神魂显形之后的修炼法诀,夏阳暂时还修炼不了。不过他的神魂现在已经到了驱物的境界,加上他魂武同修,武道意志就是对神魂最好的凝炼,已经稳稳地满足了修炼“宝瓶印”的门槛。

    “宝瓶印”虽然只有天瓶油地瓶印两门印法,但却极为复杂,比起夏阳以往修炼的拳法,内功,还要深奥十倍。

    这两门印法,各有一套口诀和结印手势,图文并茂,详尽至极。夏阳也早就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将两种印诀牢牢地记在了心中。原本他的精神力就极为强大,再加上修炼了神魂,过目不忘只是其中一种小本领罢了。

    不过记住,并不代表马上就能修炼,其中不少精要之处,他还需细细推敲一番,方能开始练习。

    到了驱物之境,夏阳就如先前一样,已经可以施展飞剑刺杀之术。不过神魂之道,始终还是要与法器结合起来,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而他的空间中虽然存放着不少剑器,还有一柄从天下第一位面中收集到的宝剑,堪称武侠世界的神兵利器,但在这个世界的神鬼面前,却也全部都是凡铁。

    能称得上法器的剑,也就只有燕赤霞手中的那柄乾坤剑。只是君子不夺人所好,夏阳又怎么可能去打燕赤霞的主意。

    而除了飞剑以外,神魂驱动飞针,同样有着莫大的威力。夏阳记得,阳神世界中的命运之子洪易,一开始就是以血纹钢炼制的飞针作为攻击手段。

    血纹钢,乃是阳神世界的道士在炉子里面炼出来的,钢内有血丝密布,如同人肉一样,是神魂驱物的绝品材料。这种钢光亮纯净,内部会有一条条像人体经络血管一样的血丝,就好像是人体的躯壳,里面的条条脉络,非常清晰,可以把神魂钻到脉络里面去。

    这种材料极有灵性,修行之士用它来炼制飞剑驱动起来,无论灵活度还是威力,都远比普通凡钢精铁要高得多。

    这样的上佳材料,自然不可能在倩女幽魂这样一个低等的仙道位面出现,但是要说法器飞针的话,却是近在咫尺。

    燕赤霞手中的“破魔针”,并非一枚,而是一套,夏阳曾经见过他那个针囊,其中少说也有二三十枚之多,让他给自己一根,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从剧情中去看,那破魔针的威力似乎有限,对付普通的鬼类和阴煞问题不大,但要对付槐树精这样的千年老妖,还稍嫌不足。

    不过低等法器毕竟也是法器,比起自己“一穷二白”来,已经不知道好上多少。于是夏阳当即便找到燕赤霞,告诉他自己已经可以驱物,看他能不能匀一根破魔针给自己。

    听到他已经可以元神控物,燕赤霞简直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万万想不到,夏阳从对元神一窍不通,到现在才一个多月的工夫,就已经练到了可以控物的地步。相比起来,他多年的苦修,简直是修到了狗身上!

    只是他这段时间早就已经让夏阳给惊得麻木了,很快便回过神来,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从随身的针囊中取了一只给他。

    夏阳接过针后,道谢了一番,便返回屋内,神魂出窍,试验起破魔针来。

    这根长半尺的破魔针,通体泛黄,乃是以黄金加上秘法炼制成的金针,在阳光下发出金灿灿的光泽,其中蕴含着纯阳之力,对阴邪之物杀伤力极大。

    这种低等法器,并算不上是有主的灵器,是以也不需重新炼制,就算是凡人都能使用。而夏阳的神魂十分纯净,并不是附带着阴邪之力的阴灵,也不会受到破魔针纯阳之力的反伤,他集中精神,非常轻松就用神魂将破魔针托了起来。

    “去!”

    夏阳念头一动,便将破魔针驱使得飞了起来,在屋中四处飞舞,比起之前驱动长剑来要灵活得多,就像是在指挥自己的身体一样。

    夏阳将神魂附于针上,神魂御针,人针合一,从他的屋中飞出院子,穿过大堂,一直来到了兰若寺门口后,才对着一块巨大的乱石猛地飞刺过去。

    扑哧!

    破魔针直接穿透了这块坚硬的石头,从另外一边钻了出来,而石身上面,则出现了一个细不可见的针孔。

    “好大的威力!”

    见到这一幕,就连夏阳自己都忍不住有些惊讶起来。他心中毫不怀疑,这一针出去,绝对可以见人杀人,遇鬼杀鬼!

    若是想杀人的话,以这样一根针突施偷袭,可以说防不胜防,几乎没有人可以抵挡!

    兰若寺外,夏阳御使着破魔针,如同缝补衣物一般,上下穿梭飞舞,不停练习着飞针之术。

    这长针上下飞动,由于速度极快,竟在空中拉出了一条条的黄灿灿的金线,仿若一根根线条,在编织着一张金黄色的大网。

    嗡嗡嗡!

    金线飞舞穿梭之间,逢木穿木,遇石穿石,在这兰若寺留下一排排的针孔,没有任何坚硬物体能阻挡它的穿透,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坚不摧,挡者披靡!

    如今乃是光天白日,槐树精绝无可能在烈日之下出来窥视,所以夏阳并不担心会暴露出去。

    霎时之间,满天金线一收,空中的光影瞬间消去,最后又化为了原本的黄金长针,静静悬浮在空中。

    停顿片刻,针身突然又扭动起来,重新化为一道金线,电光石火间一闪而没,便即重新飞入了兰若寺中。

    金针飞回屋子,落到坐在榻上的夏阳手中,随后神魂归位,睁开双眼,看着手上的金针,夏阳的心中不由涌出了一股满意的感觉。

    神魂到了驱物的境界,果然实力大增,普通的武者根本就不是对手。若是放到武侠世界中,夏阳单凭这根金针,即便是五六个先天高手在前,简直可以轻易地刺杀!

    不光是先天高手,只怕一般的宗师级武者,在冷不防的情况下,也要被杀死。除非是武功修为已经几近圆满,神觉惊人,灵肉合一的武道大宗师,方能清晰地察觉得到。

    但这种驱物杀人的手段,也不是没有弊端,当神魂在出窍的时候,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可以说没有一点防御的能力,只能任由敌人宰割。除非是神魂强大到了阳神世界鬼仙那种程度,才能分神化念,在驱物对敌之时,肉身照样有行动的能力。

    而且到了鬼仙的境界,即便肉身遭到敌人的破坏,也并不会死去,只需要夺舍他人,便能复活过来。

    不过对于夏阳这种魂武同修的人来说,肉身可是承载武道的器具,可谓重要之极。要是肉身毁灭,也就等于一身武道尽付流水,根本无法舍弃。

    夏阳暗暗打定过主意,日后若不是在安全的环境中,神魂绝不能轻易出窍。毕竟武道,才是他一身修为所在,神魂之道,只不过是辅佐罢了。两取其一的话,他宁愿舍弃神魂修为,也绝不愿让自己的武道之路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