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夏侯遇害
    ,!

    燕赤霞的乾坤剑乃是一等一的法器,法力越高,威力就越大,那槐树精如今把目标放在了夏阳身上,正好给了他动手的机会。

    不过槐树精最为忌惮的人就是燕赤霞,又岂会对他没有半点防备,见到法剑刺来,它舌头瞬间一缩,便躲过了这一剑。

    槐树精在这兰若寺修炼了上千年,早就将根茎修炼得无比灵活,虽然及不上夏阳神魂的速度,却也不是燕赤霞这样一剑就能命中的。

    这一幕夏阳看在眼里,倒也并未觉得意外。燕赤霞现在的功力还未达至巅峰,若是到了剧情第二部法力大进,练成那门威力极大的剑诀之后,便能以神念为引,御使飞剑,这老妖又岂能轻易躲开!

    一剑不中,燕赤霞纵身一跃,便已抓住了落空的乾坤剑,想要继续追击而去。

    槐树精不止一次曾与燕赤霞交手,知他法器的厉害,也不与他硬拼,那条根茎一缩,便从钻出来的地洞又缩了回去。

    同时,地面的另一边,夏阳神魂所处的位置,地下轰然一动,又是一条舌头伸出,直冲他而来。而且这次妖气更甚,阵阵阴寒之气直逼他的神魂,似乎要将他的元神彻底冻住!

    夏阳心中一动,这槐树精的本体极其巨大,遮天蔽日,白天连阳光都穿透不进来,可见它的根茎是何等的发达。再加上它的道行深厚,难怪可以延伸整个兰若寺。

    “想抓我?”见舌头朝自己卷来,他却并不慌张,脑海中略一观想,头顶上的那个葫芦便显现出来,光芒大作!

    葫芦宝瓶流光一闪,那股冻僵的感觉便瞬间消逝,袭近他神魂的妖气也全部消融了去,夏阳念头一动,便脱离了槐树精妖气笼罩的范围,令得它的舌头再次卷空。

    “嗯?你这是什么法门?”

    槐树精感到自己的妖气溶去,震惊的声音随之在空中响了起来。

    夏阳并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虽然他还没还练成攻击性质的元神法术,但他所练的葫芦观想图,自有种种妙用,护体便是其中一项。除非这槐树精是真身前来,形神合一,否则只是这样程度的妖气,还奈何不了他,这也是他敢以神魂前来的底气之一。

    不过现阶段,他也仅仅只有自保之力,这老妖可不比刚才那女鬼,只是简单的手段就能消灭,他暂时也还奈何不了这槐树精。

    “般若波罗蜜!”

    就在槐树精愣神之际,燕赤霞破魔针已至,直中那根舌头。金针上的纯阳之力,加上佛门真言乃是妖邪的克星,槐树精吃痛之下,顿时发出一声狂怒的嘶吼:“死道士,你欺人太甚,我今天要你好看!”

    它怒吼一声,地面顿时开始晃动起来,犹如地震一般。下一刻,地面土石纷飞,无数密集的枝条从地面伸了出来,直朝三人攻来!

    燕赤霞的长剑,瞬间便挥动开来,他身前的枝条一刹那也不知道被斩断多少条,但地面冒出的枝条却是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极为可怖。

    夏侯剑亲眼目睹了种种超出他想象之事,心神早已大乱!但危险临近,身为武者的本能,还是让他下意识举起了剑,惊慌失措地劈斩起这些枝条来。可惜惊慌之下,他的身手大打折扣,虽然砍断了不少根须,却是越来越手忙脚乱,破绽迭出。

    夏阳乃是神魂状态,灵觉无比敏锐,他感觉得到,这些枝条都只是些普通的树藤和根须,几乎没有附带什么妖力,自然也奈何不得他。

    正在暗自提防老妖还有什么其他手段之时,他突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传出神念,对夏侯剑和燕赤霞提醒了一声:“小心!”

    他话音还未落,二人脚下的土地,便即疯狂涌动起来,竟趁着二人应付树藤之时,突施偷袭。两条又长又粗的根茎巨舌,同时从二人的脚下钻出,一齐卷向了二人!

    那树妖十分狡猾,由于看不透夏阳的手段,干脆放弃了他,直接对付起了那两个具有肉身的人。

    燕赤霞又怎么会感应不到脚下的异动,手上长剑一转,斩断无数根须,纵身一跃,便已避开了槐树精的舌头。

    但那夏侯剑在根茎袭来之时,脸上却是露出了恐慌万状的神情,居然毫无抵抗,便被那巨舌卷个正着,顷刻间便被拖入了地下!

    “夏侯兄!”燕赤霞见到这一幕,顿时惊怒交加,脸上肌肉一颤,双目一片通红。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落到夏侯剑被拖走的地洞之前,燕赤霞猛地咬破右手食指,在左手掌心画了一个太极阴阳鱼。顿时,庞大的法力涌入燕赤霞体内,愤怒之下,他对着地洞便是一阵猛拍。

    “轰轰轰!”

    他每拍一掌,那地洞便多炸裂一寸,但却毫无用处,树妖的根茎也不知在这地底有多深,夏侯剑这一被拖下去,必然已经凶多吉少。

    夏阳也没想到这夏侯剑如此不堪,原本凭他先天武者的实力,断不可能这么轻易受害。只是他先是受那女鬼引诱,动了色心,气血虚浮,随后又被那槐树精吓得丧去了胆气,一身实力十不存一,这才被那树妖轻易地卷去。

    燕赤霞对着地面猛拍了一阵,直到体内法力消耗一空,才停了下来,半跪在了地洞之前。

    “死道士,这次你杀了我的婢女,姥姥我也杀你一人,就算是扯平了。下次你和那臭小子要再敢坏我好事,我要你们好看!”

    槐树精得意的声音,从地底传了出来。

    “可恶!老妖,我燕赤霞誓要将你诛灭!”燕赤霞怒吼连连。

    “燕兄,算了,那老妖已经走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做计较。”夏阳沉声道。

    “死道士,这次你杀了我的婢女,姥姥我也杀你一人,就算是扯平了。下次你和那臭小子要再敢坏我好事,我要你们好看!”

    槐树精得意的声音,从地底传了出来。

    “可恶!老妖,我燕赤霞誓要将你诛灭!”燕赤霞怒吼连连。

    “燕兄,算了,那老妖已经走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做计较。”夏阳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