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武修
    ,!

    见眼前这小子一口叫出了自己之名,燕赤霞面色一变,跟着眉头一皱朝他望了过来,厉声道:“夏阳?你是何人,来此有什么目的,为何会知道某家的身份?”

    他面容凶狠,皮肤黝黑,还留着满脸乱糟糟的大胡子,给人一种不是好人的样子,若是一般人,还真有可能被他这副尊容给吓到。

    不过夏阳知道他只是性格奔放,脾气火爆,再加上相貌粗犷,才会给人一种恶感。实际上他仁义为怀,却是一位古道热肠的正道侠士。

    此人身上气息内敛,给人一种极难看透的感觉,但是经过一番仔细打量,他却能感应到对方真元流转,气息绵长,一身修为十分内敛,比之前遇到的那位玄真子道长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晚辈乃是一介武修,听闻这兰若寺有只千年老妖,专害过往旅人,所以特为除魔而来。”夏阳简略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来历,才道:“而燕前辈的下落,晚辈只是无意中得知,至于前辈的身份,燕赤霞这三个字名震江湖,天下间又有谁人不识?”

    听到夏阳的恭维,燕赤霞脸色稍霁,但依然板着一张脸,沉声道:“武修?除魔?你这小子是在惹某家发笑不成?那老妖又岂是你一个小小武士能对付的,还是快走吧!”

    “前辈莫要小看在下,成与不成,一试便知。”

    夏阳知道,自己身上有着太多不合常理之处,要是不露一手,也难怪别人会看扁自己。

    “燕前辈,接我一拳。”他也不着恼,轻笑一声,在提醒了对方一声后,当即一拳打出!

    拳头还没到,燕赤霞便感觉到面前劲风呼啸,连呼吸都凝滞了几分,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他心头顿时大惊,万没想到眼前这小子施展出来的拳法力量,竟然高到了这般地步,连自己都仿佛有种无可抵挡的感觉!

    面对这一拳,燕赤霞自知躲闪不及,连忙沉腰扎根,拔出背上的大剑,一剑劈击,以剑背迎向了夏阳凶猛无匹的拳头。

    崩!

    拳剑交接,燕赤霞只觉得自己的大剑好像是挥在了一团铸铁上,竟然爆出了剧烈的火花!

    他虽然无心伤人,并没有以剑刃去斩击夏阳的拳头,但以他大剑的沉重,竟然不能砸退夏阳的拳头,可想而知这拳力是何等的巨大!

    夏阳一拳轰中剑身,拳劲未绝,后续竟然还有一股沛然大力自他拳头上吐出,在燕赤霞震惊万分的表情下,他就好像被一把无形的大铁锤砸中,整个人飞跌出门外,一下把木板制成的墙壁都不知道撞断了多少块。

    “好厉害!”

    燕赤霞尽管被一拳轰得倒飞出去,但他能感觉到夏阳后来拳头中吞吐而出的乃是一股柔劲,看似不可抵挡,其实只相当于被用力推了一把,并未受伤。

    他心中不禁骇然。而惊骇之余,又有一种极为羞愤难当的念头,感觉面子十分挂不住。

    燕赤霞怎么都没有料到,眼前这小子竟然在自己手持兵器的情况下,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便将自己打飞出去。并且对方还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对方有心伤人的话,只怕刚才这一拳,已经足以令自己受伤,爬不起来了。

    恼怒之下,他面色更黑,紧盯着夏阳道:“小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实力,是某小看你了!”

    “前辈不欲欺负在下赤手空拳,所以未尽全力罢了。”夏阳笑了一下:“燕前辈只管出剑便是,晚辈的拳头颇硬,你的剑未必能伤到在下。要是真的伤了,也是在下咎由自取,与前辈无关。”

    “好好好!”

    他这番话,让燕赤霞立时有种被小看了的感觉,不由气极反笑起来:“好小子,那你也接某一招,教你见识一下某家的手段!”

    话音一落,他手上大剑往空中一抛,高至头顶,飞舞盘旋,同时手上捏了个指诀,口中念了一声:“形神如剑,敕!”

    随着他手指一指,那把飞舞的大剑,便笔直一刺,如一道贯日的白虹,射向夏阳。

    “这就是御剑术?”感觉到剑身上面附注着一股迥异于真气的力量,与那晚玄真子打出符箓中的气息一致,夏阳心知这就是法力了。而他这招以指驱剑,应该就是剧情中展现出来过的御剑术。燕赤霞表现出来的法力波动,单论破坏力,未必就在真气之上,但从能量性质而言,却是远远超过了真气之力。

    心中一凛,夏阳终于正色起来,战意如潮。他浑身一震,磅礴的气血之力便汹涌澎湃,沸腾滚滚,在燕赤霞勃然色变的神情中,他全身筋肉虬张,拳力蓄势待发,压迫得四面的空气都仿佛被抽空一般,只待剑刃及身,便会一拳迎上!

    “停手!”

    察觉到这一拳的力量要是完全爆发出来,只怕整个兰若寺都要轰然崩塌,燕赤霞连忙大叫了一声,并当先撤剑,率先收起了攻击。

    夏阳不明所以,顿时一愣。不过拳术练到他这个地步,收发由心,却也没有趁势追击,身上气息一凝,那股一触即发的拳势便即消弭于无形。

    “小子,你想将这里拆了不成?”

    将剑撤消而回之后,燕赤霞不禁瞪着眼睛向他看来。

    “嗯?”夏阳一愕之后,立马就反应过来,不由露出了歉然之色:“见到前辈剑术的神威,在下一时见猎心喜,确是有些鲁莽了,还请前辈见谅。”

    燕赤霞的御剑术一出,也激起了他的战意,倒是的确没有顾忌到这还是在室内,要是真拼起来,恐怕这本来就残破不堪的陈旧古寺,立马就会变成一堆废墟了。

    “好小子,你刚说你叫什么……夏阳?好!某家记住你的名字了。”

    以夏阳的实力,已经有足够的资格让他记得这个名字,这句话一出,也算是认可了夏阳。

    收剑回鞘,燕赤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居然十分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脸,向他问道:“夏兄弟,你的拳法当真厉害!单论武功,我也不是你的对手。燕某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将武功练到你这个地步的,不知你练的是什么功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