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兰若寺
    ,!

    两个呼吸之后,这伙人还没有见到夏阳的身影,便全数倒在了地上。

    夏阳离他们的距离并不算远,一切都看得真真切切。

    他本来不明就里,不欲多管闲事,但直到听到那领头的人说出的话,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看那被杀两人,身形单薄,丝毫不通武功的样子,又岂会是什么江洋大盗。回想起故事中开头乱抓乱杀,四处抓捕通缉犯领赏,连宁采臣都险些被抓去的剧情,和眼下何其相似?要真说江洋大盗,倒是疤脸大汉这伙人更像。

    这活生生就是在杀良冒功啊!

    原本他有机会救下这二人的,但却因为不想理会闲事,导致二人被这伙贼人杀害,他的心情刹那间有一股说不出的复杂。

    不单纯只是愤怒,还透着对这个世界,或者说是人性的一种无比失望!

    他更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果断出手,自己明明有能力可以改变这个结果。

    夏阳虽然不是救世主,也没有当救世主的念头,他很清楚,这个世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刚才那种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若无其事的漠视一切。

    这并不是圣母。孟子曾说过,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便是在告诉世人,人之所以为人,不是禽兽,是因为有人性一面的存在,明人伦,知仁义。

    夏阳何尝不知道,以人性之复杂,道德沦丧,人性泯灭的,又岂止是这样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不过不代表自己就要与世同浊。他明白天地以万物为刍狗的道理,但是在他看来,天道却不是人道。

    自踏上修行之路以来,夏阳不止是力量变强了,连带着性格都变化了许多。他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走到哪一步去,但他所追求的强大,绝不是冷漠自私,如传说中的神魔那样,将众生视之为蝼蚁,玩弄于鼓掌之间的那种畸形的强大。

    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保留着绝大部分的人性,这是他在心底给自己设定的底限。改变不了世界和人心,但他却可以改变自己所见到的,这也是他出手的原因。

    救与不救,本来只在他一念之间,只是一念之差,却让这二人死去,还被斩去首级,他能做的,也只是送这伙人下去给那两人陪葬而已。

    与之前假扮道士那伙人一样,这帮人十恶不赦,杀死他们,夏阳心里可以说毫无负担。

    自得到万界珠以后,他这三四年间杀的人不在少数,只是他杀的人不是非我族类,就是死有余辜,罪不容诛之徒,却还从来没杀过任何一个不该杀的人。

    将这伙人击毙之后,草草将那两具无头死尸葬下,算是仁至义尽,他才继续往郭北县而去。

    一路过去,见到了不少村子,炊烟袅袅,鸡鸣犬吠,继续顺着大路而行,路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还有来往运货的行商,神色匆匆,看样子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

    又走了一阵,一座小城遥遥在望,行近之后,“郭北县”三个大字清晰可见,城门前南来北往,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不过说是县城,实际面积却是小得可怜,也就只比娄南镇稍大,好在进城之后,街道上各式各样的店铺倒是应有尽有。但夏阳赫然发现,此地生意最为红火的,并不是酒楼、赌坊和妓院,而是要数卖棺材的。

    在这混乱无比,妖魔横行的世道,最高兴的人,恐怕莫过于棺材铺老板了。并且这还是在许多人买不起棺材,只有抛尸乱葬岗情况下的结果。

    街道上,不少满脸凶悍之色的持刀分子,手中拿着一摞厚厚的通缉令,这些全都是受到朝廷通缉,罪恶滔天之辈,这些人逢人便上来盘问,闹得一阵鸡飞狗跳,但县城的居民却是见怪不怪,可见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

    就连夏阳,都被人拦下来过,但他无论气质还是气势都极为出众,只是瞪了那人一眼,那拦住他的汉子便心中一寒,丝毫不敢冒犯于他。

    虽然知道这些人都不是良善之辈,夏阳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但也不至于因别人冲撞了他就当众杀人,只是暗中一指点破了他的丹田,废去了他的武功,使他日后再也不能作恶。

    那人脸色煞白,当即面露骇色地盯着夏阳,但他又哪里敢多说什么,心惊之下,连忙灰溜溜地转身跑了。

    夏阳并没有在城中逗留太久,找了家酒楼饱餐一顿之后,便朝着打听到的兰若寺位置而去。

    兰若寺,就座落在郭北县向东数里,夏阳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穿过树林之后,便见到了一座破落的寺庙佛塔,门口还有几个天王雕像。

    而佛塔之外,立着一座石碑,上面赫然写着三个繁体大字:“兰若寺!”

    终于到了这处当地人闻之色变的鬼地,看着那座石碑,夏阳的眼眸中不由露出了凝重之色。

    倩女幽魂第一部的故事背景,就是发生在这其中!

    想到这座已经废弃的古刹,以及周围树林之中,隐藏着诸多勾引过路行人的女鬼,还有一只吸取生人阳气的千年树妖,他的心里也微微有些沉重起来。

    不过他既然来这里,就没有怕的道理。当务之急,是要先寻到燕赤霞,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在里面?

    如今还是白天,光天化日之下,女鬼和树妖也不可能出来害人,是以夏阳并没有任何担心,径自大步地迈入了兰若寺中。

    这座寺庙已经废弃了太久,四处都是一片破旧的景象,空气也十分浑浊,充盈着一股残破腐朽的味道。只见里面寺门虚掩,院中杂草丛生,门前的朱漆早已脱落,布满了灰尘,完全没有其他佛寺的威严肃穆。而寺庙的牌匾,上面蛛网密布,依瞎能辨认出上面的“兰若寺”三个字来。

    推门进去,里面的大殿极为宽敞,墙上还残留着许多罗汉和佛陀的壁画,殿堂的角落,长着一丛丛的蓬蒿,台阶下有一个大水池,池中长满了野荷花。

    穿过大殿,东西两边的僧舍,门都虚掩着,只有南面一个小房间比较干净,像是有人住过。

    夏阳心里一动,就是不知道这里住的是燕赤霞,还是以前过路那些受害的旅人了。

    “有人吗?”他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