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归海一刀
    ,!

    “那夏兄想我们怎么做?”段天涯沉默片刻,问道。

    “三位都是大内密探,在刺探、潜入、收集情报这方面自是十分擅长。我想请你们三位帮我一个忙,就是请三位秘密通知十大将军,就说皇上已经赦免了他们的罪状,只要他们届时不再支持神侯,待平叛结束之后,朱无视所掌握他们的罪证,便会统统销毁。”夏阳说道。

    “只是这么简单?”段天涯听完之后,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要你们直接与神侯为敌,实在是太为难你们,在下又岂会强人所难。”夏阳轻轻一笑,道:“此事得在朱无视登记大典到来之前完成,而且不能让其知道,所以需要秘密行事,却也算不上简单,不知三位是否愿意?”

    段天涯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把目光转到了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身上。

    “我去!”归海一刀看着依旧呆滞的上官海棠,面容冷峻地道:“我替他们去便是,也算是还了你的救命之恩。”

    夏阳瞥了他一眼,知道他主要是想代上官海棠去,不由笑了笑道:“时间有限,一刀兄弟一个人怕是来不及的。”

    “我也去。”段天涯也不想让上官海棠这个被他视为亲妹妹的人去背负这些事,沉声道:“我和一刀日夜兼程,应该来得及。”

    “大哥,一刀,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的。”上官海棠抬起头来,脸上全是毅然之色,道:“自从和义父划清界限之后,我们三个自然是要共同进退,这次也不例外,我当然也要去!”

    “海棠,你不用去,我和……”归海一刀有些急迫地道。

    “一刀,不用说了,如果神侯真的害死了恩师的话,我们之间就已经恩断义绝。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阻止他!”上官海棠冷声打断了他。

    “可是……”归海一刀犹豫不已。

    “可是什么?”上官海棠黛眉轻蹙,疑惑地望着他。

    “海棠姑娘何必多此一问,一刀兄弟这是因为紧张你呢。”夏阳轻声调笑道。

    “呃。”上官海棠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一红,忙道;“夏兄,你乱说什么?”

    归海一刀脸上也是大慌:“你不要胡说!”

    夏阳哈哈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是喜欢,莫非一刀兄弟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承认?”

    他有心帮两人戳破这层窗户纸,否则以归海一刀的个性,一个不说,一个不懂,也不知道要纠葛多久,才会互相明白对方的心意。

    归海一刀那万年如冰块一样的脸,难得一见的一红,慌乱之间,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哦?原来一刀竟喜欢海棠?”段天涯十分意外,但却是不由笑了起来:“这是好事啊,若你们能互相照顾,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他现在总算明白,往日一刀为什么对自己总有一种莫名的敌意了,原来来源于此。

    上官海棠同样面色羞红,往日间她也有些诧异,一刀为何总会对自己特别照顾,如今被夏阳点破开来,她才终于明白。

    “不要听他胡说,我没有……”归海一刀惊慌下,本能地辩解起来,只是这句“我没有喜欢海棠”,他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没有什么?”夏阳淡淡一笑:“你若说自己不喜欢海棠姑娘,我便告诉你的杀父仇人是谁,如何?”

    要将这一对凑到一起,便要解决归海一刀心中的心魔,否则以他的性子,将来迟早生乱。若是他日后找到了“雄霸天下”的刀谱,便将又是一场悲剧!

    “你说什么?”

    归海一刀闻言顿时色变,神情无比激动,眼中发出了狼一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夏阳。

    段天涯和上官海棠同样面色大变,没想到他竟然把话题转到了一刀的父亲身上!

    “你知道是谁杀了我父亲?”归海一刀就像一头急欲噬人的野狼,呼吸极为粗重,眼睛通红。

    面对瞬间如同换了一个人的归海一刀,夏阳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告诉我!”归海一刀神情狰狞得可怕,手中的刀更是紧紧地握住,有种随时第一太暴起杀人的样子。

    “夏兄,你当真知道?”段天涯疑惑地问道。他比归海一刀更早呆在朱无视身边,很清楚对方加入护龙山庄的目的,就是要练武以报父仇。

    夏阳以充满遗憾的语气,缓缓说道:“果然不愧是归海百炼的儿子,性子都是一样的偏激,只可惜继续这样下去,你迟早要走上你父亲的老路。”

    “你说什么?”归海一刀暴怒地看着他: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夏阳摇着头道:“你师承霸刀,武功已经青出于蓝,甚至比你父亲都要强。只可惜你一生都活在仇恨之中,何其可悲!如果我现在说,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杀父仇人是谁,但要你一生一世都不得再和海棠姑娘见面,不许喜欢她,你可愿意?”

    一个极情极性的人,也只有用爱,才能化解心中的恨,他现在就想看看,归海一刀会怎么选择。

    听到夏阳的话,归海一刀的神色不住变化起来。对他而言,报杀父之仇,就是他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可是要他放弃海棠,他又如何甘心?

    归海一刀内心剧烈的挣扎着,口中喃喃道:“不……我不要……我不要见不到海棠,可是父亲的仇……不能为他报仇,我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我不能……”

    上官海棠愣住了,归海一刀嘴里无意识的呢喃,她听得清清楚楚。

    看着痛苦无比的归海一刀,她心中如同翻起了滔天巨浪!

    上官海棠又怎会不知道,父仇在他心中代表着什么,但是这番话,无疑表露出了他内心真正的心意。她这才知道,原来他是真的如此喜欢和在意自己,竟然连杀父之仇,都不能令他放弃!

    “一刀,你冷静一点。”她不自觉地走到归海一刀面前,两手握住了他持刀的右手,紧张地对他道。

    “海棠,我……”感受到手上的温度,归海一刀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着她的手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夏兄,一刀的杀父仇人,莫非与海棠有关?”段天涯皱着眉头,忍不住开口问道。但据他所知,海棠自幼遭逢不幸,家人已经全部离世,一刀的父仇,又怎么可能与海棠有关?

    “与海棠姑娘无关。”夏阳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让他选择,只因他性情太过偏激,加上他练的武功,又是‘绝情斩’这种绝情绝义、绝怜绝爱、绝亲绝友的刀法,若不解其心结,将来必酿大祸!”

    归海一刀自然听到了这话,他一把推开上官海棠,大怒道:“你骗我?你根本就不知道杀我父亲的是谁!”

    “我何必骗你。”夏阳轻叹一声:“归海百炼的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包括知道是谁杀了他。可惜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你若是执意要知道你父亲的死因,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那就告诉我,到底是谁?”他眼里充满了血丝,就像是一只受伤之后,即将爆发的野兽。

    “我说过了,你要是想知道,此生就必须放弃海棠姑娘。”夏阳淡淡开口:“一个心中只有仇恨不人,配不上她!”

    夏阳就是要逼他,若是不能让他放下仇恨,日后只会又是第二个归海百炼,对他和上官海棠来说,都绝不是一件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