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吾命休矣
    ,!

    夏阳声音平淡地道:“你们两个还不够资格陪我玩,让开。”

    “大言不惭!”上官海棠冷哼一声:“大哥,将他擒下来,等皇上和义父处置。”

    “愚昧!”夏阳摇了摇头,嘴里吐出两个字来,皇上本人就在这里,你们问过他的意见吗?

    朱厚照刚从惊怒中回过神来,听到上官海棠的话,更是怒极,朝旁边的侍卫大吼起来:“反了!反了!给朕把他们两个拿下!”

    “皇上,等一下。”

    见大内侍卫就要上前围攻两人,段天涯和上官海棠也准备动起手来之时,夏阳突然开口阻止了起来,然后对两人道:“我不欲与二位动手,且问两位一句,你们都是大内密探,不知效忠的人是神侯,还是皇上?”

    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他问这话的用意,但段天涯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自然是皇上。”

    夏阳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朱无视虽然野心勃勃,但却从来没在自己的义子和手下面前暴露过,段天涯他们自幼在护龙山庄接受的,都是忠君爱国、效忠朝廷的这样的理念灌输。

    “既然效忠的是皇上,那二人为何不听听皇上的意见?”

    夏阳淡淡一笑,转头对朱厚照道:“皇上,这二位虽然是铁胆神侯的手下,但未必会与神侯同流合污,你可将神侯的罪行告诉二人,他们自会弃暗投明。”

    朱厚照沉着脸,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好,段天涯,上官海棠,姑念你们都是忠肝义胆之士,只是一时受神侯蒙蔽,朕便不予追究了。”

    夏阳见此,点了点头,身形一动,便消往门口窜去,只留下了一道声音:“皇上,曹公公不是神侯的对手,微臣这就去助他一臂之力。”

    “慢着!”

    本来段天涯和上官海棠已经有些踌躇起来,但听到他要去相助曹正淳对付义父,不禁急喝了一声,朝他拦了过来。

    “不自量力!”

    夏阳冷哼一声,身体在半空一转,回身一掌,便朝两人盖了下去。

    他这一掌,泰山压顶都不足以形容气势,段天涯和上官海棠脸色剧变,感到一股可怕的力道袭来,拦截对方的身子,同时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力按压下去,忍不住四肢撑在了地上。

    等他们站起来的时候,御书房中哪里还有夏阳的身影?只有无数名拔刀出鞘的侍卫,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

    夏阳一掌压下段天涯和上官海棠,虽然是出其不意,但是代表着他的武功已经远远超过了二人。刚才他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全力一掌下去,两人就算不被当橱毙,也要身受重伤!

    沿着前方巨大的真气波动之处,只是短短两个呼吸,夏阳便见到了曹正淳与朱无视,正在宫内一块巨大的空地前交战。

    朱无视手持尚方宝剑,凌冽的剑气自他手中的剑身不子出,周遭空气就像劈波斩浪般被划开,劲风呼啸,威力惊人,源源不绝地朝曹正淳攻去。

    而曹正淳也不落下风,一身五十年的天罡元气精纯无比,不停出掌,竟能硬接朱无视的可怕剑气。

    两大当世的绝顶高手,于这大内禁宫之中大打出手,脚下的砖石早已经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四裂开来,劲风带起这些碎石尘土,一时间烟尘滚滚,飞沙走石!

    皇宫中的大内侍卫,禁军,东厂番子,早已被这边的声势惊动,无数人马朝这边赶来,看到是铁胆神侯与东厂督主相争,尽皆骇然失色!

    不过这个层次的战斗,根本不是他们能参与进去的,只能远远张弓对准二人,只待有人出来下令,便要放箭射去!

    夏阳并未上去与曹正淳一起围攻,而是静静地站在一个高处,观看着二人的战斗。

    他看得出来,曹正淳虽然内力深厚,但在朱无视吸了将近两百个人的功力之前,却是要逊色一筹。

    不过朱无视虽然功力比曹正淳高,却也并未达到碾压的程度,两人一时半会,看上去还是势均力敌的迹象。

    夏阳也知道,朱无视若是施展吸功**的话,只怕曹正淳早已落败,被吸光一身真气。只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朱无视又怎么可能暴露出自己会吸功**?

    他这是要凭自己真正的武功,将曹正淳堂堂正正击杀在这里!

    朱无视同样也精通八大派的武功,在攻击手段上,远比曹正淳要多了许多。而且他手持宝剑,剑气极为锐利,对曹正淳的护身罡气具有无比的威胁,他的每一道剑气,曹正淳都要以十二分真气去应付。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曹正淳便已初现败相,险象环生,几乎被朱无视压着在打。

    “曹贼,你要是只有这么点本事的话,就纳命来吧!”

    朱无视又是一剑,破开了曹正淳的护身罡气,顿时大喝一声,准备诛杀这只阉狗。

    曹正淳万万没想到,朱铁胆的武功竟然如此厉害,每一击都能耗去他大量的真气,即便以先天境界的回气速度,也远远抵不过消耗的。就在他一口气提不上来之时,朱无视的剑气已经及身,他不禁脸色大变,暗道吾命休矣。

    “休伤曹督主!”

    四周不少东厂中人见状大惊,顾不得与铁胆神侯实力的巨大差距,纷纷飞身而起,上前救援,想要替他挡下这道剑气。

    “神侯想要杀人灭口么?”

    突然,一道平淡之极的声音,突然在场中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澎湃无俦的拳力,徒然而至,在这些人还没赶到之前,便将那道森然锋锐的剑气轰于无形。

    “夏少侠,还好你及时出手,否则本督主可就去见阎王爷了。”曹正淳脸色惨白,在手下的搀扶下站稳身体,抬起头来说了一句。

    不远处,看到落入场中的身影,朱无视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他已经尽量将夏阳的武功想得够高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在他所预料的之上!

    他原本的想法,是想让段天涯他们拖住夏阳一阵,只要自己迅速解决了曹正淳,便能腾出手来收拾这小子。

    他自信,就算古三通亲自出手,施展金刚不坏神功,以他现在的武功,也足以胜之,更不要说夏阳只是他的传人。

    但是看他刚刚那下出手,实力竟然似乎不在曹正淳之下。

    要知道,曹正淳可是练了五十年的童子功,才有了如今一身深厚的功力。而他,也是吸了无数人练了一生的内力,才有了今时今日之境界。而夏阳这小子年纪轻轻,何以也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不过他能感觉到,夏阳虽然厉害,已经半只身子踏进了先天,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先天境界,绝不可能无限制回复真气,而后天真气在质量上,也远远不可能和先天真气相比。所以他并没有丝毫惧怕,而是冷冷地看着二人道:“好,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本王今天便将你们两个奸贼并诛于此!”

    “好大的口气!”

    经过这么片刻的功夫,曹正淳已经回复了不少元气,一身战力恢复得七七八八,闻言却是羞怒交加地尖声叫道:“朱铁胆,想不到你这么多年不出手,武功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连本督主都不是你的敌手。不过你敢以一敌二,也未免太小看我和夏少侠,本督主要你付出代价!”

    他是太监出身,最忌被人看不起。而朱无视的话,等于是完全没将他看在眼里,他又岂能不怒。

    “曹公公,在下从来没有与人围攻他人的习惯,你还是退下去休息吧,神侯由我独自应付便是。”

    夏阳淡淡地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