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罪证确凿
    ,!

    吱嘎!

    一声轻响,御书房大门被推了开来,几人抬眼望去,果然便是铁胆神侯朱无视!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健壮的黑衫男子,以及一袭紫袍的清秀公子,正是段天涯与上官海棠。

    整个御书房的气氛瞬间为之一凝!

    朱无视进来之后,眼睛先是在屋内扫视了一周,在看到夏阳之时,眼神微微变化了一下,随后才把视线转向了朱厚照:“微臣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段天涯跟上官海棠也跟着施礼。

    朱厚照面无表情地看着三人:“皇叔怎么突然进宫了?难道有母后的消息了?”

    “微臣惭愧,尚未查到太后的下落。”朱无视沉声道:“不过微臣与两位大内密探日夜查探,倒是有了一些线索。”

    说完,他将目光集中到了夏阳身上,冷冷地道:“请问夏千户,昨天夜里太后被掳之时,你不在府中,去了哪里?”

    夏阳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只是他还没说话,曹正淳便紧皱着眉头道:“神侯何出此言?莫非怀疑太后乃是夏千户所掳?”

    “不错!”朱无视紧紧地盯着夏阳,道:“此人身份神秘,师承来历查无可查,据本王掌握的线索,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当日闯入天牢,劫走古三通的人!另外他昨夜下落不明,太后极有可能为他所掳!”

    他如今已经得知了太后被救之事。国宾馆发生的一切,乌丸利秀虽然没有向他汇报,但又怎么可能瞒得住他?

    他也没有想到,太后才刚掳出来还不到一晚,便被人救走。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国宾馆救人,此人的武功,必然还在乌丸和利秀之上!

    他知道此事后,震惊之下,也在暗中调查,究竟是谁干的。直到上官海棠和段天涯告诉他,夏阳昨夜不在府中,以他多年来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本能地便可以断定,这件事一定是夏阳做的!

    朱无视没办法不怀疑夏阳,能潜入国宾馆救走太后的人,武功定然很高。而夏阳午时才在慈宁宫打败乌丸,仅这一点,就足以令他起疑。

    只是有一点,他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那人救走太后以后,应该要送她回宫才是。但一直等到晚上,他都没有等到太后回宫的消息,这也让他更加坐立不安。

    他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是夏阳所做,但他心里就是有一种感觉,此事必然和夏阳脱不了干系。甚至包括古三通的消失,也很有可能与他有关!

    无它,只因夏阳出现得太突然了。

    他甫一出现,古三通便突然破誓出关,在江湖上消失无踪。而他一从府中消失,太后便立即被人救走,这很难让他相信,一切都是巧合!

    夏阳实在太过年轻,他无法相信,江湖上竟有如此年轻的绝顶高手。

    这简直不可想象!

    究竟得是什么样的师傅,才能教出如此厉害的徒弟?

    以护龙山庄的情报能力,都查不到夏阳的任何信息,除了一份曹正淳编造的假卷宗,可以说他对夏阳一无所知。

    而最后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他心中最不愿意相信的那个答案——不败顽童,古三通!

    除了古三通,他绝难相信,有谁能教出这样年轻的高手来。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古三通会突然从天牢中离开。

    想通这一层后,他突然意识到,对方一定是和曹正淳达成了某种协定,所以这条阉狗才会袒护于他,来麻痹自己。

    朱无视可以推断,这个神秘的夏阳,或者说是他身后的古三通,肯定已经与曹正淳联起手来,想要对付他。而素心也绝对是他们借助了曹正淳的力量,才从天山带走。

    想到这里,他哪里还坐得住?是以他这趟进宫,就是要坐实夏阳的罪名,将这小子铲除!

    如果夏阳得知了他的想法,定会心生感慨,古人的智慧,还真是不能小看啊。

    曹正淳可没想到那么多,还以为这位名震天下的铁胆神侯会说出什么出人意料的话来,闻言却是不阴不阳地笑了起来:“不知神侯掌握了什么线索?有何证据能指证是夏千户所为啊?”

    “没有不在场证明,便是证据!”

    朱无视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冷厉无比:“另外本王已经查证,当初从天牢劫走古三通的就是此人,不知道曹公公为何要包庇他,还将他安排进了锦衣卫?莫非放走古三通这个邪魔,绑架太后,一切都是你的主意?”

    “一派胡言!”

    曹正淳顿时大怒,正要出言驳斥之时,却是突然又笑起来,用尖细的声音道:“听神侯的意思,莫非已经笃定太后失踪,还有古三通越狱之事,都是奴才指使夏千户所为了?”

    曹正淳的反应,虽然让朱无视有些心生疑惑,但既已经射出了开弓箭,就自然不会有回头路,他冷声道:“不错!经本王查证,天牢之事便是由你一手策划。你私自放走古三通后,还将劫天牢之人任命为锦衣卫千户,如今更是胆大包天,竟敢绑架太后。曹正淳,你该当何罪?”

    这一次,他不单止准备解决夏阳,连带着曹正淳这阉狗,他也打算一起收拾了!

    他话音一落,他身后的段天涯便双手呈起了一道卷宗:“皇上,这就是曹贼多年来结党营私,贪赃枉法,陷害忠良,无恶不作的证据,已经罪证确凿,请您过目。”

    “皇上,奴才冤枉啊!”

    曹正淳先是双膝跪地,叫了一声屈,然后抬起头,用阴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朱无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厉声道:“好一个铁胆神侯,竟敢污蔑本督主?”

    朱无视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夏阳身上,完全无视了堂中的朱厚照,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凝视着夏阳,语气冰冷至极:“小子,说出太后和古三通的下落,本王留你全尸!”

    夏阳一直没有说过话,此时见他用超乎预料的直接,三言两语就坐实了自己和曹正淳的罪名,丝毫不给他们辩驳的机会,显然已经是准备动手了。

    “啪啪啪……”

    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忍不住双手鼓起掌来:“好好好!这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铁胆神侯,果然够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