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与庶民同罪
    ,!

    “公公怕是误会了。”夏阳面容丝毫不改地道:“在下只是想早日铲除铁胆神侯,所以特在皇上面前参了他一本。而宫中耳目众多,遍地都是护龙山庄的探子,若不与皇上私谈,只怕在下还没把话说完,消息就已经传到神侯了耳中,岂不是打草惊蛇!”

    “哦?那夏少侠都与皇上说了些什么?”听到他的话,曹正淳阴沉的脸色稍缓,他眼下尽管仰仗夏阳,却也对他极为忌惮,生怕他做出一些不受自己掌控之事来。

    “在下已经主动向皇上承认,那日闯入天牢,救走古三通的人就是我。”夏阳依旧面色不改,平静地道。

    曹正淳脸色十分难看:“夏少侠为何要这样做?如此一来,本督主岂不是成了监护天牢不力,放走朝廷钦犯?”

    “曹公公莫急,在下这样做,自然有我的原因。”

    夏阳轻笑一声,说道:“古三通虽然是钦犯,但只要他不作乱生事,对皇上来说,是否从天牢逃走,又有何异?何况皇上对铁胆神侯向来顾忌,否则也不会以公公制衡于他。在下将神侯当年如何陷害古三通之事告诉皇上,等于正中皇上下怀,让他有理由去对付朱无视。而只要皇上不追究此事,对咱们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曹正淳脸色稍霁,这个念头,他早在还没答应和夏阳结盟之前就想到过,也在他们的计划之内。皇上知道了此事,就意味着他们的胜算更高!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解地道:“你不是说过,对付朱铁胆一事,不能操之过急么?何以现在就告诉皇上?”

    夏阳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朱无视这段时间一直在四处搜查古三通,但始终没有消息,恐怕迟早会再次怀疑到公公和我头上来。以他的性子,又岂是坐以待毙之人?与其等他来找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将皇上拉到咱们这一边来。届时他要是敢轻举妄动,皇上自不会视若无睹,咱们行事也方便许多。”

    这件事,夏阳原本并没有准备急于一时,以防引起曹正淳这只老狐狸的警惕。只是现在朱无视已经在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时间比剧情中大大提前,再拖下去的话,不知道之后会出现什么未知的变化,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好在他的一番话,总算是消除了曹正淳的疑心,令他安心下来,点了点头,认同了夏阳的说法。

    只不过曹正淳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沉着脸道:“夏少侠,这些话本督主下次可以代为向皇上传达,希望你谨记住自己的身份,以免产生什么误会。”

    夏阳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却是神色不动,淡淡道:“公公放心便是,下不为例。”

    “如此最好。”听他这么说,曹正淳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张老脸露出了笑意。

    夏阳在心里冷笑一声,也未表现出来,兀自问道:“曹公公,听说宫中有一本藏书,叫做‘奇功搜异录’,记载了武林中的种种奇功绝学,在下向来好武,不知可否借我一观?”

    “此乃小事,本督主稍后命人送来给少侠便是。”曹正淳毫不在意,这本书他自然也看过,上面只是详述了各种武学神功的来历及介绍,并没有修炼之法,也算不得是什么宝物。

    打消了心头的疑虑,曹正淳又变得客气起来,两人闲叙了几句,便一同返回了御书房。

    见他二人一齐进来,朱厚照便再次将内侍和宫娥都打发下去,先是问了夏阳几句云罗郡主的事后,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朱无视身上。

    曹正淳第一时间为了古三通的事,向朱厚照主动告罪了一番。毕竟天牢乃是他的管辖范围,私放古三通之事可大可小,皇帝不追究此事,不代表他可以若无其事,当作没发生过。

    不过正如夏阳所说,朱厚照根本没有追究的意思,轻描淡写就揭过了此事,只是问道:“曹正淳,护龙山庄近日来可有什么异常?”

    此事如今已经说开,他们三人虽然心思各异,但可以说都同坐在一艘船上,曹正淳说话自然不再有顾忌:“回皇上,神侯这连月来虽然广布探子,四处追查古三通的下落,但是恐怕他万万想不到,古三通依然还在京城,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不过如今随着素心失踪,他定会怀疑到奴才头上来,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向奴才下手,来跟奴才要人了。”

    “哼!”朱厚照冷哼一声:“朕这位皇叔,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忤逆先皇旨意,还作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来,杀人夺妻,诬陷自己义兄。现在害怕事情败露,还不收手,又想杀人灭口,你们说,朕该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曹正淳与朱无视斗争了不知道多少年,还是头一次听到朱厚照如此旗帜鲜明地站在他这一边,心知想扳倒朱无视的时机已到,大喜之下,不禁开口道:“皇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铁胆神侯纵是皇亲,但犯下滔天恶行,也理应伏法!奴才认为应该即刻下令解散护龙山庄,将神侯的武功废除,让他进天牢好好静思己过。神侯虽然武功高强,还懂得吸功**这种邪功,但也绝敌不过奴才和夏千户,还有古三通三人的联手。”

    朱厚照记得夏阳之前跟他说过的话,曹正淳这只阉狗,尚不知道神侯有谋反之心,还以为可以轻松地对付人家,难怪这么多年一直都不是别人的对手。以神侯暗中掌握的力量,若是贸然动手,只会输得一败涂地!

    他心中失望无比,把目光转向夏阳,问道:“夏卿家认为,该如何对付神侯?”

    这个问题,其实他和夏阳前面就已经商量过,如今在曹正淳面前提起来,只是想要这只老狗去打头阵罢了。

    就在夏阳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神情突然一动,转过脑袋朝门口望了过去。

    两人都在注视着他,正要问他怎么了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启禀皇上,铁胆神侯求见!”

    小太监的话,顿时让两人脸色一变,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与夏阳对视一眼,见他点了点头,朱厚照便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轻咳一声:“让神侯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