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作棋盘星作子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漫游诸天最新章节!

    “微臣自然是为了替皇上排忧解难。”

    夏阳神色十分从容,凝声说道:“昔年太祖以一介布衣之身,扫荡河山,推翻蒙元,复我汉人衣冠;成祖天下大治,方有永乐盛世;仁宣二宗息兵养民,令四方安定;先皇弘治更是励精图治,中兴盛世,政治清明,国力强盛。大明立国百余年来,无汉之外戚、唐之藩镇、宋之岁币,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巍巍大明,万朝来贺……”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一转:“何以时至今日,内有宦官弄权,任用奸佞,残害忠良;外有皇叔为患,野心勃勃,图谋篡位?还有如那扶桑诸国,弹丸之地,竟敢屡犯我国土,欺我大明之百姓!不知道皇上日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朱厚照面色剧变!夏阳的一番话,直震得他心神俱颤,脸色发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大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竟敢……”

    他哆嗦地指着夏阳,羞怒交加,恨不得立即下令治夏阳的罪。但他心里却是清楚,对方说的都是实话,而且实际的情况,还要更加严重!

    没有把话说下去,过了许久后,朱厚照才神色落寞地叹了一声:“唉,你说的这些,朕又岂会不知?只是皇叔手握重权,经营护龙山庄多年,窥探他人**,控制的又岂止十大将军?朕若不是以曹正淳制衡于他,怕是早就被他从皇位上赶下去了。”

    他的语气之中,除了无可奈何以外,还充满了愤懑。

    夏阳自然能够理解他的无奈。皇帝,从来都不如常人想象中那么好当,朱厚照虽然谈不上是傀儡皇帝,却也处处受到掣肘。好在从他的话里,还能听出不甘之意,看来他也不愿意就此将皇位拱手相让。

    夏阳淡淡一笑道:“皇上若有重振乾坤之心,微臣便替你收拾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肃清朝野,保你江山稳固,如何?”

    朱厚照闻言,眼神里瞬间充满了激动的神采,脸上也是说不出的震撼,直直地望着他。似乎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不过他虽然意动,却也不是傻子,瞳孔一阵收缩:“单凭你,就能成事?”

    夏阳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若是换了其他位面,又或者真的只靠他一个人,自然不太可能做得到。不过夏阳熟知剧情,知己知彼,加上这又是武侠位面,顶尖的武力,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一个绝顶强者,拥有左右一场战局,甚至改变一个国家的能力,这并不是妄言。而在武力上,他自信不在任何人之下!

    看得出朱厚照的惊疑不定,夏阳冷冷一笑,面无表情地道:“懦弱畏惧,瞻前顾后,如何能成大事j上莫非还有退路不成?”

    闻言,朱厚照眼中精光暴闪。夏阳的话,就如同一把利剑,刺进了他的心口,也点燃了他压抑已久愤怒之火。身为天子,君权受到威胁,他又岂有不反抗之理?

    朱厚照心中猛地燃起了斗志,沉声道:“你说得不错……朕,的确已经退无可退了。好!朕便陪你赌上一把!”

    夏阳并没有看错朱厚照。

    身为帝王,即便再昏庸无能,一旦帝位收到威胁,哪怕已经无力改变大局,都会垂死挣扎一番。更何况朱厚照,还未走到无棋可下的地步。

    如果说,朱厚照与朱无视都是下棋的人,那么,曹正淳,便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如今,他手上又有了第二颗,就是夏阳。

    不同的是,曹正淳身为棋子却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是下棋的人,妄想与朱无视这位棋手对弈,结果自然是下场惨淡。而夏阳,却是主动自愿地跳进了这盘棋局当中。

    天作棋盘星作子,想加入棋局的人,又何止曹正淳一人?朱厚照将夏阳视为棋子,夏阳又如何不以他为子!

    只是夏阳追求的棋局,从来都不在这万里河山之上。

    ……

    正当二人在这御书房中密谈之时,外面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朱厚照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何人在外面喧哗?”

    “你们都给我让开!”

    随着一个娇斥声响起,御书房的大门猛地被推开,一个气鼓鼓的身影风一样的冲了进来:“皇兄,你可要帮我出气啊!”

    朱厚照还没说话,那个声音又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高手,你怎么在这儿?”

    夏阳冲她微微一笑,行了一礼:“微臣夏阳,见过郡主。”

    “你叫夏阳啊,我……”

    “好了!”云罗一句话还说完,朱厚照便开口打断了他。

    本来他和夏阳正说到关键之处,突然被打断,便要发火,但一看进来的人乃是云罗,不禁头疼地道:“堂堂郡主,成天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喝斥了一她一句,他才皱着眉头问道:“云罗,你见过夏卿家?”

    云罗郡主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刚才在母后寝宫,我可是亲眼看到他把那乌丸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连……”

    “好了好了!”见她说得如此粗俗,一点也不顾自己郡主身份,朱厚照又是生气,又是无奈,打断她道:“这位是锦衣卫的千户夏阳,最近曹正淳调派他进宫来保护朕几日,你找朕有什么事?”

    云罗郡主并没有回答皇帝的话,而是眯着眼睛看了夏阳一眼:“锦衣卫?你是曹老狗的人?”

    “微臣身为朝廷臣子,自然是皇上的人。”夏阳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道。

    “这还差不多。”云罗郡主轻哼一声,这才转头对朱厚照道:“皇兄,你可要替我好好教训教训曹正淳,这条老狗越来越嚣张了,刚才本郡主只不过是去看了一下他怎么假扮母后,然后想让高手教我武功,他竟敢让人赶我回宫!”

    “你还敢说!”朱厚照瞪了她一眼,道:“朕已经让你不要去掺和此事,那乌丸武功极高,你乃是金枝玉叶之体,万一有个什么损伤,那该如何是好?”

    “有什么好怕的。”云罗郡主丝毫不以为意:“皇兄你是没看到,那个乌丸根本就不是这位高手……夏千户的对手。”

    说着,她径自绕过书桌,走到朱厚照身边撒起娇来:“他的武功好厉害啊,皇兄,你让他教教我好不好啊?”

    朱厚照一向拿这丫头没办法,无奈地朝夏阳望来:“夏卿家,你就随便传她几招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