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百毒不侵
    ,!

    “太后,得罪了。”

    乌丸上前见礼之后,手指一张,两束红线便自他袖口飞出,穿过幕帐,系在了曹正淳的手腕之上。

    这手悬丝诊脉之术,逼格满满,夏阳也看得颇有几分动容,这乌丸确有几分真本事在身。

    乌丸略一号脉,便道:“敢问太后一事,尊脉完全正常,五脏六腑也无障碍,太后你哪感到不舒服啊?”

    曹正淳冷笑道:“近几日本宫喉间不适,既然出云国特使大夫查不出病因,就请回去吧。送客!”

    自从得知太后乃是此人绑架,曹正淳的心里无疑就充满了杀意,要不是夏阳的劝阻,他早就下令将此人抓起来了,又哪有闲工夫与他纠缠。

    “等等!我还没号完呢。”乌丸目的未达到,又哪肯轻易离开,手上一动,便要再次拉动红线。

    只是曹正淳一声令下,自然有人听从,立刻就有一个太监走了上来,朝乌丸说了一声:“大人,请!”

    区区一个太监,也敢阻他?乌丸随手就是一掌,将这名太监击倒,闭过气去。

    “大胆!”

    见他在宫廷之中也敢出手,夏阳担心曹正淳按捺不住暴露身份,当即冷哼一声,飘身而上,一掌击出!

    感到劲风袭来,乌丸神情一动,立刻便知夏阳乃是高手,顾不得再去抓诊脉的红线,抬手就是一掌朝他的方向拍来。

    “砰!”

    当夏阳与乌丸的手掌碰撞到了一起,气劲相接,便如平地起了一声惊雷,一股强横至极的劲风,在二人掌下产生。

    交手一掌,乌丸竟被震得倒飞出去,不过他毕竟不是等闲之辈,身形当空一个翻转,落到地面之上,又连退了好几步,便即站稳。

    “宫中竟有你这样的高手,你是什么人?”乌丸又惊又怒。

    他明明感觉到,对方的真气不过后天层次,根本没可能敌得过他的先天罡气。但对方的掌力中,还夹杂着一股极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并非真气,却力道惊人,两者结合,甫一爆发,竟令他吃了一个大亏!

    “锦衣卫,夏阳。”

    夏阳脸上波澜不惊。他刚才并没有尽全力,已经是手下留情。否则乌丸又岂是退后数步这么简单?若不是顾忌暴露身份的话,他就不只是普通的一掌,而是这段时间练得最为纯熟的大力金刚掌了。

    “你就是夏阳?果然好功夫,再接我一掌!”

    暴喝一声,乌丸再度出手,只见一道烈焰刀气,从他的掌中发出,刀气如火如云,焚烧之下,仿佛周围的虚空都产生点点波动。正是他最拿手的成名绝技——火云刀!

    这门武功虽然以刀命名,但却是一种气功刀,是以气运刀的内功法门,讲究意随气动,气随心走,凝气于物,非功力高深者难以研习。

    能将刀气离体,夏阳便知对方已经是先天高手,他虽然还没有入先天,却是夷然不惧,提聚内力,再次一掌迎了上去!

    夏阳这一掌,同样火热无比,带着层层热浪,与乌丸的火云刀重重交叠,漫天都是火热的掌影,如同波涛一般的火焰巨浪,互相席卷冲击!

    “昆仑烈焰掌?”

    乌丸见多识广,立刻就认出了这门武功来历。他冷哼一声,手上将内力催动到了极致,掌势横天,烈火灼灼,一连串的闷响爆出,掌风带着高温刮过,让宫中的其他人都有一种置身在烈日之下的感觉。

    不过越打下去,乌丸的心里却是越沉。不管他怎么杀招频出,夏阳都能轻松接下,他根本无法对夏阳造成致命一击。而且对方的样貌如此年轻,这样的武功,绝不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能施展出来的。

    久攻不下,乌丸突然变换了掌势,一掌拍去之间,手掌上竟然微微泛绿,隐约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腥臭之气。

    “小心他的毒心掌!”曹正淳急促的声音,突然从幕帐后面传了出来。

    不过夏阳却是毫不在意,依旧是一道带着热浪的烈焰掌,盖了上去。

    “小子,去死吧!”乌丸面露狰狞地吼了一声,一道肉眼可见的黑雾从他的掌心喷出,将夏阳整个笼罩。

    “卑鄙!”一道愤怒的娇斥声自殿内响起,随后又突然变成了紧张:“小心啊!”

    夏阳面不改色,乌丸的毒心掌虽然毒性猛烈,但他的身体受九窍金丹洗礼,早已是万毒不侵,又如何会惧怕?掌势径直穿过那道黑雾,结结实实地轰在了乌丸的胸口!

    强大的力量吞吐而出,在乌丸的胸膛处爆发,让他一下子便如遭雷击,“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受此重创,乌丸心中掀起一片惊涛骇浪,根本顾不得去追究夏阳为什么会不受他毒心掌影响,当即拔身而起,一个起落,便已经掠出了宫殿。

    夏阳也未去追,负手而立,曹正淳连忙从帐内出来,向他问道:“夏少侠,你没事吧?”

    “公公放心,在下无事。”夏阳脸色平静地道。

    “没想到连江湖失传多年的魔教毒心掌也奈何不得少侠,这可是比五毒帮的五毒功还要厉害呀!”曹正淳眼中充满惊异的同时,对他也是更加忌惮。

    “公公谬赞了。”夏阳微微一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以他的能力,要打死乌丸并非难事。不过杀了对方,这出戏如何还唱得下去?是以只是轻伤了对方,以乌丸的功力,最多两三日便能恢复过来。

    曹正淳的脸上也挂起了笑意:“那乌丸受你一掌,估计这几日内都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本督主也暂且可以放心了。”

    说完之后,他把身体转向店内,不阴不阳地道:“郡主,出来吧!”

    听到他的话,那殿内的少女便娇哼一声,从柱子后面走了过来。

    曹正淳沉声道:“郡主乃千金之体,何以会在这里?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叫本督主如何向皇上交待?”

    “本郡主这不是听说曹公公要假扮母后,这才过来看看嘛,此事皇兄也知道。”说着,云罗郡主把眼神集中在了夏阳身上,好奇地问道:“这位高手是谁啊,本郡主怎么从来没见过?武功好厉害!你刚才对付乌丸的是什么武功,能不能教教本郡主?”

    曹正淳对这丫头的性格十分了解,哪里愿意与她纠缠,眉头一皱:“郡主若是无事,便请回宫吧,本督主与夏千户还有要事在身,没工夫与你在此闲耗。”

    云罗郡主听到这话,柳眉倒竖,顿时便骂了起来:“好你个曹老狗,竟敢对本郡主无礼,看我不告诉皇兄,让他好好教训你。”

    曹正淳脸上一黑,若不考虑到她是皇家之女,金枝玉叶,恐怕早已一掌劈死了她。也不理她,朝手下道:“来呀,送郡主回宫!”

    在他的命令下,几名太监宫女走上来,在云罗郡主的咒骂声中,拥着她离开了大殿。

    “这禁宫之中,只有这个云罗敢和本督主作对,要不是看在皇上的份上,本督主要她好看!”

    曹正淳冷哼一声,然后转头对夏阳道:“走,咱们去见皇上。”

    夏阳神色平淡,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进入了御书房。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皇帝,早在古三通出关那一晚,便已经跟着曹正淳见过这位二十多岁,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正德皇帝。

    曹正淳将刚才的事向朱厚照汇报了一遍,然后又将夏阳救回太后之事告诉了他。听到太后已经脱险,朱厚照又惊又喜:“夏卿家当真已经救出了太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