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可怕之处
    ,!

    太后失踪之事,可谓在宫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正德皇帝朱厚照震怒无比,命曹正淳立即召集兵马,搜查太后下落。甚至不惜让他极为忌惮的护龙山庄参与进来,也要尽快寻回太后!

    而国宾馆内,乌丸一脸铁青地看着几名手下的尸体,安置太后的那间屋中,坛子已经是空空如也!他心中又惊又怒,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这么一会功夫,便被人摸上门来,救走了那个老太婆。

    “这是怎么回事?竟然有人闯进来了你们也不知!”乌丸冲手下负责看守国宾馆的人冷声喝问起来。

    这时,那位假利秀公主说话了,他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救走老太婆的人,必定是一位绝顶高手。刚才就连我,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也怪不了他们。”

    “好厉害的大力金刚掌,他们乃是被一掌毙命。此人内力深厚,绝不在我的‘火云刀’之下!”乌丸沉声道:“难道是少林高手?”

    “未必。”假利秀摇了摇头道:“少林大力金刚掌,在江湖上多有流传,而少林的人也向来不问江湖中事,应该不会是他们。”

    “那,难道是曹正淳的人?”乌丸面色阴沉,京城之中,能有这个能力,在他们眼皮底下无声无息把人救走的,除了东厂以外不作他想。

    “不是曹正淳。”假利秀依然还是摇了摇头,他想了想道:“若他知道太后是我们所掳,东厂的人早已重重包围这里,进来捉拿我们了,又岂会只是救走太后?”

    “那究竟还有什么人,能有这样的本事?”乌丸阴沉着脸,掳劫太后之事要是泄露出去,天下虽大,却也无处容身。即便是以他们武功,也很难保障自己的性命!

    “还有一人,有这样的能力。”假利秀沉思片刻,忽然若有所思地道,眼中隐有精光透出。

    “谁?”乌丸疑惑地问道。

    “自然是神侯!”假利秀静静地道。

    “是他?”乌丸闻言,不禁脸色大变:“神侯为什么要这么做?”

    “此事事关重大,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以神侯的谨慎,这样做不足为奇。”假利秀冷笑起来:“想不到他果然还是不信任我们,定要将所有事情掌控于自己的手中,才会完全放心呢。”

    乌丸听完,深以为然,以这一位的心计与城府,十有**便是他命人动的手。他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狡兔死,走狗烹的的念头,以神侯的性格,等此事完后,为了掩人耳目,日后很有可能还会杀人灭口也说不定。

    他神色一阵变幻之后,才低声朝假利秀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还是先按计划行事吧。”假利秀面容冷峻地道。乌丸能想到的事,他又怎么会想不到?不过背叛神侯的下场,他再清楚不过,这条船一旦上来,再想下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当然,他也不是傻子,已经在心里默默地考虑起退路来。

    ……

    次日,太后下落依旧不明,整个京城就像笼罩在一团阴云之中,有种暴风雨前宁静的味道。

    天下第一庄,乃是护龙山庄之下的一个独立组织,由天下第一巨富万三千资助建立,旨在搜罗天下间的奇人异士,将天下间各行各业的第一都网罗下来,利用他们的才能,为自己效命。

    创立天下第一庄,原本是朱无视的主意,只是庄主之职,却是交给了上官海棠打理,以免引起朝廷忌惮。

    天下第一庄内,庄主上官海棠正在与段天涯谈论太后失踪一事。

    近来朝廷多事,先是被囚禁了二十年的古三通突然从天牢中破誓而出,至今下落不明。即便集护龙山庄和东厂之力,都始终没有他的消息,如今太后又神秘失踪,背后似乎在酝酿着一股巨大的阴谋。即便以他们多年的办案经验,都没有丝毫头绪,想不出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切。

    古三通消失,便已让他们大为头痛,如今太后失踪,更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论是护龙山庄还是曹正淳掌握的东厂和锦衣卫,都已经顾不得古三通这个邪魔,将京城及周边的探子全部撤回,全力追查起太后的下落!

    上官海棠相貌俊美异常,一身男儿装打扮,此刻却是黛眉紧蹙:“大哥,我们已经搜查近半个京城,都始终没有太后的线索,你说那些人会把太后收藏在什么地方?”

    段天涯沉着地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问道:“天下第一神探还有多久能到?”

    上官海棠将目光看向了边上之人,此人还是天下第一庄的总管,通知天下第一神探的事便是他在负责。

    总管扬了扬手,道:“我已用飞鸽传书通知了他,想必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上官海棠点头“嗯”了一声:“东厂和我们都找不到太后,现在也就只有寄望于这天下第一神探了,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那位出云国的特使乌丸。听宫内传出的消息,此人明日便要带同利秀公主进宫,面见皇上和太后,商议婚姻之事,若是迟迟找不到太后,恐怕……

    她一句话还没说话,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道豪迈的声音:“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随着话声传入,只见一名打扮邋遢,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手中拿着一壶酒,一路醉步而来。踉跄的步伐中,还带着几分潇洒与不羁的气度。

    上官海棠面容一喜,此人便是天下第一神探张进酒,别看他终日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好似一个落魄的乞丐,但是对方查探消息的本领却是天下少有,所以才被称为天下第一神探。

    张进酒慢慢走入堂中,来到上官海棠,段天涯和那总管的面前,拱手见礼道:“参见庄主,总管,段侠士。”

    上官海棠笑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有了太后的消息?”

    张进酒整个人醉醺醺,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道:“天下第一神探不是神仙,没有天眼去找太后,但是蛛丝马迹,能够收藏太后的地方,不出三处。”

    上官海棠眉心一凝,问道:“哪三处?”

    张进酒也不卖关子,径直便将这三处地方一一说出。第一处,就是他们眼下所在的天下第一庄,第二处,便是曹正淳掌管的东厂总部,而第三处,则是利秀公主,未来皇妃下榻的京城国宾馆。而除了天下第一庄之外,其余两处,可都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地方。

    上官海棠点点头后,又问道:“那个夏阳的底细,你可查清了?”

    张进酒原本浑浊的目光,顿时闪过一道精光,随后摇了摇头:“惭愧,此人除了偶尔去锦衣卫露个面以外,其余时间几乎从不离府,身份来历,除了东厂那份卷宗以外,也是查无所查。不过可以断定的是,此人绝非一个普通的锦衣卫千户,否则曹正淳又岂会不委派任务给他,任由他闲赋在家?”

    段天涯也道:“此人府中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的确不像一个锦衣卫千户,我曾经亲自监视了他三天,此人几乎不分昼夜,时时都在打坐练气,生活简直自律得可怕!”

    上官海棠顿时动容:“不是说他武功极高吗?据曹正淳这狗贼说,古三通越狱之时,他曾和曹狗联手对付过古三通。虽然最后还是让对方逃走了,但有资格与古三通交手,并且不伤不死,足以证明他绝对是个高手,这样的人,竟然只是天天在家练功?”

    “这便是他的可怕之处!”段天涯沉声道:“有了一身极高的武功,还能苦练不缀,这样的人只会越来越强!”

    上官海棠惊叹了一下,忽然问道:“太后消失一事,会不会与他有关?”

    “有这个可能。”张进酒点了点头:“昨日他曾经离开过府中,虽然只是去过锦衣卫,但恰巧太后就是昨夜被劫。而他夜里又曾消失过一段时间,不在府中,虽然后来很快就回去,但时间上却是足够他作案了。”

    段天涯眼中精光一闪:“好,事不宜迟。海棠,今晚我去国宾馆探个虚实,而你就去夏阳那里,看看此事是否与他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