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太后被掳
    ,!

    出云国,与扶桑国仅一水之隔,乃是扶桑的令制国之一。

    夏阳对这段剧情记得十分清楚,原剧中,利秀公主和大臣乌丸都是假冒的,而真正的出云国使者和公主已经被杀。而这两个假冒者,乃是朱无视的人,目的是为了掳走太后,让曹正淳出丑。

    只是朱无视最近恐怕还在为搜捕古三通而焦头烂额,应该没有心思和曹正淳斗法才是。他也在暗自猜测,这次有可能来的是真乌丸和利秀公主也不一定。

    不过是真是假,只要知道这位利秀公主是不是有武功在身便一清二楚,所以在出云国一行人抵达京城的这天,等到入夜之后,夏阳便悄悄地潜入了国宾馆,准备亲眼见一见这位出云国公主。无论真假,此事都与他未来的行事有着重要的影响,夏阳自然要重视起来。

    这个位面的强者,数量极多,国宾馆更是戒备森严,但他现在的武功,已经稳稳步入了超一流之境,真实战力更是不在先天之下。可以说,夏阳在这个位面,已经没有去不了的地方,足以横着走了。

    脚下轻点,身体如柳絮般上了房顶,须臾之间已经就进入了国宾馆。听着馆内侍者的对话,夏阳很快便探听到了利秀公主所居之处,来到了那座房间之上。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当梁上君子,对于如何探知自己想要的情报,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轻轻地揭起一块瓦片,那位利秀公主的身影便即进入了他的眼帘。

    夏阳的灵觉远远超过了一般的武者,看到此人的第一眼,他就已经知道这位利秀公主有武功在身,而且功夫不弱,他心中也瞬间有了判断,此人必然是那位假公主。

    在剧情里面,这位假的“利秀公主”武功极高,竟能战平护龙山庄的天地两位大内密探,段天涯和归海一刀的联手,若不是被成是非戳破了罩门,胜负还极其难料。

    而且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假利秀公主,真实的身份竟是一个男人,只是因为练就了某种邪功,才变得分外妖娆,雌雄难辨。

    眼看着剧情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夏阳不禁皱起眉头沉思起来。要说原著里面,朱无视是因为曹正淳杀害兵部尚书杨宇轩一事,想要让曹正淳受点教训,那他如今将这二人派出来,又有什么用意?

    既知公主是假,夏阳也不打算在此停留,就在他想要离去的时候,耳中却是听到了一阵不寻常的动静。

    探身望去,只见几名黑衣人忽然从墙外翻身而入,手上还托着一个巨大的黑袋,看那袋子的模样,正好是个人形。

    “莫非里面装的就是太后?”

    夏阳眼神一亮的同时,也微微觉得有些诧异,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居然下榻国宾馆的第一夜就已经动手,而且还是潜入禁宫之中掳人,可以说得上是胆大包天!

    如此一来,夏阳也不急着走了,跟在这几个黑衣人身后,想要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这几人进了一间屋子之后,便找来一个大坛子,将那袋中之人放入了坛中。

    看到那坛中之人,乃是一个年过半百,昏迷了的老太婆,夏阳哪里还不知道她便是当今太后。等那几个黑衣人将她安置好,离开房间之后,他立刻便闪身进入其中,来到了那座坛子之前。

    微微输了一道真气过去,那老太婆便悠悠地醒了过来,目露惊色地望着夏阳,颤声道:“你……你是何人?”

    “太后莫惊。”夏阳轻声道:“属下乃是锦衣卫千户夏阳,得知太后遭贼人掳掠,特来救驾。”

    “多谢千户前来相救哀家。”听到夏阳自曝身份,又见他一身飞鱼服,乃是标准的锦衣卫打扮,太后脸上的惊慌顿时减弱不少,道了一句谢之后,她才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见她这么快就镇定下来,夏阳暗暗点了点头,心道不愧是太后,遇事沉着冷静,足见心理素质之强。

    他一边将她从坛中扶起,一边道:“这里是国宾馆,掳劫太后的人,便是出云国的使节。”

    说完之后,夏阳又道:“属下这就背太后出去,先离开此地再说,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太后莫怪。”

    “事有从权,夏千户不必在意这些虚礼。”太后脸上写满了惊疑,出云国的人敢将她抓来此处,定是要对皇上有所不利,她只想尽快离开此处,回去提醒皇帝。

    夏阳闻言,也就不再顾忌,将她背负在了背上,便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他刚刚走出屋子,便有几个黑衣人掠到了他面前,惊声道:“什么人?竟然擅闯这里,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几人心中大惊,没想到竟然有人跟上了他们。

    夏阳冷笑一声:“我闯的只不过是国宾馆,又岂有你们胆大,竟然闯入禁宫掳劫太后?”

    听到他的话,众黑衣人心中都生出了必杀之念。掳劫太后乃是诛九族的大罪,若是身份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杀!”其中有人低吼了一声,几人便瞬间拔出佩刀,刀光闪烁,朝他杀了过来。

    夏阳不欲在此暴露身份,加上背着一人,只想速战速决,面对这几刀的同时劈杀,他右掌往前一挥,一道狂猛的内力从他释出,劲力如潮,有若洪流一般朝前方涌了过去。

    对面几人只觉呼吸一滞,刀还未及身,一道澎湃无边的掌力便猛然爆发出强横劲力,震得几人身体往后一仰,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来。

    倒地之际,几人都忍不住冒出了同一个念头:“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掌力?”

    解决了这几人,夏阳身体腾空而起,在还未惊动更多人之前,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国宾馆。

    “夏千户真是好武功!”太后见他一掌便将这几名黑衣人击毙,如今更是不住以轻功在房屋上提纵腾挪,犹如飞翔一般,不禁大为震撼,在他背上出言夸赞起来。

    在宫中之时,她可是亲眼见到这些黑衣人击杀了无数名大内侍卫,才能将她掳出来。可这些武功高强的黑衣人,竟然在夏阳面前走不过一招,可见他的武功之高!

    “太后谬赞了。”夏阳随口回了一句,并未放在心上。

    夸奖了他几句之后,太后突然眉心一凝,开口道:“夏千户,这个方向……好像不是回宫之路吧?”

    “太后果然明鉴。”夏阳突然在一个房屋顶上站立下来,出声道:“属下如今还不能送你回宫。”

    “为何?”太后皱着眉头,问道:“那些贼子胆敢掳劫本宫,必是要于大明不利,甚至是威胁皇上。哀家若不回宫,岂不是令贼子遂了愿?”

    “太后莫急,此事并没有这么简单。”夏阳静静道:“太后可知掳劫你的是什么人?”

    “夏千户不是说,他们都是出云国的人吗?”太后疑惑地道。

    “他们并不完全算是出云国的人,而是铁胆神侯派去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朝廷动乱。”夏阳说道。

    “铁胆神侯?”太后闻言大惊:“竟是神侯派人将本宫掳出宫外?”

    说完,她眼神一凛,声音沉了下去:“你可要知道,污蔑皇亲国戚乃是重罪!”

    “是与不是,太后稍后自知。”夏阳淡然道:“如今宫中十分危险,接下来,属下会暂时送太后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事情真相明朗之后,属下自会送太后回宫。”

    说完,他也不再等太后说话,背着她继续在房顶上跳跃起来,直到落在一间院子之内,才停了下来。

    “谁?”一个声音突然在屋内响起。

    “古前辈,是我。”夏阳轻声回应。

    而这时,另外一间屋子率先开了门,一个人影一闪而出,来到他面前:“夏大哥,你怎么来了……她是什么人?”

    说话间,古三通和素心也从屋内走了出来。

    夏阳将背上的人放到地面,微微一笑道:“古前辈,古兄弟,这位乃是当今太后!”

    “太后?”

    古三通父子脸上瞬间露出了震惊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