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户夏阳
    ,!

    “启禀义父,东厂的探子刚刚传来消息,半个时辰之前,有位年轻高手闯进了天牢第九层,曹正淳已经前去捉拿,只是至今未出。”

    护龙山庄大堂之中,铁胆神侯朱无视和“天”、“地”、“玄”三位大内密探赫然在列,说话的人一身白衣,正是玄字第一号,身兼天下第一庄庄主,上官海棠。

    “砰!”

    朱无视一掌击断座椅扶手,猛地站了起来,一向温文儒雅,沉稳大气的他,神色瞬间变得无比凌厉!

    “义父,怎么了?”

    他面前的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副表情,只觉他面若冰霜,阴沉到了极点,令他们有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朱无视面容冷峻无比:“可知道是什么人?”

    上官海棠摇了摇头:“身份姓名武功,一概不知,只知道此人弱冠上下年龄,而且武功极高,一招就制住了东厂的三档头‘追魂勾’!”

    “追魂勾虽然只是二流高手,但能一招制伏他,绝非无名之辈!”

    朱无视冷冷地看了三人一眼:“你们三个,马上随本王去天牢一趟!”

    “是,义父!”

    三人虽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紧张,但对于他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从无违逆。

    等他们匆匆赶到东厂,抵达天牢门口的时候,却是见到曹正淳和一个身穿青袍,相貌堂堂的年轻男子,两人并肩从里面走了出来。

    见到朱无视到来,曹正淳阴阳怪气地上前见礼:“铁胆神侯大驾光临我们东厂,真是蓬荜生辉啊,本督主有失远迎,望神侯莫怪。”

    不是说有人闯天牢吗?曹正淳的反应怎么如此不寻常?

    朱无视瞳孔收缩了一下,用审视的眼神看了他旁边的青袍男子一眼,随后又望向了曹正淳,神情极为严肃:“曹公公,听闻有人闯进了天牢,不知可有此事?”

    “有人闯入天牢?本督主怎么不知此事?”曹正淳先是面露疑色,然后故作慌张道:“神侯来得正好,大事不妙啦,那被你关押在天牢第九层的大魔头古三通,刚刚从狱中逃走了!”

    “什么?古三通逃走了?”朱无视脸色剧变。震惊之下,他顾不得问话,冷然道:“本王要下去看看!”

    曹正淳面无表情地道:“神侯请自便,本督主要立即进宫禀奏皇上!”

    朱无视阴沉着脸,也不说话,让开曹正淳,便径自进了天牢。

    下到幽暗的第九层,看着那空无一人的囚室,以及石台上那堆被震断的铁链,朱无视脸色无疑更为阴暗。

    “古三通,你到底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誓言,离开了天牢!”他双拳紧握,如同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可他为什么会离开?莫非是那个神秘人跟他说了什么?

    朱无视百思不得其解,他基本可以排除,是有人劫走了古三通。以古三通的武功,只要他不是自己想走,其他人断不可能带得走他。

    而且以古三通的性格,也绝不会轻易离开。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冲不破的是自己的承诺,否则根本就不会在此受囚二十年。

    朱无视心中已有推断,定是那闯进天牢的人,跟古三通说了些什么,才将他带离了此地!

    “可恶!你究竟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竟然能让古三通破誓而出?”他紧咬着牙关,心中无比愤怒。

    见他极为愤怒,上官海棠不禁问了一句:“义父,这里关的就是古三通吗?”

    不止是她,就连天字第一号段天涯,地字第一号归海一刀,心头也是震惊无比!昔年天下无敌的不败顽童古三通,当初被义父打败之后,就是关在了这里,如今还逃出了天牢?

    朱无视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冷地道:“传令下去,全力打探此事,我要知道今晚此地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那个闯天牢的人,我要知道他究竟是谁!”

    “另外,古三通已经逃出了天牢,务必尽快查出他的下落,本王这就进宫面圣!”

    “是,义父。”三人都知道此事的严重性,立即答应下来。

    ……

    朱无视带着一身冷峻的神色,大步跨入御书房之时,只见曹正淳和刚才那青袍男子也在,他顾不得见礼,直接沉着脸开口道:“皇上,刚刚有人闯入天牢,劫走了当年的不败顽童古三通。此人乃是天下第一邪魔,他今日逃出天牢,必会血洗江湖,引起无数的杀戮和争端。恳请皇上下旨,立即搜捕古三通!”

    正德皇帝朱厚照漫不经心地道:“皇叔,刚刚曹正淳已经向朕禀告了此事,那古三通不是自行逃走吗?怎么又变成了有人劫狱?”

    “自行逃走?”朱无视眼睛一缩,蓦然朝曹正淳望了过去:“曹公公,此话何解?”

    “不知神侯从哪听说,古三通是被人劫狱的?”曹正淳面露疑色,转向朱厚照,俯身下去:“那古三通的的确确是独自逃脱,老奴乃是亲眼所见,还与其过了几招,不敌之下,这才让他逃脱,奴才绝不敢欺瞒皇上。”

    “本王收到线报,明明就有一个年轻人闯进天牢……”

    朱无视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皱着眉头朝那青袍男子看了过去:“此人是谁?”

    “卑职锦衣卫千户夏阳,见过王爷。”青袍男子躬身施了一礼,不是夏阳还有谁来?

    “千户夏阳?”朱无视目光一凛:“为何本王没见过你?”

    夏阳还未说话,曹正淳便开口道:“神侯身份尊贵,又岂会对下面的人尽知?夏千户乃是奴才近日刚刚升任,又是刚刚调回京城,还未正式上任,神侯不认识并不为奇。刚刚便是夏千户随奴才一起,与那古三通交手,只是惭愧啊,古三通不愧是当年天下无敌的不败顽童,集属下二人之力,仍旧未能阻拦下他,以致于让他逃了,还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朱厚照淡然开口:“以那古三通的武功,你们敌不过他也是正常。不过那魔头越狱而逃,也属你们东厂看护不力,此事既然惊动了皇叔,你就照皇叔的意思,全力搜捕古三通吧!”

    “老奴遵旨。”曹正淳行礼答应下来,又向朱无视道:“神侯方才所说的劫狱一事,想来是一场误会。”

    “误会?”朱无视紧盯着他,沉声道:“曹公公何出此言?”

    曹正淳道:“你所说的有人闯入天牢一事,闯入的人乃是夏千户。不过他并非前去劫狱,而是奉了老奴之命,前去阻止古三通。只是他今日刚刚到京,下面的人都还不认识他,事有紧急,他这才闯了下去。”

    “何以曹公公事先得知,古三通会在今日越狱,还特意派人前去阻拦?”

    朱无视何等头脑,几乎已经肯定曹正淳没说实话。根据信报,这个神秘出现的夏阳明明是强闯进入天牢,还打杀了不少东厂中人,何以曹正淳反而会包庇于他?而且看他的样子,也绝不像是一名锦衣卫。

    “奴才乃是接到了密报,有人通知了古三通,所以才知他会在今夜越狱。”曹正淳说道。

    朱无视目光一冷:“哦?不知是何人所报?”

    “此乃我东厂之秘,请恕奴才不能相告。”曹正淳眼睛眯起:“不过奴才可以告诉神侯,通知古三通越狱之人,是如何做到的。”

    他顿了一下:“奴才也是今日才知,皇宫之中,竟有一条秘道直通天牢底层,那报信人便是由此秘道进入,通知的古三通。”

    将那秘道的所在之处告诉朱无视后,曹正淳接着道:“神侯若是不信,大可亲自过去看看,老奴绝无半句虚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