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季检察长,你好
    ,!

    “你意思是,杀八大派的人,是朱铁胆?”

    古三通脸色一阵变幻,这件事情,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不愿意去相信,他想不到朱无视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理由。

    夏阳没有回答他是或不是,只是自顾自地道:“他吸尽了八大派一百零八人的真气,虽然功力大进,但你有金刚不坏神功,依旧有机会打败他。只要你杀了他,后来的事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你不会被关在这里虚度二十年,素心不会变成活死人,你儿子也不会变成孤儿,流落江湖。”

    古三通面如死灰,忍不住惨笑起来:“你说得没错,我古三通的确是个蠢货,简直是天下第一号大蠢货!哈哈哈哈……我古三通是蠢货……”

    好一阵,他才停下来,死死地盯着夏阳:“朱铁胆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要害我?”

    夏阳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古三通以为夏阳并不知道,想了想,却是咬牙道:“我知道,他是为了素心,一定是为了素心!”

    他的神色猛然间充满了暴怒,大叫道:“为什么?我当年为了素心,这才没有杀他,如果我杀了老猪猡,素心就没了丈夫,她的孩子就没了父亲!为什么害我的人却是他?朱无视,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怒吼了一阵后,忽然颓然下来:“没想到,素心怀的竟然是我的孩子,我却亲手将她推给了老猪猡。没想到我刻意手下留情,却是老猪猡害了我一生,为什么会这样?”

    古三通的话,倒是有些出乎夏阳意外,没想到他是故意输给了朱无视半招,不禁轻轻一叹,这一切,无疑乃是一场悲剧。

    古三通的一生是悲剧,因为习武成痴,让自己的未婚妻被自己的结拜兄弟有机可趁,之后为了成全素心,竟将怀着自己孩子的她,推给了自己的情敌,并为此甘愿输给朱无视,被囚二十年。

    而朱无视,又何尝不是一个悲剧?

    二十年前,一个驰马而来,一个执伞相侯,惊鸿一窥,如沐春风。自此情根深种,难以自拔,只为那素质兰心。

    他本是最不得宠的失意皇子,却在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最想照顾一生的女人,而且是个一颗芳心早已系于他人身上的女人。为了得到她,也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开始不择手段,追求权势,甚至不惜嫁祸于自己的结义兄弟。

    他的一生,为她宁可负尽天下人。

    而所有的悲剧,一切的一切,都不过只是为了一个情字!

    古三通自言自语了一阵,突然癫狂地冲到了夏阳身前:“告诉我,素心在哪,还有我儿子在哪?”

    夏阳也不瞒他:“素心姑娘当初替你挡了朱无视半掌,朱无视喂她服用了一颗天香豆蔻,封住生机,如今变成了活死人,被朱无视放在了天山冰洞。而你儿子,我已经把他带过来了,如今就在东厂外面。”

    古三通紧紧地盯着他,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为何对一切如此清楚?”

    “我如何知道的,前辈不用管,我这次来的目的,是要带你离开天牢。”夏阳平静地道。

    古三通沉声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夏阳淡淡说道:“很简单,晚辈只是想以剩余两颗天香豆蔻,还有你儿子的下落,跟前辈交换金刚不坏神功,以及八大派的所有绝学。”

    “你说素心服下了天香豆蔻,我姑且信你。”古三通自然听过这种天下奇珍的大名,也只有这种奇异的果实,才能保住素心的性命。他顿了顿道:“你想得到我的武功,很简单,我刚才就说过,只要你帮我打败朱无视便可,不要说金刚不坏神功和八大派的武功,就算是我这一身功力都传给你又何妨?不过现在要再加一个条件,就是你须得替我找到天香豆蔻,救活素心,还有照顾好我儿子。”

    “我说过,前辈这身功力我不感兴趣。”经过了上个世界,夏阳可不想再轻易沾染上别人的因果,摇了摇头道:“前辈想找到妻儿,向铁胆神侯复仇,还是亲自去完成吧,我只以消息交换武学。”

    古三通哼了一声,怒视过来:“你这小子,明知老夫时日无多,存心戏耍我不成?”

    “晚辈既然来此,自然有所准备,正如将前辈与朱无视之间的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否则凭什么来交换你的武学?”夏阳笑了笑,接着道:“晚辈手上有一门内功,善于激发生机,运功疗伤,有再生造化之能,未必不能医治你的纯阳指伤。只要前辈答应交换武学,这门内功便算附送,如何?等前辈养好伤势,自然可以亲自去达成你想完成之事,与妻儿共聚天伦。”

    古三通闻言,顿时眼睛一蹬,又惊又喜:“当真!”

    “自然是真。”夏阳微微一笑:“晚辈虽然谋划前辈神功,却是讲个公平自愿,断不会欺骗前辈。”

    “你这小子,倒也实诚。”古三通大喜道:“好好好,老夫答应了!”

    “交换之事,只有等出去再说了。”夏阳耳朵一动,平静道:“东厂的人已经到了,前辈想要弥补半生的遗憾,便跟我一起闯出天牢吧。”

    “好大的口气!”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不阴不阳,有如公鸭般的嗓音突然传了进来:“想闯出天牢,简直是痴心妄想!”

    说话之间,一大群人便自石门之外走了进来,足有近百人之多,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紫色锦袍的老太监,进来之后,便用阴鸷的目光朝夏阳望了过来:“小子,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天牢?”

    夏阳在看清他容貌之后,突然笑了起来,开口道:“季检察长,你好。”

    曹正淳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以为是在向自己问好,不禁阴阴一笑:“小子,可知劫走朝廷钦犯,乃是诛九族的死罪?还不赶紧束手就擒?兴许本督主还能饶你不死。”

    “曹督主误会了。”夏阳先是感慨地摇了摇头,接着轻轻一笑,道:“小子只不过是来此看望古前辈,至于古前辈要离开天牢,乃是他自己之事,与我无关。”

    “好大的胆子!敢在本督主面前胡言乱语,你当本督主是傻子不成?”曹正淳面露怒意,随后眼神微凝,将目光移到了后面石台上的古三通身上,惊疑不定地问道:“你就是当年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不败顽童古三通?”

    古三通冷哼一声:“老夫没兴趣与你这阉狗说话,今天也不想大开杀戒,不想死的,全给老夫滚开!”

    “敢骂曹督主,找死吗?”曹正淳身后的手下,闻言纷纷大怒,许多人更是拔出刀来。

    曹正淳冷冰冰的目光中,同样充满了杀机!自他大权在握以来,还从来没人敢当面骂他一声“阉狗”,即便是铁胆神侯这位与他不对付的当今皇叔,也要给他三分薄面,尊称他一声曹公公,如今这个衣衫褴褛,犹如乞丐一样的老头,竟然辱骂于他,他又岂能容他?

    看到这个发须皆白,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头,他哪里还将这个昔日天下无敌的不败顽童放在眼里,尖细的声音阴恻恻地道:“将这二人给我拿下!”

    他一声令下,后面那近百个东厂番子,便即尽数抽出佩刀,瞬间朝他二人扑杀过来。

    夏阳大笑一声,朗声开口:“前辈,你收拾番子,曹正淳便交给我应付了。”

    说完之后,他脚下一跺,身体一跨,整个人带着巨大的冲击力,一拳朝人群中的曹正淳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