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懦夫蠢货
    ,!

    单凭拳术和内功,无论任何一样,夏阳都不见得能敌得过古三通,这还是未催动金刚不坏神功的古三通。除非等他将一身后天真气全部转化为先天真气,亦或是将国术进阶到化劲,方可战而胜之。

    但强横至极的身体和力量,才是他最大的战力,也是他能在实力不如古三通,还能压对方一头的原因。

    夏阳也很想知道,自己经九窍金丹造就的“金刚不坏之体”,能否匹敌古三通的“金刚不坏神功”!

    说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在上个世界刚成为天下第一,紧接着就来到了真正的《天下第一》世界,而上个世界他被人误认为是修炼了“金刚不坏神功”,如今却遇上了正版,世事有时实在奇妙。

    不过夏阳这次可不是专程来找古三通打架的,便开口道:“古前辈,且罢手吧。”

    古三通愣了一下,那身凌厉的气势稍稍一滞,疑惑地看着他:“小子,有何话说?”

    夏阳摇了摇头,道:“前辈身上有伤,强催金刚不坏神功,只会加剧你的伤势,我夏阳又岂会趁人之危。”

    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古三通如今气血衰败,身体仿若风中摇曳的残烛,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其实按照推算,古三通真实的年龄,也就在四十五岁上下,还属于中年的年纪,但看他现在的样子,须发灰白,至少看上去有六十岁,可见生机流逝之严重,已经是日薄西山。

    “唉。”

    许久之后,古三通身上战意全消,颓然叹了口气道:“你若是早来几年,碰到你这样的年轻高手,我当喜不自胜,非和你战个痛快不可。可惜啊,你说得没错,我中了老猪猡的纯阳指,指伤逐年复发,已经时日无多,大限将至了。”

    “前辈何必悲观?”夏阳淡淡说道:“你的纯阳指伤,未必就治不好。”

    古三通苦笑道:“若是受伤之初,在外面服药练气静养,的确可以痊愈,不过老夫被困于此二十年,经脉逐渐硬化,如今已经活不过三个月,哪里还有治好的可能?”

    说完之后,他那如残烛般的眼神突然一亮:“看你年纪轻轻,就近乎到了绝顶高手的境界,老夫当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得到天池怪侠的真传,只不过是个三流武者罢了。你这小子来得正是时候,看来老天有眼呐,注定不让金刚不坏神功从我手中断绝。以你的修为,再加上我的功力,学会金刚不坏神功之后,立刻便能成为绝世高手,就算是那老猪猡,也不可能胜得过你!小子,你说你叫夏阳?跪下拜师吧。”

    夏阳立刻就明白过来,古三通这是打算将自己的一身功力传给他了,不禁再次摇了摇头:“前辈的功力还是自己留着吧,晚辈并不想要。”

    “怎么?你看不上老夫的功力?”古三通眼睛一瞪:“老夫精修四十年的功力,加上这些年吸收高手得来的内力,足以让你成为天下第一,你只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以及打败老猪猡即可,如何?”

    “前辈想做的事,还是自己去做吧,难道你不想亲手打败铁胆神侯?”夏阳淡淡一笑,婉拒了他。

    对于古三通的功力,他着实没有兴趣。不是自己修炼而来的功力,无论是灌顶还是吸功,都不可能如自己亲自修炼来得精纯,而且按照现代的一些观点来看,说不定还会对未来的武道之路造成极大的隐患,他又怎么可能图一时之快,为日后增添障碍呢。

    古三通叹息一声:“你这小子,说来轻巧,老夫命不久矣,又被困此地不能出去,如何能打败那老猪猡?”

    “以前辈的盖世武功,天底下又岂有困得住你的地方?”夏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前辈只是自愿受困与此罢了。”

    “不错,老夫的确是自愿受困于此。”古三通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似是为他理解自己而欣慰,点点头道:“当年老夫输他半招,曾答应过若是我输了,便被他关进天牢,一生一世不得超生。而一个不守承诺的男人,又哪里算得上是男人!”

    夏阳闻言,虽不认同,却也极为佩服。承诺二字何等沉重,为了一个承诺,甘愿被囚二十年,那铁牌上面的铁胆神侯四个字,便如同他头上的一道紧箍。见牌如见人,以他的性格,又岂能做得出逃跑之事!

    夏阳微微一叹:“前辈一诺千金,自是令人敬佩。不过敢问前辈,一个置自己妻儿不顾的人,又算不算得上是男人?”

    古三通眉头一皱,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但还是哼了一声,答道:“如此自私,不负责任之人,又岂能算得上男人!”

    “说得好。”夏阳笑道:“既然前辈自认算不上男人,自然也没必要再遵守承诺,不如就此离开,岂不是好事一桩?”

    “小子,你敢戏弄于我?”听到他的话,古三通大怒:“老夫一生从未成婚,哪来的妻儿?”

    “前辈虽未成亲,却有妻有子。”夏阳负手而立,淡淡说道:“晚辈绝无虚言,前辈不妨仔细想想。”

    “你是说……素心?”片刻之后,古三通神色大变:“你的意思,素心她当年怀的……是我的孩子……她为我生了一个儿子?我古三通……在这个世上……有一个儿子?”

    “没错。”夏阳点了点头。

    古三通先是惊讶,随后便欣喜若狂,好半天后,他突然盯着夏阳,缓缓问道:“你何以对这些事知道得如此清楚?莫非……你就是我的儿子?”从他的年龄来看,并非没有这样的可能。

    夏阳脑门上生出了几道黑线,否认道:“前辈的儿子,我知道在哪,不过却不是我。”

    “你不是?那我儿子在哪,快告诉我!”古三通急迫地问道。

    夏阳面无表情地道:“前辈如今才来问,不觉得太迟了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古三通疑惑道。

    “哈哈哈!”夏阳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古三通沉下脸来。

    “我笑你不仅算不上个男人,甚至只是一个懦夫!”夏阳轻轻一笑。

    “小子,你说什么!”古三通勃然色变,气劲震得周身铁链疯狂作响。

    夏阳冷笑道:“你只是输了朱无视一次,却甘心被囚二十年,也不敢再堂堂正正向他出手,莫非你怕再输他一次,所以甘愿认输?这不是懦夫是什么?”

    古三通神色激动起来:“你懂什么?就算我赢了老猪猡又能如何?老夫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个莽夫,而他却是经国之才,懂得牺牲什么去换取什么。”

    “哈哈,好一个经国之才!”夏阳大笑起来:“素闻不败顽童古三通聪明绝顶,原本只不过是个蠢货,当真可笑。”

    “你说什么?”古三通瞬间大怒:“小子你敢侮辱老夫,信不信老夫将你吸干?”

    “果然是莽夫!恼羞成怒,也改变不了你只是个蠢货的事实。”夏阳咧嘴一笑。

    古三通突然冷静下来,死死地盯着他,道:“你敢说老夫是蠢货,必有凭依。好,老夫就听听你是如何评价于我,若是信口雌黄,老夫今天拼着性命不要,也非杀了你不可!”

    夏阳冷哼一声,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你可曾想过,当年你击败八大派,何以他们全部后来全部丧命?你又可曾想过,何以朱无视的武功会突飞猛进,从不是你的敌手,变得可以和你并驾齐驱,与你争锋,这些你都没有想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