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吸功大法
    ,!

    浓浓夜色中,夏阳身躯一闪,便出现在了房顶之上,避开巡逻的守卫,无声无息进入了戒备森严的东厂。

    借着夜幕,他的身影如幽灵一般,在探听到了天牢的位置之后,一路前进,很快就潜入了天牢。

    进入其中,夏阳立马便闻到了一股陈腐和恶臭的气息,常人绝难忍受。他皱了皱眉,屏佐吸,开始查探起天牢的环境来。

    天牢之中,防卫的力量比起外面来要强了许多,毕竟这里关押的都是重犯,自是需要严加看管。

    夏阳能感觉到,这天牢之中,虽然有着不少好手,却无真正的一流以上高手,想来并未常驻于天牢。

    但是此地守卫重重,再加上其中不知有多少机关,想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一路潜行下去,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本来东厂距离皇宫并不远,就在这紫禁城的东华门边上,按照剧情,成是非被卖到宫中当太监,在净身之前,曾在宫中发现了一条直通地底天牢第九层的地道,夏阳若是费些工夫,未必便找不到那条秘道。

    不过那条秘道,又窄又小,和狗洞无异,古三通宁愿被关二十年,也不愿从那里出去,他一样也是强者,又岂会抛下尊严去钻狗洞?

    若是这样,那就大开杀戒,硬闯下去就是!

    打定主意之后,夏阳便直接从暗中现身,他身上的气息一泄露出来,立刻便惊动了天牢中的守卫,大叫一声“什么人”,然后拔出佩刀,飞快朝他围了过来!

    甫一动手,不多时,夏阳对这个世界武力层次便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也由得可见,这个位面的武道水平,要远远超过了剑雨世界。

    要知道,在此看守天牢的这些番子,实力并不算太高,但实力却比剑雨世界的细雨还要强上一线。招法凌厉,蕴藏杀机,刀光飞舞之下,顷刻便笼罩了夏阳的全身,要将这个突然出现的闯入者,格杀当场!

    夏阳未练内功之前,尚且能轻易击败细雨,更何况如今拥有了一身深厚无比的罗摩真气?以他半步先天的境界,此时真气外放已经不在话下。内息一鼓,一道一尺多长的无形气墙,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几把刀劈至过来,就好像遇上了一层柔软之极,却又坚硬之极的屏障,根本无法突破进去。

    既打算硬闯下去,自然要速战速决,这些人,一见自己便猛下杀手,可见东厂番子果然如传说般草菅人命,恶毒残忍,夏阳又岂会手下留情。

    杀人者,人恒杀之!

    他的拳力,根本不是这些番子所能抵挡,一拳一个,直接便将这几个冲在最面前的喽啰,尽数了账。

    就在夏阳大开杀戒之时,突然有人以极快的速度窜了过来,冷冷地喝道:“什么人?胆敢来劫天牢?”

    “三档头!”其余番子见到这人,纷纷恭敬地叫了起来。

    “此人交由我对付,你们快去通知督主!”这位东厂三档头脸上有着一道斜横刀疤,手持一对勾魂夺命的弯钩,看上去极为凶恶,上前之后,便用他那双无比阴鸷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夏阳道:“小子,敢只身闯进天牢,胆子不小。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你还不够资格问我的名字。”夏阳负着手静静站立,嘴角微扬:“你来得正好,我刚好需要人给我带路。”

    “狂妄!”三档头冷笑一声,也没有跟他啰嗦的意思,弯钩径直朝他一甩:“受死吧!”

    这门奇门兵器的两把弯钩,既可以钩对方刀剑,又可以钩人身体,中间的锥子更是可以用来刺向对方,杀伤力惊人。但夏阳却极为出人意表,竟是伸手抓了过去!

    三档头面色残忍之色,他对自己的武器极为自信,心道这小子真实不知死活,敢伸手去抓,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就在他以为要将夏阳的手割得鲜血淋漓之时,那又尖又利的弯钩,竟被夏阳抓在了手上,紧接着他立马感觉到一股不下千斤之力,从弯钩的钩身上传来,将他身子猛地扯了过去。

    将这人拉到身前后,夏阳顺势便将那钩子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只要再往前半寸,就能轻而易举地取他性命。

    见三档头一个照面就落败,四周的东厂番子都惊呆在了原地。他们都十分清楚这位三档头的实力,还指望着他能将这个神秘人击杀,却不曾想瞬间就被人擒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三档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刹那间变得面无人色。

    夏阳将那钩子往前一压,便在这人的脖子上勾出一道血痕来,淡然问道:“想死还是想活?”

    三档头惊惧万分:“想……想活,少侠饶……饶命。”

    “想活,便带我去天牢第九层,到了之后,自会放你。”夏阳沉声说道。

    “天牢第……第九层?”

    身为东厂三档头,他自然不会不知道第九层关押的人是谁,闻言脸色剧变:“你……你想劫走古三通?”

    “少废话,带路!”夏阳将钩子前一推,当即入肉三分,然后他冷冷地扫了其余东厂番子一眼:“都给我滚到一边,敢追进来者,死!”

    说完,他推着这名东厂中的小头目,便往下到天牢底层的通道走了过去。

    剩下的番子面面相觑,慑于他的武力,竟无一人敢阻拦于他。

    “这位少侠,救救我,带我出去,日后必有厚报!”

    “少侠救我出去吧,我是被曹贼冤枉的!”

    “救命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天牢的其他人里,不乏有被曹正淳迫害关押进来高手,自然不可能听不到动静,不少人纷纷朝夏阳鬼哭狼嚎起来。

    只是夏阳理也不理,径自押着那三档头,进入了下方的通道。

    古三通被关押的地方,在天牢的最底层,而天牢防卫的力量,都集中在上面几层。

    这期间,其他几层也得知了上方发生的事,其中不乏武功高强之徒,不顾三档头的生死,想要将他连着夏阳一起杀死,但都被夏阳一一干掉。

    越到天牢下面,就越是黑暗幽深,四处充满了一股腐朽难闻的味道。

    而越是往下,囚禁的高手就越是厉害,夏阳可以清楚的感应到,其中有数股气息极为强大,甚至并不见得逊色于他。

    不过夏阳并没有营救他们的想法,一来他不是圣母,没有做滥好人的想法,二来即便救了这些人,对方也未必领情,很有可能会变成农夫与蛇的故事。

    “少侠,到……到了。”

    在惊恐万状的情绪中,没多久,三档头便带着夏阳来到了天牢底部的一座石门之前。

    “开门。”

    以夏阳的精神灵觉,即便隔着石门,也同样感觉得到里面那道绝强的气机,应该便是他此行的目标,不败顽童古三通!

    听到他要自己开门,三档头大惊失色:“少,少侠,里面关的……可是魔头古三通……”

    夏阳静静地道:“开门,否则死!”

    惊骇之下,三档头在心里天人交战了好一阵,才战战兢兢道:“当真只要我……开了门,少侠就……放了我?”

    见夏阳点头“嗯”了一声,并将他脖子上的弯钩放了下去,他才咬咬牙,推开了那座石门。

    “哈哈,七年没有见到一活人,朱铁胆终于又派人来送死了,哈哈哈哈!”

    在推开石门的一瞬间,一道嘶哑老迈的声音,突然伴随着狂笑声大叫起来,震得铁链哐当作响。

    “少侠,我能走了吗?”听到这个的声音,想到关于古三通的那些可怕传说,三档头骇得脸色发白,双腿瑟瑟发抖。

    “我只说会放了你,可没有答应要放你走。”夏阳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古前辈,小小见面礼,不成敬意,请笑纳吧。”

    “哈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吸功**!”

    古三通大笑之下,一股强绝霸道的吸力徒然生出,在惊惶无比的表情中,那三档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那股吸引从门口吸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